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得看你怎麼吃,還有吃的哪種蝌蚪瞭。

撰文 | 蘇澄宇(科普作傢)

蝌蚪也能吃嗎?能!先來說熟食吧。蝌蚪雖然聽起來像隻存於貝爺的菜單裡,但其實確實有地方把蝌蚪作為一種食材的。

比如說,在廣西,就有一道特色菜,名曰“麻辣小蝌蚪”,看著就是一道黑暗料理。

黑暗料理指南:蝌蚪好吃嗎?|奇怪的動物知識

廣西的黑暗料理:蝌蚪 |圖源:南瓜屋故事

在泰國,蝌蚪也被作為瞭一種食材,可以炒著吃,煮著吃,燉湯喝……

黑暗料理指南:蝌蚪好吃嗎?|奇怪的動物知識

熟瞭的蝌蚪說白瞭就是變性的蛋白質,煮熟就是蛋白質變性的過程,大差不差,風味差別的問題,起碼可以入口,如果不好吃肯定不會作為一種食物。

而且蝌蚪本身也被作為一種中藥的材料存在(外用),味甘,性寒,具有“清熱解毒”的功效。

因此,以上這些熟瞭的蝌蚪並不是要介紹的重點,重點是活的蝌蚪到底好吃嗎?

吃過活蝌蚪的人肯定有,但被記錄在文獻裡的可不多。這就有一位,名叫理查德·瓦塞爾蘇(Richard Wassersug)的科學傢,一個研究無尾目的生物學傢,把“吃不同種類的蝌蚪是怎樣的體驗“給記錄瞭下來,還在《美國自然學傢》(The American Midland Naturalis)發瞭文章。

雖說實驗看起來有一種得搞笑諾貝爾獎的潛質,但它的實驗目的可並不無聊。之所以要嘗嘗活蝌蚪的味道,是為瞭驗證一個想法:

有的蝌蚪可以在光天化日之下遊來遊去,因自身能力又遊不遠,肆無忌憚的,似乎可以無視獵食者的存在,是不是因為它們本身不好吃,才敢這麼做?

想歸想,但是不是這個道理還另說。所以他找來11個志願者,讓他們扮演獵食者,去嘗嘗那些蝌蚪好不好吃。

好吃不好吃這是一個相當主觀的問題,為瞭盡量讓這個主觀的問題接近客觀事實,他給這些蝌蚪的好吃程度做瞭一個評分表,從1-5分,1分最好吃,5分最難吃。最後會對數據做處理,取中位數作為一款蝌蚪好不好吃的最終評分。

做好瞭評分表,接下來就去搞實驗材料。在哥斯達黎加奧薩河半島,選擇早上的時間去捉蝌蚪。盡管想要收集的是同大小、同發育階段的蝌蚪,但全部都是完美樣本幾乎是不可能的,隻能盡可能差不多。所以不管撈到什麼蝌蚪,稍微篩選一下就差不多瞭。

他們總共抓瞭8個不同品種的蝌蚪,一種是蟾蜍——海蟾蜍——的蝌蚪,其他7種則都是蛙類——樹蛙——的蝌蚪。

黑暗料理指南:蝌蚪好吃嗎?|奇怪的動物知識

左圖:實驗涉及的海蟾蜍|圖源:Wikipedia;右圖:海蟾蜍的蝌蚪|圖源:Cane Toads

黑暗料理指南:蝌蚪好吃嗎?|奇怪的動物知識

左圖:紅眼樹蛙|圖源:Wikipedia;右圖:紅眼樹蛙的蝌蚪|圖源:Wildlife Conservation Society

早上抓完蝌蚪,把它們泡在水裡面幾個小時,然後讓志願者空腹兩個小時,下午準備開吃。吃也不是隨便拿起隻蝌蚪就吃,而是先給蝌蚪編號,然後把這些編好號的蝌蚪分發給志願者。志願者提前不知道不同數字對應的是哪一種蝌蚪,避免他們知道吃的是蟾蜍的蝌蚪,而提前感到惡心。(雖然說不管蛙類的蝌蚪,還是蟾蜍的蝌蚪,這種膠質類幼體看起來都不好吃,但蟾蜍的醜陋外表,還是讓人會先入為主地認為蟾蜍的更難吃些。)

