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剛刺喜歡生長在林下的灌木叢中,抑或是山坡朝陰的那一面。這種植物約在每年的五月份開花,花是白色或綠白色的,而且是雌雄異株的。結果則是在八九月間。其果實非常好看,是一種黑色的圓溜溜的小漿果,其中一般會含有三枚種子。

金剛刺,也叫金剛藤、短梗菝葜根、黑刺菝葜根。為百合科植物短梗菝葜Smilax scobinicaulis C.H. Wright的根莖,產於我國陜西、甘肅、湖北、貴州等地,全年都可采收。《現代漢語大詞典》對其的解釋是極為簡略的,僅僅有五個字:“菝葜的俗稱。”(1)

金剛刺喜歡生長在林下的灌木叢中,抑或是山坡朝陰的那一面。這種植物約在每年的五月份開花,花是白色或綠白色的,而且是雌雄異株的。結果則是在八九月間。其果實非常好看,是一種黑色的圓溜溜的小漿果,其中一般會含有三枚種子。

《南陽中草藥名典》介紹其性狀為:“攀援狀木質藤木。根莖塊狀,褐色。枝綠色,具黑褐色的扁刺。葉互生,卵狀長橢圓形,長5~10cm,寬3~7cm,先端漸尖,基部圓形或微心形,全緣;葉柄長7~12mm,中部以上著生卷須。”

入藥的金剛刺

饑荒年代的救荒食品,如今的新興藥材

我們這個民族,有著長久的饑餓鬥爭的歷史,很多現代人無法想象的材料,在那些充斥著饑餓的歲月裡,都被人們當作“代食品”來食用,金剛刺就是其中之一。

據說,金剛刺的根,淀粉含量非常高,於是人們就將其磨成粉,制作成窩頭之類的食品。如果條件稍好點,可以在金剛刺粉中,摻上一些米粉或者面粉。

而如果條件不允許,那就隻能隻用金剛刺粉來制作窩頭。這種窩頭實在難以下咽,必須用水將其沖服下去。(2)

金剛刺還有藥用價值,含菝葜皂苷A、菝葜皂苷B、菝葜皂苷C、生物堿、酚類、糖類、氨基酸等成份。按照中醫學的理解,其性平,其味甘、酸,其功效為祛風利濕、解毒散瘀,可以治療關節疼痛、肌肉麻木、泄瀉、痢疾、水腫、淋病、療瘡、腫毒等疾病。(3)

我們檢索與金剛刺有關的文獻,發現以前的研究者們會聚焦其代替糧食的價值,而今天的研究者,顯然對其藥用價值更加感興趣。一些名老中醫在治療肺癌時,常用的藥材中,就包含金剛刺。(4)還有人會重用金剛刺足浴來治療缺血性腦血管病。(5)

在韓國的一些地區,人們還會用金剛刺來和某些補類食物為原料,經過精心烹制,制作成一道獨特的藥膳。

金剛刺與酒文化

金剛刺常被人們視為藥材,其也曾一度被認為是釀酒的好材料。在一些地區的人們,一天的勞動過後,抿一口自傢用金剛刺釀成的酒,可以消除墜在肉體上的沉重無比的疲勞感,緩解時間與苦難帶來的傷痛,委實是溫柔的慰藉。

在以前,糧食首先是被用來填飽肚子的,物資貧乏的年代,一口吃食都不能浪費。用糧食來釀酒有時是一種極度奢侈的行為。

於是人們自然就想到瞭用淀粉含量很高的金剛刺代替糧食來釀酒,金剛刺釀成的酒,入口清冽柔順,並不刺激。但這種不顯山、不露水的薄淡滋味退去之後,那猛烈的後勁就會亮出鋒利的爪牙,在不知不覺中就喝醉瞭。

人們用金剛刺釀酒,不僅是為瞭滿足口腹之欲,還有著借助其藥力來調養身體的意願。金剛刺酒可以祛濕,所以在一些濕氣較重的地區,這種酒是非常受歡迎的。

釀制金剛刺酒

金剛刺的軼聞與傳說

金剛刺釀酒之後形成的渣也被一些人視作培養菌種的原料,(6)很多人不僅用金剛刺來釀酒,還會用金剛刺來泡酒。

在一些偏遠山區的民俗文化中,金剛刺還被人們當作裝飾品來佩戴。金剛刺制成的手鐲,美觀又結實,深受人們的喜愛。

如今,市面上也出現瞭這類手鐲,其售價不菲。誰曾想這種遍地都是的植物,有一天也會擁有相當的身價?

