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知道,很多動物在暴風、雨雪來臨之前,都會有奇特的行為表現。研究表明,某些動物確實具有特別的預知能力,它們可以感知和理解通過地表傳遞的振動信息,而人類的這種感知能力已經在長期的進化過程中消失瞭。

動物“上崗” 預知地震

有關動物能預報地震的說法可以追溯到公元前373年,希臘赫利克城大地震發生前5天。據當時希臘的軍事學傢記載,居民發現瞭動物的異常:“城裡的老鼠、貂、蛇、蜈蚣和金龜子傾巢而出,它們一股腦兒逃出城,沿著大路一直向南。”

有關地震前的動物習性異常現象,我國至少在1000多年前就有明確的記載。公元650年,就有“鼠聚朝廷市衢中而鳴,地方屠裂”的記載(《開元占經·地境》)。公元787年,陜西長安附近發生地震,史書上也曾記載:“震前,巢鳥驚散”。在《中國地震資料年表》一書中,有關地震生物反應的記載有126條,涉及24種動物。

根據以往震前資料統計,專傢發現7級以上的強烈地震,動物行為異常出現的區域范圍可達200千米,甚至更遠。在一些地震頻發的地區和國傢,監測動物的日常表現也成為地震預報的一種手段。為此,2007年5月21日,我國北京大興區成立瞭全國首個野生動物地震宏觀觀測站,對野生動物在地震發生前的敏感反應進行24小時監測,包括黑猩猩、鸚鵡和老虎在內的55種動物被選定“上崗”來預知地震。

地震來臨 動物前兆

我國對這些現象進行系統的科學考察和研究,開始於1966年邢臺地震。40多年來,歷經多次強烈地震的驗證,地震前動物習性異常現象作為地震的一種短臨前兆,已為國內外生物學和地震學界所公認和關註。據介紹,1966年我國邢臺地震後,中國科學院生物物理所等科研單位組織科研人員開始對動物習性異常與地震關系進行專一性研究。通過對多次強烈地震的科學考察和監測,在動物習性異常與地震關系的統計特征和短臨預報中的意義,及其機理研究方面,積累瞭許多具有重要參考價值的資料。調查資料表明,隨著地震震級增大,震前出現習性異常的動物種類和數量、異常的分佈地區以及異常活動反應的強烈程度等,都有相應增加的趨勢。可見,動物的習性異常反應強度與地震的震級有一定的關系。

需要明確的是,這一研究並不是期望用雞窩裡的雞來預報地震,而是通過研究瞭解動物到底在地震前是哪一個感覺渠道接收到瞭什麼樣的物理或化學信號,摸索出預報地震的科學線索。大量資料表明,在大多數強烈地震前,動物習性異常的前兆時間,主要集中在震前一天之內,短至幾分鐘,長至數天甚至數十天,呈明顯的短臨特征。

1990年,克裡米亞的蘇達克市發生6級地震,之前科學傢們在離震中40千米的地方就發現瞭蜥蜴的異常舉動。據目擊者說,當時地上爬滿瞭蜥蜴,它們在山巖和石頭上呈垂直排列,因為這種豎向姿勢能幫助它們適應地磁場的強度和方向。它們就靠這種姿勢來減緩地動前夕先行到達的信號的影響。卡拉達格山地質站的工作人員說,在搜集全有關電磁、地球物理、地質和生物等方方面面的資料之後,才能決定是否發出警報。在所養動物的幫助下,生物地震學傢學會瞭預報地動的強度和震區,不過他們還得預報地震發生的時間。現在他們知道,生物指示器不僅在地震前幾個小時,而且在幾天前就會有所表現。

地震前,動物到底會有怎樣的“特別行動”?大量的震例資料和觀測結果表明,地震前動物的習性異常主要表現為興奮性行為活動,即大多數為在正常活動狀態下出現的驚恐不安、逃離、遷移等反常的習性活動,少數表現為抑制性行為活動,即在活動狀態下出現發呆、憂鬱、不進食等反常活動。

魚類:翻騰跳躍,漂浮打旋

魚類是地震前動物習性異常現象中較為多見的動物,其震前習性異常的行為特征主要表現為遷移、翻騰、跳躍、漂浮、翻肚、打旋、昏迷不動等。1854年日本中部太平洋海岸外的8.4級地震前,距震中100千米的伊豆半島西海岸,發現許多魚死在海邊,這些魚往往生活在大海深處。

兩棲類:行為呆滯,蛙蛇出洞

兩棲類(蛙等)和爬行類(蛇等)動物震前習性異常的行為特征,主要表現為不合時令地出現呆滯等反常活動。1975年海城地震前,冬眠動物(蛙、蛇等)發生出洞事件,尤其是冬眠蛇的出洞,是人們公認的震兆現象。該現象在1978年11月2日前蘇聯中亞6.8級地震前得到進一步證實。

鳥類:驚飛驚叫,遷飛拒食

傢禽、鴿、雉、烏鴉、喜鵲等野生鳥類及虎皮鸚鵡、孔雀、金雞等觀賞鳥類,震前習性異常的行為特征,主要表現為驚飛驚叫、不進窩、不吃食、遷飛等。雉除繁殖期求偶外,很少鳴叫,但在地震前卻有亂叫現象。我國很早就有這方面的記載。如1857年2月4日浙江鄞縣地震,史料曾記載震前“山雉皆鳴”。在日本有一種說法:“野雞亂叫,地震要到”。

哺乳動物:嘶叫奔跑,驚恐不安

狗、貓、鼠、傢畜及其他哺乳動物地震前習性異常的行為特征,主要表現為驚恐不安、嘶叫奔跑、集群遷移等,少數表現為憂鬱和呆滯等行為反應。1972年尼加拉瓜的馬那瓜6.2級地震前幾小時,市內某孤兒院飼養的猴子大肆騷亂。院長見此情景可疑,迅速將孤兒帶到屋外。不久,地震發生瞭,孤兒們幸免於難。

研究人員認為,動物之所以能夠預報地震,是因為動物的身體本身實際上是一架復雜而敏感的環境變化的感知系統,如同一架“活”的地震前兆監測系統,可以把有關的地震前兆信號進行有效地提取和放大。從地震預測研究的角度來看,隻要知道動物所感覺到的或直接作用於中樞神經系統的是什麼樣的地球物理或化學因素及其變化特征,就有可能設法檢測它們。

但是,遺憾的是動物的一些征兆和地震之間,並不一定存在著必然的聯系。出現動物表現異常(諸如老鼠、蟾蜍等動物大量出動)這樣的情況,可能與很多因素有關,洪水、氣溫變化等等都可能導致這種現象。地震之前,地殼在運動的過程中有可能使地下變得更熱,導致冬天蛇出洞;但地震不是導致冬天蛇出洞的唯一原因,我們不能僅僅因為冬天蛇出洞就肯定要發生地震。所以,目前對這些臨震前兆信號及其變化特征的認識還非常有限。通過對地震前動物異常現象機理的研究,有可能開拓對臨震前兆信號及其變化特征的新認識,甚至創建某些新的觀測方法,更有效地捕捉這臨震前兆信息,這對探究地震的短臨預報將具有重要的潛在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