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你還記得,前不久,我寫瞭一篇文章詳細講瞭什麼是無癥狀感染者,(搜索閱讀:你身邊有多少“無癥狀感染者”?),在文章中還留下瞭一個最大的懸案——那些感染病毒超過 28 天之後依然沒有出現癥狀的人,也就是那些被我稱為“長期無癥狀感染者”,他們身上的病毒能持續存在多久?是否依然具備傳染能力?

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假如這個問題不能搞清楚,人們的恐慌情緒就不能完全消除。最令人擔心的一個結果是,假如長期無癥狀感染者依然具備傳染能力,那社會將面臨一個十分棘手的倫理困境,即長期無癥狀感染者到底該不該隔離?要隔離多久?

現在,這個問題的答案終於水落石出,很多人懸著的一顆心終於放下瞭。武漢人再一次為中國乃至全世界做出瞭貢獻,我們也用實打實的數據反擊瞭此前很多陰謀論者的謠言和栽贓。今天我給你詳細講講這來之不易的成果是怎麼做出來的。

長期無癥狀感染者到底會持續攜帶病毒多久?是否具備或者說具備多強的傳染力?想要回答這些問題,解決方案隻有一個,那就是在一個曾經爆發過新冠肺炎的人群中做大規模的核酸檢測,這個檢測規模必須足夠大,這樣才能拿到令人信服的數據。此外,還要等到這個人群中的疫情過去相當長的一段時間之後再全面篩查,才能達到判斷長期無癥狀感染者情況的目的。

全世界最符合要求的城市莫過於武漢瞭。武漢的常住人口約 1100 萬,假如我們能對這 1100 萬人進行持續的核酸檢測,形成一份從 4 月 8 日解除封城禁令以來的長期無癥狀感染者的比例變化趨勢圖,那麼,我們就能令人信服地回答那些人們最關心的問題。

但是,想要對千萬人進行核酸檢測,談何容易啊。從新冠疫情爆發以來,武漢的檢測機構一直在開足馬力,全力以赴地檢測。在5 月 14 日之前,日均檢測能力也就是在 5 萬人上下,以這個速度,想要完成 1000 多萬人的檢測那需要 200 天左右,這個速度實在是太慢瞭。

5 月 14 日,武漢政府宣佈瞭一個貌似有點瘋狂的決定:要在 10 天之內,完成對剩下的 1000 萬人的核酸檢測。這聽上去像是開玩笑,1000 萬人啊,也就是說平均每天要完成 100 萬人的檢測。這是什麼概念?擁有全世界最強大檢測能力的美國,五月份全美國的日均檢測數量也就是 27 萬左右。所以這個消息剛出來的時候,有很多海外的自媒體人都在諷刺挖苦,把這個說成是大躍進、放衛星。但是,武漢這次是認真的。從 15 號開始,檢測人數突然劇增:

不出意外,很多人不相信數據的真實性。其實,我能理解那些質疑者們的邏輯,他們唯一的問題僅僅隻是在質疑之前忘記先搜索一下科學論文。實際上,檢測能力的暴增完全是有可能的,關鍵在於改變檢測方法。如果還是像以前一樣,一份一份樣本去檢測,那檢測能力當然不可能瞬間增長 10 倍。

假如我們改一下思路,把很多人的樣本混在一起,如果檢測下來是陰性,那說明所有這些樣本都是陰性。假如呈陽性,那可以再對這一組樣本進行逐個檢測以確定具體哪個樣本是陽性。這樣一來,不就可以大大提高檢測效率嗎?

這個方法聽上去很簡單啊,那為啥之前不采用呢?問題在於,我們不知道該把多少人分成一組最合適。如果一組的樣本太多,每一組大概率都要重新二次檢測,那反而延長檢測時間;而如果一組的樣本太少,第一次檢測的時間加上第二次需要逐一復查樣本的時間,總時長也未必能縮短。

