黿的驟減似乎與皇權統治有關。明朝初年時,河岸常常決口,許多是由當時的揚子鱷挖洞造成的,但是揚子鱷古名為“豬婆龍”,與明代的國姓朱同音,而在我國古代最講究的就是這種諧音,因此為官者也不敢上報實際的狀況,卻“嫁禍於黿”,以至於造成“下令捕黿盡,而崩岸入故”的結果。

黿(Pelochelys cantorii)隸屬曲頸龜亞目(Cryptodira),鱉科(Trionychidae),黿屬(Pelochelys),主要分佈在中國長江流域以及疑難地區,和一些東南亞國傢[1]。

黿是一種晝伏水底,夜出覓食的生物,其繁殖力不強,產卵在江邊的沙地裡。產後為瞭不留下蹤跡雌黿便從四、五米的沙灘上如箭一般跳入江中,那一番情境煞是壯觀,但是卻也堪稱百年一遇,難得一見。

自上世紀80年代起,由於黿棲息地生境不斷惡化及人類的亂捕行為,致使黿的分佈區在不斷縮小,種群的數量也隨之減少。

黿野生種群的衰退及滅絕的原因,一是人類的捕獲,而是棲息環境的破壞,雖然歷代文獻中有不少人捕獲黿以後放生的記載,但是捕殺黿用以食用的人也不在少數。

黿是一種很有自身特點的生物,其型體在龜鱉中是最長的,也有著“大力士”之稱,可是為何面臨瀕危,這不僅與歷代對其大肆屠殺有關,還有它的繁殖能力也是關鍵問題所在。

古往今來,關於黿的那些罕為人知的事

黿對於古人來說是一種很熟悉的生物,但是在今人看來卻對它充滿瞭好奇,因為其稀缺性讓我們根本就看不到,更無從對其產生獵奇心理。古代的黿也是經歷瞭一段時期的輝煌,它廣泛的出現在各種文學體裁中,以不同的形象出現。

但是在今天人們對於黿的研究更多是從其生物性的角度予以關註,這大概也與後科學時代的發展有關。下面我們來看一下的顯著特征及其在古代為何有驟減之勢。

首先,黿是我國內陸體型最大的書生野生龜鱉動物之一,同時黿也是鱉類中最大的一種。其外形十分獨特:吻突極短,不到眼徑的一半;尾端超出裙邊。頭部相當小;吻突圓而短,不到眼徑的1/2;鼻孔位於吻端;眼小;頭背寬平而光滑。

黿是國傢一級重點水生野生保護動物,於2000年被世界自然保護聯盟(IUCN)定位瀕危動物,2003年入瀕危絕種野生動植物國際貿易公約附錄名單[2]。

其次,黿的力氣十分之大,可用力大如牛來形容。黿的外形似甲魚,按其重量來說是甲魚的二、三十倍大,黿的力氣也很大,能夠掀翻小船,拉人入水也可以馱人過河。在《西遊記》中的老黿能夠馱著師徒四人過通天河也並非毫無依據。

最後,黿的驟減似乎與皇權統治有關。明朝初年時,河岸常常決口,許多是由當時的揚子鱷挖洞造成的,但是揚子鱷古名為“豬婆龍”,與明代的國姓朱同音,而在我國古代最講究的就是這種諧音,因此為官者也不敢上報實際的狀況,卻“嫁禍於黿”,以至於造成“下令捕黿盡,而崩岸入故”的結果。

這也深深揭示瞭皇權之害之深,不止如今黿的瀕危是否與明朝初年的“大屠殺”有關,想必或多或少有一定的關聯吧。

黿作為一種古老的爬行動物,有關它的地理分佈在我國古代有著豐富的記載,無論是地方志還是在各種文學文本中都有其身影,其分佈區達黃河沿岸,即北緯37度,不但分佈范圍廣泛,而且數量也很多,在千年之前,黿與龜、鱉等一樣為常見之物,由於生態環境的變遷和人類的捕殺,種群數量銳減。

蘇州動物園中的一對黿為何遲遲沒有產生後代?

古代的黿還被定名為黃斑巨鱉,考證古籍也能夠找到許多證據:李時珍在《本草綱目》中稱:“黿如鱉而大,青黃色,大頭黃頸”;彭大翼在《山堂肆考》中稱:“黿頭有疙瘩,名日癩頭”等。

黃斑巨鱉是世界上最大且最為瀕危的龜鱉類之一,被世界自然保護聯盟紅色名錄列為極度瀕危的物種,據王劍等人的考察,目前世界上僅知的4隻活體,其中一對飼養在蘇州動物園,另外兩隻分別在越南河內市的環劍湖以及東寞水庫。

在蘇州的雌黃斑巨黿原來生活在長沙的動物園,在2008年的5月,由長沙動物園抵運蘇州之後,將兩隻斑鱉進行瞭首次交配,一個月之後雌性斑鱉產下瞭它的第一窩45個蛋,工作人員對其中的32枚蛋進行瞭人工孵化,遺憾的是沒有任何結果。

隨後這對斑鱉每年都會景象交配,但是到目前為止的結果都是讓人失望的。目前研究人員尚未找到這種不育的現象,它們推測的可能之一是與雄性斑鱉的精子質量低下有關,當然這隻是目前的一種猜想[3]。

學名為黃斑巨鱉的黿在清代和民國還有不少的野外捕獲、放生以及飼養的記載,在蘇州西園寺的放生池中就常年飼養者明代以來人們放生的黿。奇怪的是,自從陳義1962年在鎮江以東的長江支流中采得一頭雌性個體之後,野外再無發現的記錄,也許已是滅絕。

不過傳說中的黿長壽耐餓,或許他們仍然在地球的某個角度存活著,隻是其存留下來的種群該是極為稀少的。

總之,在中國,為瞭保護黿,國傢已經於2019年成立瞭中國黿保護聯盟,該聯盟是由致力於黿保護的行政事業機構、熱心企業、團體和個人共同組成。

有關人士表示,黿保護聯盟作為一個社會化參與與協作,資源整合共享,聯合拯救保護的公益交流平臺,它的成立將會為黿的保護形成合力,會進一步加強溝通和聯系。

針對19世紀以來世界范圍內對野生動物的瘋狂捕殺,自然生態系統的危機引起瞭有識之士的憂慮:“對於人類的短視來說,各種後果就是一座座紀念碑。不僅所涉及到的各種工業快速衰敗,而且世界各地的野生動植物也遭到瞭浩劫。大片地區的許多物種已經滅絕,物種的總量急劇減少”[4]。

參考文獻:

[1]中國貿易龜類檢索圖鑒,北京: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2011

[2]洪孝友,蔡曉丹,陳辰,等.瀕危動物黿在我國的保護現狀[C].2018年中國水產學會學術年會論文摘要集,2018

[3]蔣功成.有關黿的那些事兒[N].中國科學報,2018

[4]克萊夫·龐廷.綠色世界史——環境與偉大文明的衰落[M].王毅,張學廣譯.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