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傳說法:9月底美國得克薩斯州一名6歲男孩因感染“食腦蟲”身亡,當地發出“不要用水”的緊急通知。因此,有不少人懷疑是美國人直飲自來水的習慣導致的“食腦蟲”感染。

較真要點:

“食腦蟲”的致病方式很特殊——必須經由鼻腔吸入才會造成顱內感染,與人們飲用的水質無關。一是因為胃酸環境下,病蟲無法存活,二是因為此病蟲無法通過消化道侵入中樞神經系統。

查證者:林逸驍丨上海市公共衛生臨床中心感染與免疫科醫生

來源:美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網站(CDC)

還記得9月底美國得克薩斯州環境質量委員會發出的“不要用水”緊急通知嗎?當時該地一名6歲男孩因感染“食腦蟲”不治身亡,推測感染源可能為市中心的一個噴水池或是傢中的自來水。而據最新消息,美國疾控中心表示“食腦蟲”正進一步“進軍”美國,有“顯著的北移趨勢”。

“食腦蟲”之所以引發關註首先是“食腦”二字著實嚇人,有人擔心新冠疫情還沒搞定,又來一個更加可怕的傳染病。再就是有人提出,這是美國人喜歡喝生水導致,中國人倡導不喝生水,水都是燒開瞭才喝,所以不會出現這種問題。

“食腦蟲”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真的是美國人直飲自來水導致的麼?

一、“食腦蟲”的說法並不準確,直接翻譯為“食腦阿米巴”更合適

此次用水安全事件的主人公,有一個很嚇人的名字——brain-eating amoeba,國內不少媒體直接翻譯為“食腦蟲”,其實並不是特別準確,容易和另一種顱內寄生蟲感染腦囊蟲病混淆,翻譯為“食腦阿米巴”比較合適。

阿米巴屬於原蟲寄生蟲,隻有一個細胞,但卻可以完成攝食、呼吸、代謝、運動、生殖等所有生命活動。有些阿米巴必須寄生於其他生物體內才可生存,另外一些則可以在自然界中自由生活。人類腸道內就存在有各種各樣的非致病性阿米巴,隻有在人體免疫防禦能力低下時,才會導致癥狀。

“食腦阿米巴”則是一種特別類型的阿米巴,真正的大名叫做福氏耐格裡阿米巴(Naegleria fowleri)。這是一種生活在淡水或土壤裡的致病性阿米巴,在自然界的湖泊、泉水、井水、污水、淤泥、腐敗植物中都可以找到。福氏耐格裡阿米巴屬於嗜溫生物,喜熱怕冷,30℃至45℃的溫度下繁殖最快,乃至溫泉中都可以看到它的身影。

二、“食腦阿米巴”如何感染人?

自然環境中的福氏耐格裡阿米巴以細菌為食,一般不影響人。事實上,福氏耐格裡阿米巴感染人的情況實屬罕見,有記錄以來,全球病例數估計在300例左右。據美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數據,2010年到2019年這10年間,美國全境僅報道34例病例,30例是因為娛樂用水(用於遊泳、沖浪、劃船等水上娛樂活動的水)感染,4例因自來水而感染。相比人們接觸各種各樣水源的情況,有限的病例說明實際感染風險極低。研究認為,每百萬次暴露僅可能導致2.6例感染。

福氏耐格裡阿米巴感染發病率這麼低的原因,在於它致病方式的特殊——必須經由鼻腔造成顱內感染,不小心吸入瞭帶有阿米巴的臟水是導致感染主要途徑。該病的發病高峰一般在夏天,此時野外湖水或河水較為溫暖,阿米巴繁殖活躍,人們在這些地方遊泳、跳水、潛水的時候,沒有做好保護措施,水源中的阿米巴進入鼻腔,在鼻內增殖後沿著嗅神經上行,穿過篩狀板進入顱內增殖,引起疾病。在一些罕見的情況下,沒有充分氯化消毒的泳池水或自來水也可能導致疾病傳播。

需要特別強調的是,直接飲用污染水源,並不會導致福氏耐格裡阿米巴的感染,一則胃酸環境下,病蟲無法存活,二則此病蟲無法通過消化道侵入中樞神經系統。另外,福氏耐格裡阿米巴不會導致人傳人。

三、“食腦阿米巴”真的吃人腦嗎?

為什麼發病率這麼低的病,美國人還需要如此大費周章地頒佈用水警告呢?這是因為這個病一旦得瞭,病死率很高。美國有記錄的148例感染者中僅存活4人,病死率超過97%。由於發病罕見,也沒有藥廠會花大價錢去研發相應的治療藥物,藥物臨床試驗也很難進行,所以目前此病也沒有確切有效的治療措施。

福氏耐格裡阿米巴感染病死率如此之高的原因,在於其進入顱內後引起瞭一種急性壞死出血性的腦膜腦炎,稱作原發性阿米巴性腦膜腦炎(Primary amebic meningoencephalitis,PAM)。PAM平均潛伏期約5天,發病急,病情惡化迅速,起病到死亡的平均時間僅5.3天。也就是說,不感染則已,如若不幸感染福氏耐格裡阿米巴,10天左右就可能危及生命瞭。發病後的常見癥狀包括頭痛、高熱、畏光、嘔吐、精神行為異常、癲癇等,隨後由於顱內炎癥引起嚴重腦水腫導致腦疝,迅速出現癱瘓、譫妄、昏迷進而死亡。準確說來,福氏耐格裡阿米巴並非把人的腦子吃空瞭導致死亡,而是引起瞭嚴重的顱內炎癥導致瞭死亡。

四、直接飲用自來水會感染“食腦阿米巴”嗎?

如果消毒工作不到位,湖泊、水庫中的福氏耐格裡阿米巴確實可能進入自來水系統,並且在自來水管道中繁殖存活。由於嗜熱特性,即使在熱水器中福氏耐格裡阿米巴也可存活。此次事件中,當地疾控中心采集瞭11份日常用水樣本,3例檢測出瞭福氏耐格裡阿米巴,其中1份來自於病逝小男孩的傢庭自來水,說明當地自來水供水系統確實受到瞭污染。

當福氏耐格裡阿米巴案例發生時,人們可能需要擔心用水安全,這裡主要指的是避免讓可能污染的水長時間大量的接觸鼻腔。前文已經提及,福氏耐格裡阿米巴並不會通過消化道傳播,如果隻是喝自來水,就算水裡有蟲,因福氏耐格裡阿米巴感染進而引起腦膜腦炎的可能性也很低。所以說美國人喜不喜歡直接喝自來水,並不是此次事件的重點,這僅僅隻是不同地區的民眾生活習慣使然,達到檢疫標準的自來水都是可以直接飲用的。當然,燒開瞭再喝,自然更加安全,但對於福氏耐格裡阿米巴這類病原來說,並不會提供更多保護,畢竟也沒有誰洗臉泡澡都用涼白開吧。

我國於1978年在河南駐馬店地區報告首例原發性阿米巴性腦膜腦炎,後陸續在臺灣、北京、海南、河北等地有散發案例報道。說明雖然福氏耐格裡阿米巴感染罕見,但在我國多地均已存在。從大眾預防的角度,要減少染病風險,主要還是在於避免讓可能污染的水源大量接觸鼻腔,比如玩水時不要跳水,潛水,或者盡量佩戴鼻夾等保護措施。對於野外的湖泊河流,更是不要隨意親近。相比於感染“食腦阿米巴”,溺水的風險可能更值得擔心。

本文編輯:yhx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