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水嗆死、吃飯噎死,這種“詛咒”隻能應用於人類身上,因為人類是世界上少數具有噎死風險的生物。

你有聽說過貓吃飯的時候被噎死嗎?你有聽說過馬兒被草料堵住喉嚨,從而無法呼吸嗎?都沒有。雖然“被噎死”在人類社會中也是相對較為少見的死因,但毫無疑問這種危險對於人類是客觀存在的,特別是在一些特殊的日子裡,這種危險發生的概率更是會大幅增加,比如端午佳節,就常有孩童被棗核卡住喉嚨窒息而亡。

那麼噎死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為什麼它會成為人類所獨有的尷尬呢?其實噎死的本質就是窒息而死,而之所以會窒息就是因為吃進去的食物沒有順利進入食道,而是堵住瞭喉嚨或者氣管,以至於空氣無法進入,隨著人體內氧氣的耗盡,生命也就隨之流逝瞭。

食物為什麼會堵住空氣的通路呢?這可能是因為進化的過程出現瞭一些失誤,從而導致氣管與食管發生瞭交叉。

氣管與食管交叉在一起,自然也就給食物提供瞭走錯路的可能,不過氣管與食管交叉並不是人類所特有的,大多數的哺乳動物都是如此,可為什麼大多數的哺乳動物不會被食物所噎住,而人類卻會呢?這是因為大多數的哺乳動物的食管與氣管排佈比人類更加合理,它們的食管與氣管相距較遠,兩者平行分佈,而食管又位於氣管的下方,於是在重力的作用之下,食物很自然地滑落到食管之中,所以食物堵塞氣管的風險就大大降低瞭。

而還有一些哺乳動物,它們根本不存在被噎死的風險,因為它們的食管與氣管是完全獨立的,就比如我們前面提到的馬。

馬的口鼻構造是非常特殊的,它的消化道與呼吸道是完全隔絕的,所以馬就成為瞭少數隻能用鼻子呼吸,而無法用口腔呼吸的哺乳動物。

當馬進行吞咽的時候,它的氣管會被完全封閉起來,所以馬從來不會在食用草料的時候被食物噎死,但噎住還是可能的,隻不過噎住瞭並不會阻礙呼吸,所以也不會要命,隻要慢慢處理就好瞭。

人類會被噎死真的是一種進化失誤嗎?其實人類在進化的過程中已經對這一問題進行瞭處理,隻不過處理得不到位罷瞭。食管與氣管距離相近,食物自然容易走錯路,所以人類就進化出瞭一種叫做“會厭”的器官,它可以在人類吞咽食物的時候蓋住喉部開口,從而避免食物進入氣管,所以大多數情況之下,人類並不會被食物噎住。

被食物噎住的情況通常發生在急速進食或者邊吃邊說的過程中。

這是因為會厭的反應速度不夠快,當我們吞咽過於急促的時候,或者邊吃邊說的時候,會厭就有可能來不及蓋住氣管,於是意外也就在這一時刻發生瞭,因此古人雲:“食不言,寢不語”是有道理的。會厭距離大腦如此近,為什麼反應速度來如此慢呢?這是因為控制會厭的喉返神經要向下繞過頸動脈才能夠與大腦相連接,所以會厭與大腦的直線距離雖近,但連通距離卻較遠,這就大大影響瞭會厭的反應速度。

如果問為何會如此設計?我們也隻能將其歸結為進化上的又一次失誤。進化是為瞭讓生命體越來越好,越來越能夠適應環境,為何人類的咽喉構造會在進化過程中屢屢出現失誤呢?其實這並非一種失誤,應該說有一失,則必有一得。

事實上人類咽喉結構的變化很可能是從人類的祖先直立行走開始的。

直立行走後的人類祖先,頸部變長,口腔抬升,食管與氣管開始相交,於是一種有趣的結構產生瞭,口腔、鼻腔以及咽部形成瞭直角形的交互,這種有趣的結構使得人類的聲音得到修飾,人類能夠發出更多更復雜的聲音,而這就使人類具備瞭進行更為復雜語言交流的可能,復雜的語言交流又促使人類的大腦更快的發育,從而也使人類具備瞭更為復雜的組織性和社會性,而這一切都是人類由一般哺乳動物向智慧生命轉化所不可或缺的。這也是除人類以外,任何哺乳動物都不具備的特殊能力。

當然,除瞭進行復雜的溝通交流之外,這種可能噎死的構造還賦予瞭人類另一些能力,比如我們能將寶劍吞入口中,再無傷無損地把劍拔出來。當然,這是要進行專業訓練的,首先一點就是要克服嘔吐反射,否則一定會血濺當場,非專業人士,萬勿嘗試。

更多內容請關註公眾號:無上科學信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