在2022年結束之前美股最重磅的財報周之中,市值最高的科技股蘋果(AAPL.US)微軟(MSFT.US)、谷歌-C(GOOG.US)、亞馬遜(AMZN.US)和Meta(META.US)先後公佈瞭截至2022年9月末止的季度業績。

市場怎麼看?

整體來看,這五大科技企業的業績普遍低於市場預期。從投資者對於它們的“投票”來看,蘋果依然收獲好感,微軟、谷歌的表現欠佳,而市場對於亞馬遜和致力於發展元宇宙的Meta非常失望。

蘋果的股價在公佈業績之後累計上漲,而全周來看,上漲5.75%,是五大中唯一見漲的股份。微軟和谷歌這對同日公佈業績的難兄難弟,有部分指標符合市場預期,但整體偏弱還是讓市場有所保留。

亞馬遜和Meta的股價表現最差,尤其Meta,單周股價下滑23.70%,而今年以來,其市值已經蒸發瞭超過七成。亞馬遜非常靈活地調配資源進行業務嘗試的做法,在加息導致的不確定性增加之時,也難獲好感。

五大科技股的財季簡要

從收入增幅來看,最大的是亞馬遜和微軟,均實現雙位數增長。

亞馬遜:

9月財季收入同比增長14.70%,至1271.01億美元,其中占瞭其總收入60%以上的北美收入同比增長20.27%,但該分部卻轉盈為虧,北美分部產生季度經營虧損4.12億美元,主要因為運輸和履約成本增加,以及經營開支上升。

占瞭兩成以上收入的國際分部,收入同比下降4.89%,至277.2億美元,主要因為美元兌其他主要貨幣強勢,削弱瞭其海外收入增長。亞馬遜指,如果扣除匯兌變動的影響,國際分部的收入實際按年增長12%。匯兌對國際銷售收入的季度影響為49億美元,對前三季的影響為102億美元。同樣,運輸和履約費用增加也影響到其國際業務的盈利表現。

雲計算業務按年增長27.49%,至205.38億美元。雲業務的銷售收入增長主要因為客戶使用率上升,但長期客戶合約的定價變更在一定程度上抵消瞭此等影響。經營利潤率下降,主要因為技術基建支出增加。

亞馬遜在持續鞏固其技術和履約基建的優勢,因此技術和內容以及營銷支出維持大幅上升的勢頭,技術和內容於期內按年大增35.50%,占收入的比重由去年同期的12.98%上升至15.33%,營銷開支進一步上升37.50%,占收入的比重由去年同期的7.23%上升至8.67%,這些支出的增幅超過收入增幅,拖累瞭亞馬遜的整體盈利能力。

第三季凈利潤同比下降9.00%,至28.72億美元,較今年前兩個季度虧損38.44億美元和20.28億美元有所改善,但需要註意的是,這是因為第3季的凈利潤包含瞭於電動車生產商Rivian(RIVN.US)投資的11億美元稅前估值收益,相當於其稅前利潤的37.36%。

微軟:

消費者業務方面,個人電腦市場需求於9月份進一步惡化,影響到Windows原設備制造(OEM)和Surface業務,客戶廣告支出下降,也在季度的後期影響到微軟的搜索和新聞廣告以及領英營銷解決方案業務表現。

不過,市場對微軟雲產品的整體需求仍然強勁,按不變匯率計算,該業務分部的增幅高達31%,而且在多個行業都提升瞭市場占有率。商業預訂下降3%,不過如果按照恒定匯率計算則增長16%,主要因為到期續約。不考慮匯率,雲計算業務的增長主要因為續約需求,以及大型長期Azure和Microsoft 365合約的數量增長。

該公司的整體毛利率大約下降3個百分點,主要因為銷售組合轉向雲計算,尤其利潤較低的Azure以及Nuance。

從下表可見,微軟的凈利潤率降幅最大,達到10.22個基點,主要因為去年同期,其個人計算分部處於周期性產品交付高峰,去年同期的分部經營利潤率高達37.23%,而在本期則回復到周期性低位,所以存在如此大的利潤率偏差。

匯總四個季度以平順交付周期的影響,截至2022年9月末止的12個月,微軟其他個人計算業務分部的經營利潤率為33.68%,較去年同期的35.37%下降瞭1.69個百分點。

Meta:

Facebook的母公司Meta,受到瞭全球經濟放緩的負面影響,廣告營收同比下降3.67%,另一方面,用戶數增幅見頂或也是一大憂慮。

該公司發展元宇宙的決心,也增加瞭市場的憂心。截至2022年9月末止的財季,Meta以社交平臺數字廣告收入為主的APP系列業務分部利潤同比下滑28.48%,至93.36億美元,而專註於元宇宙開發的虛擬現實經營虧損進一步擴大四成,達到94.38億美元。