事實上,世界四大頂級醫學期刊中的兩本在4月的頭和末分別發表瞭與此有關的論文。

4 月 6 日,《美國醫學會雜志》發表瞭一篇名為《基於樣本匯集的新冠病毒群體傳播檢測策略》的研究論文。斯坦福大學臨床病毒學實驗室的醫學主任本傑明·平斯基和另外兩位同事共同撰寫瞭這篇論文。他們利用病人樣本進行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病毒檢測,以追蹤病毒在舊金山灣區的早期傳播。研究人員對 2888 名病人的咽喉或肺部氣道樣本進行瞭檢測。事先已經確認,這些人的呼吸道癥狀檢測結果為常見呼吸道病毒陰性。

他們將樣本分為 9-10 份一組,然後檢測混合樣本中是否存在新冠病毒。在 292 組混合樣本中,隻有兩組呈陽性。進一步的分析表明,每個陽性組中各有一人感染瞭新冠。從三月初開始,這個實驗室就正式開始使用這種檢測方法。截至論文發佈,已經有超過 12,000 個樣本被采集,這些樣本來自有新冠病毒肺炎癥狀的人或者已知的密切接觸者。其中,大約 9% 的測試結果呈陽性。

Benjamin Pinsky

4 月 28 日,《柳葉刀》刊登瞭一篇德國莎爾大學病毒研究所所長西格榮·斯莫(Sigrun Smola)教授的論文[2]。這一次,研究人員在一個試管中將多達 30 個個體的樣本結合起來。即使這 30 人中隻有一人感染瞭新冠,研究人員仍然可以通過混合測試獲得陽性結果。研究人員認為,隻有一個混合池有陽性結果,才需要對個別樣本進行第二階段的測試,這樣就可以確定感染者。如果感染率很低,而且許多樣品池都是陰性的,就節省瞭大量的測試工具,測試能力也大幅度提升。

Sigrun Smola

在這個背景下,我國的專傢團隊參考國外的研究成果,再結合實際情況,建議武漢政府采用 5 到 10 人編為一組的混合樣本檢測模式,這樣一來,檢測速度理論上就可以提高 5 到 10 倍。於是,從 5 月 15 日開始,轟轟烈烈的武漢會戰開始瞭,武漢街頭到處都是戴著口罩、安安靜靜地等待采樣的長隊。這是一群經歷過狂風駭浪的人,我看到的是人們堅定而自律的神情,他們有著大災後的武漢人特有的氣質。

武漢衛健委每天都公佈檢測結果,無癥狀感染者的情況也變得越來越清晰。

大數據統計的結論是:4 月初,平均每十萬人中大約有 208 個無癥狀感染者;到瞭5月初, 這一數字下降到瞭 42 人左右;又過瞭 10 天,這一數字下降到瞭 8 人左右;截止到現在,平均每十萬人中剩下不到 3 個長期無癥狀感染者。在 50 天之中,長期無癥狀感染者的數量減少瞭 99%。

換句話說,截止到2020 年 5 月 24 日,武漢城市中大約還有不到 115 個長期無癥狀感染者在自由活動,這個數量每天都在減少。而武漢在過去的這 50 天中幾乎沒有本地新增確診人數,這已經很好地說明,長期無癥狀感染者的傳染力現在已經幾乎為零,不足為懼。大傢懸著的一顆心,可以放下瞭。

圖片來源:鳳凰新聞客戶端

截止本文發出的時候,這次武漢會戰已經進入尾聲,勝利的號角聲已經傳來。根據公開的信息,這次大會戰,一共耗資 20 億元左右。這的確是一筆不小的款項,但是,沒有人會覺得這筆錢花得不值。因為有瞭它,才換來瞭無數武漢人在朋友圈曬出的一張張照片,他們舉著手機,屏幕上顯示綠色的二維碼,屏幕邊上是燦爛的笑臉。

圖片來源:長江日報微博

有瞭這張綠色的二維碼,他們可以心安理得地走遍全國各地,不再擔心給他人造成心理壓力。在過去的幾個月,我看到瞭太多令人心酸的故事,也看到瞭許多武漢人無奈和憤怒的表情。在大會戰結束後,這一切都將成為歷史,武漢人又可以美美地“過早”。

參考文獻:

[1]https://jamanetwork.com/journals/jama/fullarticle/2764364

[2]https://www.thelancet.com/pdfs/journals/laninf/PIIS1473-3099(20)30362-5.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