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初,我們就不斷聽到疫苗的宣傳。幾乎所有人都期待著疫苗建立免疫屏障,以更快的結束疫情。可是結果呢?當社會80%的人都接種完疫苗以後,免疫屏障建立起來瞭嗎?沒有!還是照樣封城,直到現在。

為什麼建立不起來?因為病毒變異太快。當大傢都有抗體的時候,很快病毒就變異出免疫逃逸。什麼叫免疫逃逸?就是抗體對這種病毒不起作用。

我不是病毒學傢,我怎麼知道免疫逃逸問題?因為過去十幾年,我一直對於流感現象有觀察。流感多半是病毒性感冒。流感疫苗很多,很多人打瞭流感疫苗,不到一個月就被感染,而且癥狀很嚴重。說明流感疫苗根本就沒起作用。

換句話說以往對於病毒流感的疫苗都不起作用,對於流行性比流感還快的新冠病毒能起作用嗎?這是正常的邏輯推理。

那麼為什麼疫情一起來,那麼多專傢立刻開始忽悠疫苗?他們比我的邏輯還差嗎?不是!他們清楚得很。隻是他們成為瞭某些資本的代言人。

科學傢成為瞭資本的代言人,把某些資本需要的聲音吹噓得無限大。於是疫苗就能免疫瞭。

時事結果是:不能!

於是他們自圓其說,說疫苗能避免重癥和死亡。能嗎?我不知道。

不過中國數據告訴我們,中國的疫情重癥率和死亡率確實非常低。

但是世界上很多其他國傢疫苗接種率也很高,為什麼他們的重癥死亡率都比中國高呢?

還有即便沒有疫苗,那他們很多人都已經感染過瞭。感染過就會有抗體,而且這種抗體比疫苗還管用。那為什麼他們的重癥和死亡率一樣很高呢?

原因是:我國的幾乎所有感染都被隔離,而且發現癥狀就中醫治療。或者中成藥,或者湯藥。所以重癥率和死亡率才會比較低。跟疫苗有多大關系?至少有瞭中醫治療這個條件,就說不清楚瞭。

中醫治療,是我們國傢三年來的疫情經驗。年初上海疫情,死亡率突然增高,一天高達一百人以上。為什麼?疫情之初不讓中醫介入。後來張伯禮院士帶隊逐漸介入,死亡被控制下來瞭。

時事很清楚,但是這樣的聲音為什麼很少呢?因為專傢已經成為某些資本的代言人瞭。

目前臺灣是疫苗接種率很高的地區。黃智賢說目前臺灣疫情死亡率是0.17%。所以她懷疑咱們廣州疫情數據。廣州感染十五萬人以上,隻有四個重癥!

但我不懷疑這個數字。因為廣州是中醫治療最高的地區。非典的廣州就開始瞭中醫治療。鄧鐵濤老先生培養瞭大批中醫人才,中醫已經深入到各個醫療機構。但是沒有人講!為什麼?還是這個原因。

如今各地開始逐漸放開對疫情的管控。這時候專傢又開始呼籲疫苗。而很少有專傢提出中醫防疫。至少這種聲音都被淹沒瞭。這是很可悲的事情。

我支持放開,但前提是中醫防疫。而不是疫苗。疫苗真能起作用,我們一年前就不需要大規模封城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