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是人類的重要技能,它首先是一種創造性思維,是腦的高級功能。我們說話的時候,並不是在重復一句現成的話,而是遣詞造句,腦海裡先創造出這句話,再通過發聲器官的運動使其成為聲音。

雖然說話幾乎人人都會,真正懂得說話的人並不多。很多人在寫作文的時候,會左思右想,用最恰當的方式來表達自己的思想,說話的時候卻往往按照思維的慣性直來直去,不顧對方的情緒與場合,容易出現“言多語失”的窘境。

那些對語言運用得爐火純青的人可以是傑出的外交傢。春秋時期,齊國大臣田常想要攻打魯國,孔子的門生子貢就到各國遊說瞭一番,10年之間,魯國幸存、齊國動亂、吳國滅亡,晉國和越國強大起來,五國的局勢為之而變。當然,這並不代表“巧言善辯”一定是好事,蘇秦、酈食其、禰衡等人的好口才並沒能換來善終。

說話的藝術需要長期的修煉和靈活的運用,更需要審時度勢、綜合權衡。本文主要從發聲來談談語音的美化。語音的美化首先在於清晰準確的發聲。語音的基本單位是音節,而音節又是由音素構成的,比如“普通話”由三個音節組成,可以解析成“p、u、t、o、ng、h、u、a”八個音素。音素又分為聲母和韻母,聲母和韻母相連,就發出瞭一個音節。

發聲過程涉及三個部位:大腦、傳出神經和發聲肌肉。大腦合成語言信息,好比司令部;傳出神經把運動指令以神經沖動的方式傳遞給發聲肌肉,好比傳令官;發聲肌肉包括支配聲帶的肌肉和咽腔、口腔、鼻腔的肌肉,還包括呼吸肌(發聲時候必須呼氣),這些肌肉才是發聲的執行者——它們的運動造成瞭空氣振動,也就是聲波。如果我們經常說話,發聲涉及的腦區、傳出神經、肌肉得到充分鍛煉,配合更加默契,發聲可以更加流暢、自然和清晰;反之,如果長期沉默寡言,很難培養出良好的說話能力。

語音的美化還要保持正常的語速。語言通常是雙方的交流,愉悅的交談需要適當的語速。如果語速過快,導致音節的持續時間和間隔時間過短,聽者無法正確分辨語音中的信息參數,大腦也無法理解其語義;反之,如果講話者語速過慢,音節的持續時間和間隔時間過長,則會使聽者聲音信息的處理過程停頓,同時感到煩躁不安。如果你存在語速過快或過慢的問題,就應該有意識地加以調節。

漢語具有聲調,是一種語速比較慢的語言,每分鐘約310個音節;而日語、西班牙語則是語速比較快的語言,每分鐘約470個音節。漢語的音節所包含的信息量大,如果翻譯成日語或西班牙語,音節會明顯增加。這是漢語的獨特之處,很難有另一種語言能夠衍生出唐詩宋詞的工整簡練和韻律之美。

優美的語音富有磁性,令人感到悅耳、著迷。“磁性”來自奇妙的“泛音”,無論是說話聲、歌聲,還是樂器的聲音,都不是單音,而是復合音。復合音包含瞭不同的頻率,其中一個是主頻,其餘的是泛音(也叫分音或諧波)。泛音對音色的特性有非常重要的影響。泛音的頻率范圍越廣,強度的分佈越均衡,音色就越優美。如果高音部分的泛音太強,音色就變得尖銳刺耳,太弱就變得不夠明亮;如果低音部分的泛音太強,音色會變得渾濁不清,太弱就變得單薄。泛音來自口腔、鼻腔和胸腔的共振。有些人先天條件好,聲音天生就有磁性,如果掌握瞭正確的發聲方法,就能發出美妙的泛音。

如果說上述美化語音的方法需要長時間的修煉,那麼最簡單的美化語音的方法就是真誠、投入地去說話。當我們飽含感情地說話,自然而然會有聲音的起伏,不會是流水賬一般平平淡淡。我們的感情會伴隨著表情和肢體語言在無意識中引導語速、語調等出現變化。

“用心說話”,這應該是提升語言魅力的終極法則。

(作者為華中師范大學副教授,中國神經科學學會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