吃法也很講究,品嘗者得先把蝌蚪放進嘴裡,含住保持10-20秒不咬。然後,先咬蝌蚪的尾巴,然後咬破皮膚,再輕輕地咀嚼10-20秒。最後的幾秒鐘裡,品嘗者得狠狠地咬,保證蝌蚪在嘴內被咬成稀泥。

當然,志願者被要求不能吞下蝌蚪,而是把它們吐出來,因為可能會含有毒素,並用淡水至少漱口兩次,然後再品嘗下一個蝌蚪。每吃完一個蝌蚪就得在前面說的評分表裡打分。

結果如下圖:

黑暗料理指南:蝌蚪好吃嗎?|奇怪的動物知識

你可以看到,除瞭最後一種(右下角)獲得瞭大眾點評的“最難吃蝌蚪”稱號外,其他的得分都差不多。那最後一個是啥?是海蟾蜍的蝌蚪,它從皮膚到身體再到尾巴,全身上下沒一個部位是好吃的,都讓人惡心。

而樹蛙的蝌蚪都不算難吃,不過志願者都有評論,吃到樹蛙腸子裡的東西,多少還是感覺有點惡心。要知道蝌蚪的體腔幾乎被腸子所占據,所以特別感知到腸子的味道很正常。其中一個志願者特別評論瞭蝌蚪腸道內的粗糙程度,因為腸道裡都是碎末。

如果非要選擇一個最好吃的,那就是一種名為 Smilisca phaeota 的樹蛙,生活於南美洲的叢林裡,它3次被打分得到最佳評分。

黑暗料理指南:蝌蚪好吃嗎?|奇怪的動物知識

Smilisca phaeota|圖源:Wikipedia

說完瞭關於蝌蚪好不好吃的問題,該回到正經的研究目的上來瞭。

最不好吃的海蟾蜍蝌蚪,是上面這幾種蝌蚪中,最容易捕捉到的一種。因為蟾蜍類的蝌蚪會集群行動,一抓一大把。而其他幾種稍微能吃的,膽子比較小,是最不好捉的,因為蛙類的蝌蚪喜歡分散活動。

海蟾蜍的蝌蚪之所以不好吃,是因為它本身就含有毒腺。蟾蜍可不隻是成體才有毒,幼體也含有一定毒素。1967年,一位科學傢Licht寫瞭篇論文,報道瞭兩位秘魯人因為不小心吃瞭海蟾蜍的卵後不幸去世 。由此可見,海蟾蜍的卵可不隻是不好吃這麼簡單,而是有把人弄死的劇毒。

人雖然可能不知道這些,但那些天天和這些蟾蜍打照面的捕食者可就把“這些玩意兒有毒”刻在瞭基因裡,從來不會碰蟾蜍的卵。相比之下,這些捕食者更願意去吃牛蛙、青蛙的卵,因為沒有毒 。蟾蜍的蝌蚪有瞭毒,多瞭一份防禦,自然有些猖狂起來。

理查德通過這項研究,證明瞭自己的想法是正確的:膽子小的,不好靠近的蝌蚪比較好吃;膽子大的,好靠近的蝌蚪不好吃。雖然依舊不建議嘗試生吃蝌蚪,但多懂點總是沒錯的(奇怪的知識增加瞭),哪天荒野求生的時候,也知道不要吃蟾蜍的蝌蚪……

參考文獻

1. https://baike.baidu.com/item/%E8%9D%8C%E8%9A%AA/20191955

2. https://en.wikipedia.org/wiki/Richard_Wassersug

3. https://www.jstor.org/stable/2423690

4. LICHT, L. E. 1967. Death followingpossible ingestionof toad eggs. Toxicon, 5:141-142.

5. Licht.1968. Unpalatability and toxicityof toad eggs. Herpetologica, 24: 93-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