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覺是無中生有的感覺,明明不存在的事物在大腦不斷浮現,好像穿越到瞭另一個世界。著名的諾貝爾獎得主約翰·納什患有嚴重的幻視和幻聽,以致30年無法正常工作,60歲後病情逐漸好轉,才得以重新開展研究。幻覺並不隻“青睞”天才,普通人也可能受其困擾,遭受噩夢般的折磨。

幻覺的起源主要有兩種學說:一種是失控學說,感覺通路接受前額葉皮層的控制,當控制消失的時候,大腦感覺皮層及皮層下核團會過度活躍而產生幻覺;另一種是大腦皮層刺激學說,病理刺激使大腦感覺皮層及聯合皮層異常興奮,使以往的記憶痕跡活化,重現鮮明生動的映像,當映像達到與現實刺激同樣鮮明的程度,患者便認為是通過感覺傳入的。

幻聽是最常見的幻覺,也是精神分裂癥的常見癥狀之一。人類進化過程中曾出現相當數量的精神分裂癥患者,當時生存環境惡劣,又沒有哲學和心理學等安撫心靈的工具,巫師通過開顱手術的方式釋放患者腦中的“邪靈”,有些病人奇跡般地幸存。“腦洞”邊緣有愈合痕跡,說明手術後活瞭較長時間。近代醫學發現,部分精神分裂癥患者顳葉體積減少並伴有幻聽。電生理實驗則證明,刺激顳葉會引起病人的幻聽。顳葉是聽覺中樞所在的部位,鄰近邊緣系統(產生情緒的腦區)。顳葉異常和幻聽、情緒失常有關,但是病理學上始終沒有發現特征性病變,也不清楚具體的發病機制。

除瞭幻聽,人類還有幻視、幻嗅、幻味、幻觸等各種幻覺。

奧美拉唑、伏立康唑、金剛烷胺等藥物有可能引起幻視,河豚、毒蘑菇、曼陀羅、烏羽玉仙人掌等也可能導致幻視。有的人吃瞭毒蠅鵝膏菌之後,眼前的事物變大或變小,如同哈哈鏡一般,中毒者一會兒興奮得手舞足蹈一會兒垂頭喪氣。小美牛肝菌俗名“見手青”,會使誤食者“眼前到處都是忙碌的小人,桌子上、墻壁上甚至是大樹上都有無數的小人,就像走進童話中描述的小人國”。

幻嗅者經常聞到腐爛食物、屍體、化學藥物等令人作嘔的氣味,這使幻嗅者情緒低落,常有被害妄想,認為有人在施放毒氣害他。幻嗅者通常意識清醒、表達能力正常。幻嗅可能是藥物引起的,也可能是癲癇、腦瘤等疾病引起,如果有一周以上的幻嗅就應該到醫院做詳細檢查。

幻味者嘗到食物或水中並不存在的某種特殊的怪味道,會經常拒飲拒食。幻味可能是精神分裂癥、癲癇等疾病的表現。

幻觸者在沒有真正觸覺刺激的情況下感到被觸摸。氯仿、安定、笑氣、異丙酚、氯胺酮和芬太尼等麻醉劑或鎮靜劑均會引發幻觸。作用於中樞神經系統的麻醉劑多通過對大腦皮層的抑制而幹擾人體對疼痛的感知,有可能在抑制大腦皮層的同時,出現皮層下神經核團的脫抑制。

幻覺不完全是疾病,正常人偶爾也有幻覺。當我們期盼親人早點回傢,耳畔就仿佛傳來腳步聲和敲門聲,有時會情不自禁地到門口去看。疲勞或飲酒後也容易出現各種幻覺。想象力、創造力豐富的人更容易出現幻覺,楊凝式、米芾、梁楷、徐渭、八大山人、顧泯之等藝術傢都有“瘋狂”之名;外國藝術傢如梵高、蒙克、尤金·奧尼爾、加繆、貝克特都被診斷出精神疾病。

現實生活中,我們鼓勵“幻想”,並不歡迎幻覺。該如何避免幻覺的出現呢?保護身心健康是防止幻覺的基礎,這需要在日常生活中培養良好的生活習慣,特別要重視感覺器官的保養,它們是各種感覺的正常來源。如果感覺器官出現問題更容易與現實世界脫節,大腦會“自作主張”地塗抹篡改,幻覺就會乘虛而入。

幻覺不奇怪,如果人類的大腦如機器一般循規蹈矩,也就不會有聯想、推理、頓悟等高級機能瞭。偶爾,我們可以放任自己從繁瑣或單調的現實中抽離,欣賞白晝流星的絢麗。

(作者為華中師范大學副教授,中國神經科學學會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