元宇宙的盈利可預見性仍低,全球經濟下行對廣告業務的負面打擊,繼續影響著依賴於廣告營收的Meta,這正是其股價持續下行的最主要原因。

谷歌:

數字廣告業的逆風同樣也對以數字廣告收入為主的谷歌感受到寒意。

谷歌服務收入為614億美元,同比增長2%,廣告收入增長放緩的情況在持續,另一方面,硬件業務實現較為強勁的增長,主要來自Pixel 6a的收入,但是這些增長都被安卓商店的收入按年下降所抵消,反映瞭買傢付費意願不高。

谷歌雲業務收入按年增長35.61%,至68.68億美元,其中谷歌雲平臺(GCP)的收入增長繼續優於雲業務,反映瞭基建及平臺服務的顯著增長。Google Workspace的強勁收入增長主要得益於單價以及流量的提升。

谷歌雲業務的經營虧損為6.99億美元,仍比去年同期多虧損55百萬美元,尚未實現收支平衡。

蘋果:

截至2022年9月24日止的2022財年第4季,蘋果實現收入901.46億美元,同比增長8.14%。

季度毛利率為42.26%,較上個季度下降瞭100個基點,主要因為不利的匯率影響以及產品組合的差異,但部分被運營杠桿的改善所抵消。

第4財季產品毛利率較上季提升10個基點,至34.63%,主要因為經營杠桿改善,部分抵消瞭匯率的負面影響。服務毛利率較上季下降100個基點,至70.48%,主要因為匯率影響。

季度凈利潤207億美元、攤薄後每股盈利1.29美元和經營現金流241億美元,均創下9月季度紀錄。

從產品來看,期內蘋果的Mac收入增長驚人,而iPad卻表現不濟,主要原因在於會計期與新品發佈期的比較差異。Mac因為今年上半年的供應鏈問題而延遲交付,堆積到9月財季入賬,因此金額更高;而iPad去年同期的新品發佈期趕在當季業績截止日期前,而本期的新品發佈則延後,貢獻未入賬,因此存在業績差異。

壓著這五大巨頭的三座大山

在過去,這五大巨頭都是華爾街的股價優等生,股價漲勢基本都名列前茅。但是今年以來,不論盈利還是股價表現,它們都持續承受著巨大的壓力,財華社認為,這些壓力主要來自三個方面:1)強美元;2)全球經濟增長放緩;3)缺乏新的增長點。

強美元

今年三月以來,美聯儲開始大力收緊貨幣政策,具體措施包括加息和縮減資產負債表,以降低美元的流動性。

盡管歐洲和英國央行也有意收緊貨幣政策,但是它們的力度尚未跟得上美聯儲,隨著利差的擴大,美元匯率持續攀升,見下圖,今年以來美匯指數累計上漲15.96%。

叱吒華爾街的五大科技巨頭,業務遍佈全球,美國以外收入占瞭其總收入的大比重,而這些海外地區市場才是它們增長最快的市場,在美元走強的背景下,它們不但不能分享到這些市場增長的紅利,還因為強美元削弱瞭貿易優勢。

強美元對這五大科技巨頭9月財季的影響均十分顯著:

蘋果首席財務官(CFO)盧卡(Luca)在業績發佈會上表示,強美元對蘋果9月財季收入年增幅的影響超過600個基點(6個百分點)。其中,匯率對毛利的按季增長帶來70個基點的負面影響,按年則帶來170個基點的負面影響。展望12月財季,預計強美元將對其收入年增幅帶來10個百分點的影響。

匯率對亞馬遜9月財季收入的不利影響或達到50億美元,對其凈銷售收入增幅的影響或達到4個百分點,對前三季的匯兌影響高達105億美元。根據亞馬遜提供的12月財季業績指引,其季度銷售額或介於1400億美元-1480億美元之間,或按年增長2%-8%,其中匯率的不利影響將對其銷售增長帶來4.6個百分點的負面影響。

9月財季,強美元使得微軟的整體收入減少5個百分點。從業務分部來看,匯率令其生產效率和商業處理以及智能雲分部收入增幅下降瞭6個百分點,個人計算收入增幅的影響為3個百分點。微軟預計,強美元在下一財季將繼續對其業績帶來負面影響,預計將令收入增幅下降5個百分點左右。

匯率影響對Meta的9月財季收入影響大約為18億美元,增幅影響或為6個百分點。該公司預計其第4季收入介於300-325億美元之間,匯率影響約為7%。

從其9月財季的業績來看,谷歌受到瞭強美元的拖累,對其收入增幅的影響高達6個百分點,若考慮到對沖影響,則影響幅度為5個百分點。展望12月財季,由於美元強勢將持續,預計匯率的影響將會加劇。此外谷歌認為,匯率的影響對其經營溢利要比收入嚴重,這是因為其支出主要以美元為主,因其研發團隊基本上在美國,而這項支出占瞭較大的支出比重。

