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牛:最近國內疫情又有抬頭,去年被寄予厚望的瑞德西韋後來翻車瞭吧?

冰海:首先糾正一個事實,瑞德西韋是首個在歐洲和美國有條件批準上市的治療新冠肺炎的藥物。

牛牛:批準上市,又不能證明它有效,美國人自己不用,歐洲疫情也很嚴重,這不就說明瞭一切嗎?

冰海:的確,要證明有效,最好的方法就是通過嚴格的臨床雙盲測試。綜合目前已知的實驗結果,它對重癥無效,而對輕癥的效果還有比較大的爭議。但是,有一個事實需要糾正——美國人自己用,而且美國前總統都在用。白宮曾宣佈特朗普接受瞭吉利德公司的瑞德西韋的治療,用藥清單中還包括鋅、維生素 D、法莫替丁、褪黑素,以及每天服用阿司匹林。之前特朗普鼓吹的“改變遊戲規則”的藥物氯喹和羥氯喹並未出現在治療用藥中。

牛牛:這我不服!美國人自己用也不能證明它有效啊。

冰海:對啊,但是註意,我說的是事實,別人在用。而有效性的驗證要雙盲,現在隻能說在部分實驗中,展現瞭部分效果,但不是說它一定有效,唯一能肯定的是,寄希望它能幹掉新冠是不現實瞭。另外要註意的是,據我所知總統用藥自己說瞭不算,是有相關法律的。

牛牛:這麼說來,懂王註射消毒液的計劃失敗瞭?

冰海:反正他在職期間,如果這麼做是違法的。卸任後,就不知道他會不會嘗試瞭。而他在職期間所註射的幾十萬一劑的單抗體可能效果更好,但的確不是普通人能用得起的。

牛牛:第二個問題是,為什麼現在還在鼓吹群體免疫?

冰海:因為群體免疫,是目前唯一阻止新冠疫情的途徑。

牛牛:英國不都放棄瞭嗎?

冰海:“群體免疫”這個詞前段時間被斷章取義和妖魔化瞭。“群體免疫”是一種現象和結果。接種疫苗,自然傳播(任其發展),甚至主動感染等多種方式都可以達到“群體免疫”的效果。

牛牛:那這三種方式,哪種更好?

冰海:針對當下的新冠疫情,我認為應當通過接種疫苗來實現“群體免疫”。並且反對通過自然傳播,甚至主動感染的方式實現它。因為前者相對犧牲人數最少。

牛牛:我聽說有很多美國人不願意接種疫苗。可他們宣稱自己的疫苗有效率超級高的。

冰海:任何國傢,都有反對科學和支持偽科學的人。別以為美國在某些科學技術上不錯,所有美國人的科學素養就都不錯瞭。美國人是否選擇接種疫苗,和疫苗是否有效無關。中國也有一批人執拗地不想接種國產疫苗,篤信進口疫苗的。

牛牛:前幾年不是出過毒疫苗事件嗎?

冰海:前幾年的確出現過疫苗不合格的問題。但那不是“毒疫苗”,沒有人因此中毒,甚至也不能說是“假疫苗”,因為它並非是用別的東西冒充疫苗,而是不合格疫苗。

牛牛:就算沒有毒,不合格還不夠可怕嗎?不合格就是沒有保護。真的假藥比假的真藥更可怕!

冰海:不合格當然應該受到相關法律法規的制裁。但是要註意,“不合格”不等於“無效”。比如以前我國乙肝疫苗設定的保護率大約是90%。後來技術先進瞭,調整瞭標準,將保護率定為95%才算合格。那麼最初的那些乙肝疫苗放到現在同樣是不合格的。但是它不意味著就是無效,更不意味著就是有毒。

牛牛:你這是在為疫苗不合格狡辯,不合格還有理瞭?

冰海:哎,一碼歸一碼。我再給你舉個例子,如果有傢超市將隔夜的面包重新貼一次保質期,讓它延長一天,超市有沒有過錯,該不該重罰?

牛牛:當然是嚴重的問題,當然該重罰。

冰海:但是,你將合格的面包買回傢,適當儲存,第二天發現保質期過瞭,這面包吃進去一定會出問題嗎?

牛牛:哦,倒也不一定,有時候過個一兩天的保質期吃下去也沒事。

冰海:是的,我們當然不主張吃過期食品。但是食品吃進肚子裡會不會有問題,不是看它是否在法理上的合格與否,而是看具體檢驗。

牛牛:那麼新冠到底該接種國產疫苗還是進口疫苗呢?

冰海:我建議隻要是合格上市,正規途徑的疫苗,有什麼就接種什麼。當然,也許有的人就是有一些偏好,非國產不可,或者非進口不可。那可以尊重個人選擇。自己為自己負責,沒必要相互指責。

牛牛:我國的確也進口瞭大量的疫苗以滿足不同的市場需求。自己的疫苗有效,那為什麼要進口?

冰海:疫苗有效,但產量也有限啊。而且不同疫苗從儲存到運輸對環境的要求也不同。所以市場的需求是多方位的。這是一個市場問題,不是科學問題。如果要基於一些市場策略來想象陰謀論,那真大可不必瞭。在我們這裡,就是一句——事實需要信源,觀點需要論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