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下午,同事小王正在進行第二天手術患者的麻醉前訪視工作。

突然間,她接到主任的電話。電話中告知她:第二天臨時加瞭一臺手術,病人是一個孩子,目前在牙科,讓她去看一下情況。

掛斷電話,她十分納悶:牙科八百年不做一臺手術,難道又碰到不好拔的牙,非得全麻不可?

轉眼間,她就來到瞭牙科。

說實在的,幾乎沒怎麼去過牙科的她,找瞭好久才找到門。

牙科大夫介紹:這是一個牙根橫位的病人。為瞭更安全的拔牙,特意給他拍瞭一張片子。然而,在拍片的時候,發現瞭意外情況:在這個孩子的頸部,口腔的正後方有一截筷子。

在確認不是衣領等影響後,問孩子是怎麼搞的?孩子回答:記不清瞭,大約記得是小時候的事。有一次,正在吃飯的他,含著筷子跑摔瞭。他隻記得有一點疼痛,並未註意那半截筷子跑哪裡去瞭。

詢問傢長,傢長更不知情。看到孩子吞吞吐吐,孩子媽媽竟然還想扇兒子耳光。

從孩子爸爸那裡得知,孩子媽媽一向嚴格,動不動就打孩子。孩子那次意外,也有可能孩子當時不敢說,時間長瞭就忘瞭。

瞭解到這些情況,埋怨已經沒有意義。當務之急,是要盡早取出這截筷子。

在麻醉訪視的時候,同事小王特別用手電筒看瞭看孩子的口腔。一方面,是看麻醉插管是否會有影響;另一方面,也好奇筷子怎麼插進去的。

從口腔看到似乎沒有什麼異常的咽後壁之後,小王隻能就難以置信的晃瞭晃頭。

瞭解到手術由耳鼻喉醫生來做之後,小王給耳鼻喉醫生打瞭電話,目的是瞭解手術怎麼做,以便制定插管方案。

第二天,孩子順利上瞭手術臺。

為瞭避免鼻腔插管後導管影響手術操作,這個插管選擇瞭口腔插管。

盡管口腔插管也增加瞭手術操作難度,但耳鼻喉醫生還是克服瞭困難。半個小時後,這半截筷子被取瞭出來。

看似平淡無奇的一臺小手術,其實我們麻醉科都做好瞭大出血搶救等工作。

手術結束後,我們送孩子去重癥監護室延遲拔管。

在門口,我們看到瞭懊悔不已的父母。

那時,真想上去批評他們幾句。但是,我們也能理解他們心裡一定也非常後悔、非常難受,因此隻是怒視瞭他們一下。

小孩子對風險的意識情況非常差,因此不僅要教育孩子遠離風險,日常也要告知孩子危險動作。比如,吃飯的時候不要嘴裡插著筷子到處跑。

這次,孩子是幸運的,筷子沒有傷到重要的地方。如果傷到瞭,如何後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