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民銀行,簡稱央行,是人民幣的發行機構,它的一舉一動都與我們老百姓的生活息息相關。經過 6 年的醞釀和研發,央行很快就要搞出一個舉世矚目的大動作來,這件事情會影響到每一個中國人。

什麼事情呢?

央行即將發行數字人民幣,英文簡稱 DCEP(Digital Currency Electronic Payment)。目前已經開始在深圳、蘇州、雄安新區、成都進行內部封閉試點測試,在全國鋪開的日子指日可待。中國將成為全球首個以國傢主權信用擔保發行數字貨幣的國傢,我認為這是一件需要記錄在人類文明史中的標志性事件。

數字貨幣是相對於紙幣而言的,錢不再是一張張紙,而是手機中的一串串看不見的數字密碼信息。

或許在很多人看來,這有什麼稀奇的呢?我們不是早就進入到無現金時代瞭嗎?我們每天都在用支付寶和微信支付,自己上一次使用現金是什麼時候都想不起來瞭。

是的,大多數老百姓都很難分清手機支付和數字貨幣的區別,如果你還知道個比特幣,那可能就越發糊塗瞭。簡單來說,支付寶、微信支付的錢都不是數字貨幣,而比特幣是數字貨幣,但它和我們今天要說的央行發行的數字人民幣又有本質不同。

今天我就要把這裡面的各種彎彎繞繞以及它對我們未來生活的影響給你講清楚,這事真不是小事。為瞭敘述的簡潔,我們先做個約定,我後面把支付寶、微信支付這類所有的網絡支付形式都用“微信支付”來統稱。

既然有瞭微信支付,現金幾乎已經被消滅瞭,那為什麼央行還需要再弄出一個數字人民幣呢?這是因為,微信支付不可能徹底消滅現金,我舉其中的兩個原因:

第一,微信支付必須要在有網絡的情況下才能使用,或者說至少需要收付雙方有一方必須在線的情況下,才能完成交易。這是由微信支付的本質決定的。微信支付中的錢,其實就是我們的人民幣在微信賬戶中的存款,每一次收付就是相當於完成瞭一次在線轉賬。那當然必須要有網絡的支持才有可能完成這樣的轉賬過程。或許很多人跟我有同樣的體會,在網絡信號的不好的地方,比如停車場、地下商場等地方,遇上網絡不好,又沒帶現金,那個著急啊。在街上買東西,也經常會遇到一些信號很差的死角,隻能拿著手機到處找信號,非常鬱悶。這個問題就可以被數字人民幣所解決。

第二,微信支付不是匿名的。你隻要支付瞭,就一定留下轉賬記錄瞭,什麼時間、花瞭多少錢、收付雙方是誰,都記錄的清清楚楚。並不是隻有非法交易才有匿名的需求,有很多合理、合法的匿名支付需求,舉個很小的例子:年輕人購買成人用品或者驗孕棒的時候,就很不希望通過微信支付來購買,留下購買痕跡。這時候現金紙幣的好處就來瞭,拿著它,帶著口罩墨鏡,去商店付完現金就走,什麼痕跡也不會留下。這個問題也可以被數字人民幣解決。

上面說的兩個問題,怎麼通過數字人民幣解決呢?下面給大傢上硬貨,講解數字人民幣的技術實現原理。

先說第一個離線支付的問題。央行在啟動數字人民幣的研發初始,就確定瞭雙離線支付的目標,也就是說,收付雙方都不需要在線,隻要拿著手機互相靠近,我手機裡面的數字人民幣就能跑到你手機裡面去瞭,這就跟紙幣就沒有什麼本質區別瞭。

怎麼實現這一點呢?關鍵問題就是怎麼解決信息的非法復制問題。數字人民幣的本質無非就是手機上的一串數字信息,支付的過程其實就是把自己手機上的這串數字信息復制到別人的手機上,然後在自己的手機上把這串數字銷毀。那要是有個玩技術的極客,修改手機的程序,不讓這串數字銷毀,那豈不是就可以有花不完的錢瞭。而且在不在線的情況下,沒人知道到底誰的手機上的錢是原始的那筆錢。

