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癮老年”事件頻上熱搜,引起關註。老年人“觸網”本是社會進步的標志,但引發的“成癮”等問題也亟需重視,需要多方群策群力。

撰文/羅中雲(本報評論員)

編輯/吉菁菁 新媒體編輯/陳炫之

今年的新冠肺炎疫情之下,各地都推出瞭諸如“健康寶”之類的疫情防控手段,媒體還報道出不少老年人因不會使用智能手機而犯難的新聞,讓人感慨“老年人似乎要被科技時代拋棄瞭”。但凡事總有另一面,最近亦有不少新聞報道稱,一些老年人學會瞭使用智能手機、上網後,卻又患上瞭網癮,整日沉迷於網絡,有的還落入瞭網絡陷阱,成為網絡詐騙以及其他網絡套路的受害者。

評論|沉迷網絡還受騙!老年人戒網癮,科學發揮作用的又一陣地

比如之前,“中年已婚男子沉溺短視頻,與‘假董卿’相戀與妻子鬧分居”“60歲的女粉絲在短視頻上與假‘靳東’兩情相悅,為瞭和‘靳東’結婚離傢出走”等事件上瞭新聞熱搜。還有更多的老年人被網絡上的一些商傢“套路”,這些商傢或平臺利用部分老年人愛占便宜的心理刺激他們不斷“買買買”,花費無數,買來的卻大多是些無用的東西。也有一些老年人自打會上網,就迷上瞭各種網絡遊戲,沒日沒夜沉迷其中,引發各種傢庭矛盾。

相比其他人群,老年人沉迷網絡還引發瞭更嚴重的健康問題,比如久坐不動會引發或加重心血管疾病,還可能引發頸椎、關節痛及耳鳴頭暈等癥狀。此外,長時間看電子屏幕,也會導致各種眼科疾病。還有些老人上網成癮後,對其他事物興趣下降,對傢人漠不關心,不願與他人交流,凡事都隻信網絡,不信現實中的人。

當前,網民中“銀發一族”的隊伍愈發龐大。2019年,互聯網絡信息中心發佈文件指出,我國網民持續向中高齡人群滲透,60歲及以上群體達7.1%,整體規模已超0.5億,8.7%的老年網民每天上網時間超過4小時。調查顯示,截至2020年5月,我國50歲以上的移動設備活躍用戶規模超過1億,增速遠高於其他年齡段人群,看視頻、聽音樂已經成為大部分50歲以上人群的娛樂放松方式,其中看短視頻是中老年人最主要的娛樂方式。

積極擁抱新科技,迎接新網絡時代的老年人本來是值得鼓勵的,但需要警惕的是:老年人沉迷網絡原因多,比如“無所事事”,有大把時間要打發,又沒有發展出上網以外的其他興趣;“情感空虛”,很多老人子女不在身邊,連說話都找不到人,有強烈的孤獨感,需要在網絡上尋找寄托;“自控力下降”,很多老人年輕時迫於生計,處處小心謹慎,到年老時生活自由度增加,自控能力下降,難以抵禦各種新奇誘感;“受教育水平低”,不少老年人本身受教育程度不高,對一些網絡陷阱缺少判斷力,導致他們容易成為網絡詐騙案的受害者。

老年人“觸網”本是社會進步的標志,但由此引發的“成癮”等問題也需引起重視,尤其是要充分發揮科技作用,采取技術手段進行幹預。比如網絡遊戲的開發廠商,就可以在系統中對玩傢設定遊戲時間限制,設置“防沉迷系統”;對於某些直播或購物、遊戲、聊天類平臺,針對老年用戶在網絡上的錢款支付行為,開發提示報警功能(與子女或其他親人手機綁定)等。

當然,僅僅簡單地讓網癮老人遠離網絡是不夠的,子女傢人還要真正關心陪伴老人,從手機、電腦那“搶”回父母,對他們的網上行為進行正確引導,幫助老人享受網絡新科技帶來的便利,同時,避免垃圾軟件、欺詐信息對老人造成騷擾,讓網絡發揮良性作用。老年人自己也要多學新知識,提高甄別、辨別能力,多關註權威機構發佈的真實、準確的信息。

網癮老人戒網癮並不容易,需要包括網絡服務商、程序開發商、政府、社會、親人及老年人群體自身多方群策群力,協同行動,通過多種形式發掘網絡對老年人的正面意義,努力凈化網絡空間,抑制其負面影響。

評論|沉迷網絡還受騙!老年人戒網癮,科學發揮作用的又一陣地

出品:科普中央廚房

監制:北京科技報 | 科學加客戶端

未經授權謝絕轉載,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