全球經濟增長放緩:

這主要體現在對這些科技企業的產品和服務需求放緩上,最為突出的就是數字廣告市場的疲弱。

谷歌的廣告收入增長顯著放緩,Meta的平臺廣告收入增速更跌至負數。

微軟的廣告業務也現疲態,期內其客戶收緊廣告支出影響到領英和搜索及新聞廣告收入。此外,個人電腦業務從9月起呈大幅下行趨勢,將影響到其短期的PC業務增長,微軟預計,Windows OEM業務的12財季收入將顯著下降,降幅或達到30%以上。

零售業務占瞭其很大一部分收入比重的亞馬遜,也將面臨通脹與強美元的雙重壓力,前景也不樂觀。

蘋果同樣面對難題,12月財季,其產品業務或將受到供應鏈問題的影響,另一方面,全球消費力因強美元和通脹而遭到削弱,或也降低對其產品和服務的需求。蘋果亦預計,在12月財季,其將受到宏觀經濟環境對匯率、數字廣告和遊戲業務打擊加劇的負面影響。

缺乏新的增長點:

通脹與強美元,或在短期內削弱瞭全球科技巨頭的貿易競爭力,以及對於用戶的吸引力,而缺乏新的增長點,可能會制約它們的長期競爭力。

從上表的現金流數據可以看出,除瞭大力發展元宇宙的Meta和不斷升級履約基建以維持競爭力的亞馬遜外,蘋果、谷歌和微軟的對外投資規模相對於經營活動產生的凈現金流來看,仍不算大。

微軟正在收購動視暴雪(ATVI.US),若能順利獲得監管通過,或可在其2023財年完成,但是存在兩個問題:國際遊戲市場增長放緩,而且監管趨嚴,收購能不能帶動微軟的增長存在很大的不確定性。

不僅如此,五大科技巨頭在其細分領域的領先地位,已經引起全球范圍監管機構的反壟斷警覺,它們的並購必然引發監管的嚴密審查,從而大大提高交易代價,因此它們通過並購來進行業務的快速擴展,難度將越來越大,也變得越來越不劃算。

通過自身的資源來進行新業務的研發,成本又太高,或是缺乏經濟效益和時間效益。

這些因素制約瞭它們的更廣闊發展前景。

從它們的展望來看:

亞馬遜未來將繼續專註於履約基建和科技投入;

微軟將繼續投資於戰略增長市場,包括雲計算、安全、團隊、Dynamics 365,以及領英;

Meta表示會將註意力集中在少量優先增長領域,這包括人工智能(AI)發現引擎(Discovery Engine),賦能Reels和其他推薦體驗,其廣告和商業信息平臺,以及未來對於元宇宙的開發。

谷歌表示12月財季會放緩招聘的步伐,而將招聘的重點放在頂級工程和科技人才。在資本開支方面,谷歌將對技術基建進行大規模的投資,其中服務器將占最大部分;

蘋果則表示持續在市場物色收購機會,尋找有協同效應,提供知識產權或人才的項目,而不論收購標的的規模。不過,從蘋果的投資現金流來看,規模遠小於其回饋股東的力度。

截至2022年9月末止的財政年度,蘋果用於業務收購的付款隻有3.06億美元,用於購買固定資產的支出約有107.08億美元,而用於回饋股東的金額高達1042.43億美元,其中148.41億美元用於股息支付,894.02億美元用於回購股份。

蘋果還表示,將繼續秉持現金中性的策略,將運營開支和資本開支以外的現金回饋給股東。

同樣,其他幾大科技巨頭也有意在缺乏新增長點的空窗期,將資金回饋給股東,以保持投資者的好感。

單是2022年9月財季,蘋果就向其股東回饋瞭1042億美元現金,相當於當前市值的4.16%,未來蘋果還將秉持現金中性的原則,即將經營活動產生的凈現金流在扣減去用於投資的資金後,全部派發給股東。

其他四大巨頭的剩餘回購股份額度仍十分高,合計超千億美元,從中也可以看出這些科技企業新機遇難尋的窘況。

總結

季度業績表現不如預期,固然是蘋果、微軟、谷歌、亞馬遜和Meta等科技巨頭股價受壓的主要原因。它們的股價跌勢遲遲未能扭轉,最主要的原因,還在於強美元、高通脹,將對全球經濟和消費需求增長帶來負面影響,從而影響到這些與全球經濟共同進退的科技巨頭業績,不利於其短期的展望。

從更長遠來看,全球反壟斷,加上這些大型科技巨頭難以找到能突破自身優勢的新投資和新發展,或限制瞭其未來的更長遠增長。

在如今愈趨緊張的資金環境下,投資者更加嚴格地審視這些因素,對於科技股的投資也變得更加謹慎和猶豫,正是它們股價受壓的主要原因。

毛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