簡單來說,央行通過兩個最重要的手段來杜絕非法復制信息。可簡稱為一硬一軟,軟硬兼施,雙管齊下。

硬就是通過硬件來保障。各大手機廠商按照央行的標準將一種“芯片卡”內置到手機中,並且要給芯片卡的可靠性進行擔保。因為是硬件,黑客想要破解的技術難度會大大提高。而且,手機芯片是實名的,如果發現芯片的安全性被破壞,公安部門會追查原因,也可以迅速將該設備停用。

有瞭這種“芯片卡”的手機,雙方交易的時候,付錢會變得比現在的掃碼支付快捷、簡單得多,隻需要雙方解鎖手機,然後兩個手機互相靠近,滴的一聲就能完成交易,有點像 ETC 或者公交卡那樣,老年人使用的門檻也會大大降低。

說完瞭硬,再來說軟。

所謂的軟就是用規則來保證不會被復制。我們先來想想普通的紙幣交易是怎樣的,你把 100 元錢給別人,因為紙幣是有物理實體的,所以你給出去瞭,你手裡就沒瞭。但我們都知道,數字信息可不是這樣,你電腦中的文件復制給別人,你不會有任何損失。

現在,央行要設法把數字信息的轉移也做成跟紙幣一樣。方法是這樣:當兩個人完成離線交易後,這筆交易信息會同時記錄在兩臺手機上,隻要其中任何一臺手機聯上網,就會自動將交易信息上傳到央行的服務器。此時,央行服務器會做一件事情,央行服務器會銷毀付款方的數字人民幣,然後再新發行一份等額的數字人民幣給收款方。這樣一來,就很像是物理紙幣的交易瞭,每次交易,都保證隻有一份獨一無二的數字人民幣,不能復制。

以上就是一硬一軟兩手保證數字人民幣不會被非法復制,俗稱雙花,即一份錢花兩次的技術原理。那麼,這樣是不是就能有百分百的保障瞭呢?當然也不能絕對,我設想瞭一種極端情況,那就是一個超級黑客,先破解瞭芯片卡,然後把一份數字人民幣同時復制給1萬個也是自己掌控的手機,所有的手機都不能聯網,然後,這1萬個手機再同時,必須是同時跟別人交易,這樣一來,就相當於這個超級黑客一份錢花瞭 1 萬次。

但是,這個的難度我覺得可能比直接偽造紙質人民幣更難吧。哪怕是紙質人民幣也有被偽造的風險,隻要數字人民幣的偽造風險不大於紙幣,也就足夠瞭,追求百分百的絕對安全是不可能也是沒必要的。

講完瞭離線支付,我再來講它的匿名性。

按照央行公開透露的信息。數字人民幣從央行發行到普通人的手上,過程與發行紙質人民幣的過程很像,都是央行先發給商業銀行,然後普通人再跟商業銀行兌換,這就好像你可以到ATM 機上將賬戶中的錢兌換成紙幣一樣。這些數字人民幣會在不同人的手機上流轉,每一次流轉,都相當於銷毀瞭原來的,生成瞭新的數字人民幣。因此,除瞭央行,其他任何機構都不可能追蹤到一份數字人民幣的去向,因為實質上,數字人民幣兌換出去瞭,就相當於是銷毀瞭。

不過,央行是知道每筆錢在誰的手裡的。因此,數字人民幣的匿名性也並不是 100%的完全匿名,但隻有央行能查到,這樣一來,就在公眾匿名合理需求和打擊非法交易上取得瞭一個平衡。

數字人民幣跟我們每個人的生活都相關,這是因為,它有一個重要屬性,叫做“法償性”,就是法律的法,償付的償。根據央行公開信息,數字人民幣與紙質人民幣在法律上的地位是完全等同的。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民幣管理條例》總則第三條規定:以人民幣支付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的一切公共的和私人的債務,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拒收。

這就是說,當數字人民幣正式向公眾推出的那一天,接受數字人民幣是每個公民的法定義務,任何商傢都是不能拒收的。相比之下,隻要商傢自己願意,他拒收微信支付是允許的。而且,屆時,所有的網絡支付平臺,不管是支付寶還是微信支付、銀聯雲閃付等等,所有這些平臺必須支持數字人民幣的流通,這是依靠法律來保障的。

如果用金融術語來說的話,數字人民幣是 M0,而我們微信支付中的錢是M1 或者 M2,他們的地位是不同的,在金融活動中的意義也有很大的差別。

最後總結一句話:徹底告別紙質人民幣的時代真的已經不遠瞭,不管你願不願意,我們都需要去擁抱這種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