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工作繁忙,一日三餐隻能匆匆“掃光”瞭事,而即食食品因其便利性成為大多數人果腹的首選。那麼,“舌尖上的便利”達到瞭,“舌尖上的安全”也達標瞭嗎?

寧馨兒/文

在快節奏的現代生活中,我們的一日三餐經常匆匆“掃光”瞭事,五花八門的即食食品越來越成為果腹首選。三明治、沙拉、現切西瓜……想吃的時候總有一撕即可的美食。然而,這類給我們生活帶來“舌尖上的便利”的食品是否足夠安全呢?

近日,一篇發表在《科學報告》(Scientific Reports)雜志上的論文提示,研究人員在從中國南方的6傢超市隨機采購的總共18種即食食品( ready‑to‑eat ,RTE)——包括8種即食肉類,如叉燒、烤鴨、烤雞和三文魚壽司;7種即食蔬菜,如黃瓜、海帶或蓮藕;3種即食水果,如現切哈密瓜——的所有樣本中均發現瞭一類基因——一類能讓細菌對多種抗生素耐藥的多藥耐藥性基因(細思恐極!)。雖然仍需開展進一步的深入研究,包括樣本量更大的研究,但該結果揭示瞭與即食食品相關的潛在食品風險。

我們都知道,即食食品是事先烹飪好、無需再加熱或加工便可直接食用的食品。由於其產品特性,這類食品很容易因為交叉污染等因素導致食源性病原菌的侵入。例如,單核細胞增生李斯特氏菌(Listeria monocytogenes,LM,以下簡稱“單增李斯特菌”),它在自然界中廣泛存在,是一種人畜共患病原菌,感染後主要表現為敗血癥、腦膜炎和單核細胞增多,也可導致孕婦流產、胎死宮內、新生兒死亡等。該菌對環境條件要求不高,是即食食品中威脅人類健康的主要病原菌之一。我國近年來的食品安全監測風險結果顯示,單增李斯特菌在生肉和即食食品中污染率最高。即食食品是抗生素耐藥性基因和抗生素耐藥菌的聚集地,或為食用者帶來一定風險。

研究發現,上述即食食品中最豐富的細菌群落是變形菌門(Proteobacteria,細菌中主要的一門,包括很多病原菌,如大腸桿菌、沙門氏菌、霍亂弧菌、幽門螺桿菌等著名的屬)、厚壁菌門(Firmicutes,絕大多數屬於梭菌綱,其中球形梭菌亞群和柔嫩梭菌亞群為腸道內最為常見的2個類群)和藍細菌門(Cyanobacteria,一類能透過產氧光合作用獲取能量的細菌,分佈極廣,普遍生長在淡水、海水和土壤中,並且在極端環境中也能生長;不同種類的藍菌含有不同類型的毒素)。其中,變形菌門含有抗生素耐藥性基因的比例最高。此外,多藥耐藥性基因是存在最多的抗生素耐藥性基因。

研究人員還發現,即食肉類中含有數量最多的能讓細菌對單個抗生素耐藥的基因——這些抗生素包括四環素類、磺胺類、β-內酰胺類、氨基糖苷類、喹諾酮類抗生素,常見於人用或獸用藥物,說明這些抗生素在畜牧業中可能存在過度使用。

大腸桿菌

一般來講,抗生素使用得越多,就有越多的細菌開始能夠適應。一些細菌不會被抗生素徹底地直接“消滅掉”,而是隨著它的下一代繁衍,且“青出於藍而勝於藍”,下一代進化得越來越強大,更具抗藥性甚至擁有“超級抗藥性”,縱使我們有十八般武藝也難以對付它。

無可否認,病菌的抗藥性問題已成為一個全球性的公共危機。世界衛生組織(WHO)在今年1月發佈的全球十大健康威脅中,對抗生素等藥物的濫用名列其中。聯合國就抗微生物藥物耐藥性問題成立瞭一個特別調查小組(U.N.Interagency Coordination Group on Antimicrobial Resistance),在今年4月份曾發表報告警告,如果大傢不采取行動,到2050年,歸咎於抗藥性問題的死亡人數,每年將上升至1000萬人。現在每年因抗微生物藥物耐藥性問題死亡的人數就已達70萬人(再次,細思恐極!)。

總的來說,耐藥性基因是否對人體有害還有待更多的系統性研究,並且後續需要追蹤抗生素耐藥菌和抗生素耐藥性基因在食品生產中的污染途徑。

一方面,即食食品市場十分火爆,越來越多的消費者傾向於購買即食食品,另一方面,即食食品是否能過安全關尚且存疑。選擇瞭便利性是否也意味著擁有瞭“舌尖上的安全”?這當然要打一個大大的問號。希望大傢對即食食品“買買買”時,也關註一下食品安全問題。

編譯來源:《科學報告》期刊,https://nature.com/articles/s41598-020-726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