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新冠疫情,沒有疫苗是一種悲劇;疫苗研發出來無效或效果不佳是另一種悲劇;疫苗被證實有效而民眾卻不敢相信,是更大悲劇。

編譯 | 曉雨、Idobon

美總統辯論引輝瑞制藥CEO憂心警告:政治角力將會威脅疫苗使用

輝瑞制藥公司首席執行官Albert Bourla稱輝瑞不會受到政治的影響,疫苗研發不會“走捷徑”。

還有幾周時間,輝瑞制藥公司研發的新冠疫苗可能就要公佈首批臨床三期數據瞭,這無疑將給深陷疫情的全球民眾註射一針強心劑。但是,輝瑞公司的首席執行官Albert Bourla於上周發表瞭一封公開信,信中警告說,疫苗研發越來越接近成功,所受到的政治壓力也越來越嚴重。

公開信中寫道,輝瑞公司在新冠疫情流行早期就著手迅速研發疫苗,並調動瞭一切資源以實現目標。目前,輝瑞已經為疫苗研發投入瞭20億美元,並期望在本月晚些時候報告早期療效數據。但是,“在黨派競爭異常激烈的這一年,有些人希望我們的速度更快一點,還有一些人則主張推遲進度。”

Bourla表示:“這兩種選擇我都不能接受。”

9月29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和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就疫苗研發過程以及“政治影響科學決策”的問題進行瞭辯論。Bourla說,他發現兩人在討論新冠預防時,用的竟然都是政治修辭,而非科學事實,這令他“感到失望”。

為瞭應對新冠病毒的嚴峻威脅,許多制藥公司很早就著手研發疫苗。輝瑞公司與合作夥伴BioNTech迅速進行瞭早期研究,7月就進展到瞭臨床三期階段,預計10月底就能知道疫苗是否有效。

但這項研究是在美國總統競選期間進行的,特朗普總統曾多次表示,他預計疫苗將在今年年底或者更早之前研制出來。人們擔心政治可能會幹擾疫苗研發的進程,這種擔心已經影響瞭公眾對疫苗的信任。最近一項皮尤(Pew)調查顯示,如果現在就有新冠疫苗可用,僅有51%的美國人選擇接種疫苗,而49%的美國人不會接種,超過四分之三(78%)的人認為,疫苗研發進度會提得過快。

就在總統辯論之前,有一群科學傢聯名給Bourla寫瞭一封信【1】,稱“基於科學的、嚴格的安全標準”對疫苗研發來說至關重要,請求輝瑞公司等到11月底,拿到更多的安全用藥的數據——也就是志願者打第二針疫苗之後,再向FDA提交緊急申請。

Bourla在公開信中寫道,新冠病毒病的致命性和人類對疫苗的迫切需求驅使著輝瑞以“科學的速度前進”,公司不會受到政治的影響,而且“永遠不會走捷徑”。

“我們唯一感受到的壓力——而且是非常沉重的——來源於依靠著我們的億萬民眾、百萬企業和數百名政府官員。”

“我欣賞激烈的政策辯論,但我不是政治傢。我是一位科學傢、一位商業領袖,我是一位丈夫、一位父親,我是許多人的朋友和鄰居,我深切地關心未來的疫苗是否可靠。而現在,大量的政治修辭圍繞著疫苗研發、研究進度以及政績爭奪,誇誇其談,塵囂甚上,正在削弱公眾對疫苗的信心。我無法預計我們的疫苗何時才能通過FDA審批,甚至無法預計它是否能通過審批。但是我知道,如果我們不再從政治角度去談論疫苗何時交付,而是把註意放在嚴格、獨立的科學評估和堅定、獨立的審批流程上,世界將變得更加安全。”

Bourla請人們設想一下,如果我們擁有安全有效的新冠疫苗,而總統辯論卻讓人們不信任疫苗——這將是一個更加復雜的悲劇。

他寫道:“這是我們所有人都不能接受的。”

參考文獻

[1] https://aboutblaw.com/TnB

本文編譯自 https://www.fiercepharma.com/pharma/pfizer-ceo-bourla-warns-about-politics-threatening-coronavirus-vaccine-upta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