許多農村孩子,或許忘不瞭金剛刺的果實那甜甜的味道,很多人在童年之時,都有過摘取金剛刺果實來吃的經歷。

古人是將金剛刺作為野菜來食用的,明代鮑山所著《野菜博錄》有載:“金剛刺,又名老君須。生山野間,科條高四五尺,似刺蘼花條。其上多刺葉,似牛尾菜葉大,葉間生細絲,蔓葉味甘。”

有這樣一個傳說,在很多年前,有個名叫吳三公的人身患風濕病,遍尋名醫依舊無法治愈。有一天,吳三公在深山中勞作,遇到一位須發皆白的老者,老者請吳三公一同飲酒,吳三公啜飲幾口,覺得通體舒泰,宿疾頓消,於是向老者討要瞭釀酒之法,這酒原來是金剛刺所釀。

金剛刺手鐲

菝葜與金剛刺

明代李時珍所著《本草綱目·卷一五·草部·菝葜》曰:“此草莖蔓強堅短小,故名菝葜。而江浙人謂之菝葜根,亦曰金剛根,楚人謂之鐵菱角,皆狀其堅有尖刺也。”

李時珍在這裡也就解釋瞭古人為什麼稱呼這種植物為菝葜,因為其莖蔓堅硬而且短小。古人也會單獨用“菝”字來代指這種植物。

宋代張耒《菝葜》詩曰:“江鄉有奇蔬,本草寄菝葜。驅風利頑痺,解疫補體節。”在這裡,詩人著重贊揚瞭菝葜的藥用價值。

宋代的文人士大夫大多知醫,我們熟悉的蘇軾、陸遊等人都是通曉醫理、擅長養生的奇人,這位張耒,作為蘇門學士,自然也是深解其中三味的。

歷代醫傢也對金剛刺的藥用價值進行瞭記載,作為中醫藥文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我們耳熟能詳的那些醫傢對金剛刺可以說是贊不絕口,比如陶弘景就認為:“此有三種,大略根苗並相類,菝葜莖紫短小,多細刺,小減萆薢而色深,人用作飲。”

很多古籍中會將金剛刺與狗脊、蓽薢、土茯苓等藥材混淆,但陶弘景註意到瞭這一點,並且提到瞭金剛刺與蓽薢鑒別的要點。

而到瞭唐代,由蘇敬等人編纂的官修本草《新修本草》(又名《唐本草》)則提到瞭金剛刺與狗脊的鑒別:“陶雲三種相類,非也。萆有刺者,葉粗相類,根不相類,萆薢細長而白,菝葜根作塊結,黃赤色,殊非狗脊之流也。”

《普濟方》更是提到瞭“菝葜飲”,認為其可以治消渴,飲水無休。其具體的配置過程為:“菝葜(銼,炒),湯瓶內堿各一兩,烏梅二個(並核捶碎,焙幹)。上粗搗篩。每服二錢,水一盞,瓦器煎七分,去滓,稍熱細呷。”

金剛刺的果實

結語

金剛刺從來不浮躁,它就像一壺美酒,經過歲月的醞釀而變得越來越香醇。

參考文獻:

[1]阮智富,郭忠新.現代漢語大詞典:下冊[M].上海:上海辭書出版社.

[2]張鳴.饑荒年月黃酒救瞭我的命[J].文史博覽,2010(12):58-59.

[3]林開和.夢尋佳花話菝葜[J].中國花卉盆景,2007(01):7.

[4]林海燕. 舒琦瑾教授中醫藥治療肺癌的用藥規律[D].浙江中醫藥大學,2014.

[5]承穎亮.重用金剛刺足浴治療缺血性腦血管病[J].中醫雜志,2009,50(S1):206.

[6]陳可義.金剛刺渣培養菌種[J].食用菌,1980(0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