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並沒有一種完美的食物,我們要註意不要太過頻繁地食用白子菜。偶爾地改變一下食譜或許會給平淡的生活帶來一些不一樣的變奏,但過猶不及,如果真的損害瞭自己的身體健康,那就是得不償失瞭。當然,更謹慎的做法,就是不要去吃它。

白子菜,可以食用也可以藥用。在我國海南、廣東等地區的一些沿海城市,有食用白子菜的傳統。民間也會用白子菜來治療諸如糖尿病、高血壓、高血脂之類的富貴病。

白子菜別名眾多。比如大肥牛、土生地、白仔菜藥、散血薑、土田七、三百棒、地滾子、大救駕、百步還陽、石三七、樹三七、大綠葉、接骨丹、白子菜、白東楓、玉枇杷、厚面皮、雞菜、白蕃莧、疔拔等都是白子菜的別名。

《中國植物志》所記載的白子菜的產地是非常廣泛的,其原文有:“產廣東(廣州、南海)、海南(澄邁、崖縣、萬寧、保亭、瓊中、瓊山等)、香港、雲南(景東、紅河、綠春)。常生於山坡草地、荒坡和田邊潮濕處。越南北部也有分佈。模式采自廣州。”(1)

如果真的品嘗過白子菜,相信很多人也會對白子菜產生好奇,試圖瞭解它的過往,知曉它的近況。

歷史上的白子菜

白子菜全草都可以入藥,《藥用植物辭典》認為其根與根狀莖有“清熱涼血、散瘀消腫”的功效,多用於治療“咳嗽痰喘、肺癰、崩漏、燙傷、跌打損傷、刀傷出血”等疾病。(2)

有關白子菜的莖葉和全草,《藥用植物辭典》中寫道它們可以“清熱解毒,舒筋,止血祛瘀。用於頓咳、風濕關節痛、骨折、創傷出血、癰腫瘡癤”。(2)

在歷史上,白子菜與三七還有一段剪不斷理還亂的愛恨纏綿。或許因為白子菜隸屬於菊三七屬,所以看起來和三七極為相似,所以會有人將其誤用為三七來治療疾病。

當然,三七可以化瘀止血、活血定痛,與白子菜的功效相近,所以白子菜被人們當作三七的替代品也不是不可以理解的。

另外需要註意到的是,與三七不同,白子菜在傳統中醫中並不是很常用的藥材,我們很難找到與白子菜有關的成熟的組方,反倒是民間醫藥非常青睞白子菜。結合文獻記載來看,白子菜的藥用,與各類偏方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

白子菜的藥用價值是被人們所公認的,許多民族的傳統醫藥認知中都認為白子菜可以作為草藥來治療疾病。

白子菜是仡佬族、瑤族、壯族、佈依族、水族等民族的的傳統藥材。比如,瑤族都安語將白子菜稱為為“拉貓”,瑤族人民會將白子菜的葉加上硫磺和面粉,一同搗碎,讓它們“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再將它們一起用樹葉包起,放置於炭火之上煨熟,然後服用,來驅除蛔蟲。(3)

我國少數民族,也會將白子菜作為食物來食用,這就像中藥中的“藥食同源”現象。一代一代的少數民族醫生們,正是使用瞭這些藥材,來為族人治愈傷痛、抵禦疾病的侵襲。時光流轉,這些知識未曾湮滅,卻仿佛隨著血脈的綿延而被一代代繼承瞭下來。

在馬來西亞,白子菜可能被誤作為當地的傳統藥材平臥菊三七,用於糖尿病、高血壓的治療。真可謂是誤打誤撞,白子菜同樣也有治療糖尿病、高血壓的能力。

白子菜曾在我國較為困難的時期,成為餐桌上的常客,但後來因為人們的物質生活逐漸豐富,白子菜又有著一種天生的澀味,故而為人們所不喜,漸漸淡出瞭人們的視野。(4)

但近些年來,隨著人們越來越關註自己的身體健康,白子菜因為其降“三高”的屬性,又重新獲得瞭人們的追捧,這不得不說是一種奇異的循環。

近些年的白子菜

白子菜在2010年經山西企業的申報,被國傢衛生部批準為食品新原料,後來被吉林、福建等地作為新型蔬菜所引種。

一些人也曾經炒作過白子菜的營養價值,試圖將其制作成各類保健品推向市場。然而白子菜中含有的名為吡咯裡西啶的生物堿,讓不少人都對其望而卻步。

有研究者做過實驗,用30天選擇高劑量的白子菜來喂養大鼠,可以導致大鼠的脾、肝、腎臟等器官受到損害,這提示其可能具有蓄積毒性。(5)

白子菜也被人們稱為白背三七,而另一種名為紫背三七的植物是我們更應該警惕的對象,其吡咯裡西啶含量比白子菜高出瞭太多太多。

世界上並沒有一種完美的食物,我們要註意不要太過頻繁地食用白子菜。偶爾地改變一下食譜或許會給平淡的生活帶來一些不一樣的變奏,但過猶不及,如果真的損害瞭自己的身體健康,那就是得不償失瞭。當然,更謹慎的做法,就是不要去吃它。

近年來,人們喜歡食用白子菜的理由或許與烹飪方式的改變有著一些微妙的聯系。隨著生活水平的提高,重口味的食物開始獲得人們的青睞。

這自然也影響到瞭白子菜,在烹飪白子菜時加入更多的油和調料可以有效地減少或去除其澀味,讓其形成瞭更加獨到的風味。

近年來,人們也開始試圖大規模種植白子菜,並且取得瞭一定的進展,白子菜在我國的生長版圖有瞭明顯的拓展。

人們從未改變對美好事物的向往,隨著傢庭園藝的逐漸興盛,把白子菜種植在陽臺和居傢庭園以供觀賞這件事,在這些年是頗為流行的。(6)

另外一個有趣的現象是,白子菜、白鳳菜和紅鳳菜之間的區別。白子菜與紅鳳菜的葉片顏色有不同,其他的外部特征可以說是非常相似的。白子菜與白鳳菜名字雖然接近,可外在的特征卻是截然不同。(7)

結語

或許我們對白子菜的認識還是沒有太過深入,盡管如今的我們已經逐漸開始從各個角度來瞭解我們這位老朋友瞭。

白子菜並不完美,它有著存在毒性的生物堿;白子菜並不獨特,它和許多其他植物太過相似;白子菜並不顯眼,不仔細尋找,很難從山野中將其發現。但白子菜也是如此美好,一筆筆記載在瞭讀懂它的人們的心中。

【參考文獻】

【1】《中國植物志》編輯委員會.中國植物志:第 77 卷[M].北京:科學出版社,1988.

【2】江紀武.藥用植物辭典:[M].天津:天津科學技術出版社.

【3】李小軍,覃歡,劉歡.菊三七屬植物的民族藥用和食用價值[J].中南民族大學學報(自然科學版),2015,34(04):62-67.

【4】張少平,徐強,張帥,吳松海,鄭雲雲,鄭加協,劉榮章.藥食同源蔬菜——白子菜[J].蔬菜,2016(08):74-75.

【5】郭巨先,楊暹.華南野生蔬菜白仔菜的毒理學研究[J].食品科學,2003(12):112-115.

【6】王玉嬋,黃麗莉,舒萌,徐行,梅珊,蔡璇,王彩雲.白子菜不同器官營養與藥用成分的測定與分析[J].長江蔬菜,2011(24):14-17.

【7】張少平,張帥,周龍生,陳玉水,鄧源,鄭加協.稀有特色蔬菜——白鳳菜[J].長江蔬菜,2017(01):2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