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以來,強降雨導致我國南方多地出現內澇、山洪等災害,6月2日至7月10日,中央氣象臺連續39天發佈暴雨預警,成為2007年開展暴雨預警業務以來歷時最長的一次。

近期多地持續炎熱,北京昨天最高氣溫達到40℃。截至24日,中央氣象臺已經連發9天高溫預警,預計到7月底,我國高溫的范圍將進一步擴大。

一邊是汛情,一邊是高溫,而今年的天氣還有一個“異常”的地方,就是往年頻頻光顧的臺風,今年七月至今還沒出現。

這樣的“異常”到底正不正常?昨晚《新聞1+1》評論員白巖松連線國傢氣候中心副主任賈小龍、中國氣象局公共氣象服務中心氣象服務首席專傢朱定真,解答讓人牽腸掛肚的天氣狀況。一、梅雨時間長、雨量大、強度大致多地汛情復雜

國傢氣候中心副主任賈小龍表示,今年入汛以來我國氣候形勢非常復雜。主要有以下三個原因:

梅雨開始早,持續時間長。今年江南、長江中下遊和江淮地區的入梅時間分別比常年同期偏早瞭7天、5天和11天。入汛以來經歷瞭9次強降雨過程,全國64%的縣都出現瞭暴雨天氣。雨量大。長江中下遊地區降水較常年同期超6成,是1961年以來同期最多。降水強度大。南方多個縣市日降雨量突破歷史紀錄,部分地區單日雨量達到一年總雨量的20%到30%。

二、多地氣溫創同期新高,夏天會不會越來越熱?

賈小龍表示,今年6月以來,江南南部和華南地區平均氣溫創歷史同期最高,部分地區高溫日數比常年同期多瞭5到20天。根據目前預測,8月份,隨著副高的北抬,我國的雨帶會向北抬,南方大部地區可能受副熱帶高壓控制,將出現持續晴熱高溫少雨氣候。全球變暖對我國影響明顯。過去60年,全國平均高溫日數每10年增加0.5天。如果不加控制,高溫發生的頻率和持續時間將明顯增長。

三、今年或現1949年來首次7月“空臺”

從常年來看,7月進入臺風活躍期。現在7月份都快結束瞭,臺風還沒來,臺風去哪兒瞭?

賈小龍表示,一般年份,在南海西太平洋地區會生成26至27個臺風,其中6至7個會登陸我國。今年到目前為止生成的臺風隻有2個,7月還沒有臺風生成。今年入夏以來,副熱帶高壓持續偏強、偏南,使得臺風生成源地——熱帶西太平洋地區對流活動受到極大抑制,使其缺少最關鍵的環境條件,擠壓瞭臺風生存空間。

今年副熱帶高壓長期偏強,不僅使得其控制中心臺風少,也使得江南等地入梅偏早和梅雨“暴力”。

異常氣候是怎麼形成的?

賈小龍表示,造成今年南方持續性強降雨,有兩個方面成因:

全球變暖,極端天氣氣候事件頻繁發生。我國處於氣候變化的敏感區,1961年以來,暴雨發生頻率明顯增加,暴雨天數每十年增加3.9%。

冷暖空氣對峙。去年秋季開始瞭一次弱厄爾尼諾事件,同時北印度洋海溫異常偏暖,副熱帶高壓顯著偏強,氣流把來自印度洋和太平洋的水汽源源不斷輸送到我國南方地區;北方強冷空氣活躍,冷空氣南下,冷暖空氣在長江中下遊交匯,使梅雨鋒偏強,降雨明顯偏多。

中國為何易受到極端天氣影響?

中國氣象局公共氣象服務中心氣象服務首席朱定真表示,我國幅員遼闊,各個氣候帶可能出現的災害天氣都會在我國出現,起碼有30多種主要氣象和次生災害會在我國不同的季節發生。

極端天氣如何應對?

後期要關註北方汛情影響

專傢表示,隨著雨帶的北移,江南地區、長江中下遊已經“出梅”,華北雨季開始瞭,此外,北方地區海河流域、黃河上中遊以及松花江流域、遼河流域可能有比較嚴重的汛情,要特別關註防汛準備。

農業生產最容易受到天氣的影響  要未雨綢繆

朱定真表示,隨著氣候變暖,極端天氣事件出現的頻率越來越高。我國有很多對氣候極端性的暴露度和敏感度都較高的地區,對氣候的少許變化,反應或反饋會比較明顯,這個特別要當心。農業生產最容易受到天氣的影響,我們一定要未雨綢繆,科學應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