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將毒藥進行排名的話,最被國人熟知的便是砒霜瞭。

小時候看水滸,武大郎被砒霜毒死的畫面在我童年中留下瞭不小的陰影,而誰又能想到,在武大郎被毒死後的900年,砒霜竟然成為瞭抗癌明星藥物,真是應驗瞭那老話:“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

砒霜,學名為三氧化二砷,在武俠小說中是毒藥的代名詞,武大郎更是將砒霜的毒性推向瞭巔峰。在中醫中,有一種說法叫做“以毒攻毒”,於是有一部分中醫大夫嘗試用砒霜來治療一些疾病。其中有一個中醫世傢,他們祖傳的方子中砒霜對某些疾病有較好的治療作用,再後來這個中醫世傢有位大夫又學習瞭西醫,它發現對砒霜有效的這種病叫做白血病。但是限於當年的科研條件,他並未進一步去研究砒霜有效的原理,直到後來,陳竺院士閱讀大量典籍,走訪瞭很多有經驗的中醫,並通過科學方法,對砒霜治療白血病進行更仔細的科學研究,終於取得瞭突破性的進展。

陳竺院士發現,砒霜對於白血病中的急性早幼粒白血病效果奇好,而對於其他類型的白血病效果一般。這個研究如一顆驚雷,在醫療界引起瞭轟動,醫生發現將三氧化二砷聯合全反式維甲酸聯合治療急性早幼粒白血病響應率接近 100%,2 年生存率 99%!

於是乎傳統的毒藥砒霜,進入21世紀後打瞭一場漂亮的翻身仗,搖身一變,成瞭抗癌明星,不知道九泉之下的武大郎知道這個消息後該作何感想。

為何砒霜會對急性早幼粒白血病如此有效?白血病又稱血癌,是因為血液中的白細胞異常增生,產生大量的無效的白細胞,導致人體失去對外界的抵抗能力的一種疾病。人的染色體上有很多獨立蛋白,其中PML 和 RARα分別在15號和17號染色體上,分開的PML 和 RARα都無致病性,但是一旦出現意外他倆融合後,變成行瞭強致癌基因PML-RARα。正是PML-RARα的存在,使人患上瞭白血病。

天不怕地不怕的強致癌基因PML-RARα,偏偏怕我們的三氧化二砷,砒霜剛好能夠抑制融合蛋白的 PML 部分,導致癌細胞死亡。於是乎身背千年罵名的砒霜搖身一變成瞭最早的靶向藥物,而另一個治療急性早幼粒白血病的靶向藥全反式維甲酸結合的是 RARα部分。他們就像雙劍合璧一樣,對於急性早幼粒白血病效果出奇的好。砒霜+全反式維甲酸混合療法有效率會接近 100%。

切忌將傳統中藥一桿打死類似的故事,也發生在瞭青蒿素身上,屠呦呦憑借青蒿素治療瘧疾獲得瞭諾貝爾獎,無論是砒霜還是青蒿素,都是從中藥裡淘出來應用到瞭西醫中。

現實中很多人將中藥捧成瞭寶很多人將其貶成瞭渣,這兩種都是不對的,中醫與西醫是兩套不同的理論體系,但是他們之中又有聯系,我們應該應用現代科學研究的嚴謹性,將傳統中醫中好的藥方發揚光大,最終惠及全世界患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