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嘯地120,深夜駛進醫院。

急診室內,立即忙成一團。幾個護士拼命為大量傷員進行紮點滴、輸液。進出的各個醫生,輪番上前診斷救治。

由於傷者眾多,急診科立即向麻醉科求援。他們知道,除瞭他們急診科,善於搶救的就是麻醉科同事。

那天,是我們麻醉科同事王醫生值班。接到電話後,他第一時間飛奔去急診科。

到瞭急診科,眼前的場面著實令他震驚:並排的三張搶救床上,都在做著胸外按壓;擔架上,還有一個哼哼呀呀的;走廊內,一個年輕小夥正在打電話向傢裡報平安。

起初,大傢並沒有心思聽他的電話內容。但是,他的講話聲音實在太大。以至於,正在忙於搶救的大傢不得不聽。

然而,剛剛從傢裡趕來的急診科主任似乎發現瞭什麼:當他聽到小夥一直強調他很幸運、並且有些語無倫次時,他覺得這很不正常。看小夥那狀態,似乎和醉酒的興奮狀態差不多。但他清楚地知道,這些並沒有喝酒,而是一幫趕工回宿舍的民工。

想到此,他立即喊王醫生過來說:趕緊回手術室,可能要準備一個急診手術。

正在忙著組織搶救的王醫生聽到這話,立刻明白怎麼回事瞭。於是,他立即返回麻醉科瞭。

急診室這邊,就在王醫生剛走後不久,那個興奮的小夥子倒下瞭。

幸運的是,急診科早已做好瞭準備。盡管他反復聲稱自己隻是皮外傷,但護士還是給他打好瞭點滴。當他倒下的第一時間,大量的液體就開始灌向他的血管。

血壓測量顯示,他的血壓隻有不到70。幾乎消失的意識、冰涼的四肢以及鼓鼓的腹部,無不顯示這個傷者可能發生瞭腹部臟器出血性休克。

看到這個情況,急診科主任立即給普外科打電話,讓他們立即來急診科診斷並制定手術方案。

普外科醫生到達後,目標也直指肝脾破裂。

此時,已經沒有任何時間可以耽擱瞭。沒有傢屬簽字,隻能一邊報請院領導、一邊準備手術。

當這個受傷的小夥子被送進手術室的時候,血壓已經測不出來瞭。隻有那顆幾乎“空轉”的心臟似乎表明他還活著。

幾乎任何麻醉藥物都會抑制循環,從而進一步降低那個已經很低的血壓。但是,人命關天。有難度,也得麻醉。

患者短時間內發生失血性休克,等待輸血、輸液穩定循環是不可能瞭。那時,隻能采取淺麻醉、加快補液以及升壓藥組合的方式對抗麻醉藥物導致的循環抑制。

本來已經測不出的血壓,在麻醉科王醫生的處理下,竟然已經顯示血壓有70多瞭。

但是他非常清楚地是,這隻是暫時的。如果不及早開刀止血,所有措施都是枉然。

看到麻醉科全力以赴地維持血壓,普外科醫生加速瞭開刀。

隨著一捧一捧的血塊被清理出腹腔,脾臟上一個大口子赫然出現在大傢的面前。

見到這種情況,普外科主任也絲毫沒有猶豫,一把就捏住瞭脾動脈。很快,脾臟就被摘除瞭。

看到腹腔內已經沒有瞭明顯的出血點,大傢終於松瞭一口氣。

又過一會,在麻醉科王醫生努力輸血、輸液等抗休克操作下,血壓終於逐漸回升瞭。

手術結束的時候,看到這張年輕的臉,大傢心底都發出瞭一句話:這小子撿瞭一條命。

【知識點】有明顯外傷史的人,如果意識變得非常興奮,一定要警惕出血性休克。當發生出血性休克的時候,由於血壓下降,體內的交感系統被過度激活,大量的興奮遞質被送至大腦。此時,傷者可能並沒有表現出事故中的恐懼,反而是非常興奮的。遇到這樣表現的傷者,要優先搶救。隨著出血的增加,這樣的傷者將很快進入休克失代償狀態,直至發生心跳停止。

【溫馨提示】點個關註,這裡有大量專業的醫學科普,為您解密手術麻醉的那些事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