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傳說法:湖南某地一位12歲的男孩被確診為肺癌晚期,傢長反映孩子平時不怎麼喜歡,渴瞭就喝碳酸飲料,還會熬夜玩手機,推測是這些原因導致的肺癌。

較真要點:

1

12歲小患者確診為晚期肺癌,但原因並非像一些媒體所說的那樣,是因為喝碳酸飲料、果汁,玩手機,熬夜、生活作息不規律。除瞭基因突變外,可能的致癌因素有二手煙、放射性氡氣、肺癌傢族史等,但具體是否與此小患者有關,還需要進一步調查。

2

肺癌在未成年中非常少見,但並不是就不會發生。癌癥並非絕癥,目前有很多治療方案,此小患者是晚期肺鱗癌,免疫治療聯合化療是標準一線治療方案。

查證者:一節生薑丨賓夕法尼亞大學醫學院病理及實驗醫藥系研究副教授

近日,湖南省腫瘤醫院收治瞭一名12歲的男孩。之前,傢長發現該名小患者左邊鎖骨上長有一鵪鶉蛋大小腫塊,在其他地方的醫院進行活檢之後,病理報告提示為尤文氏肉瘤。湖南省腫瘤醫院再次進行瞭CT引導下的右胸壁腫塊穿刺活檢術,最終病理報告結果提示為低-未分化鱗癌。綜合所有檢查,該名小患者被診斷為晚期肺癌,原發位是支氣管肺鱗癌,但是肋骨、鎖骨均有癌細胞侵襲,縱隔淋巴結也有轉移。

一、青少年真的會發生肺癌嗎?

肺癌是最常見的癌癥,死亡人數也最多,但一般的患者都是40歲以上,而且隨著年齡的增加,發病率越高。不過,這並不意味著在青少年中就不會出現肺癌。

波蘭有一份對肺癌病例的調查發現,在2003~2008年之間,有7%的患者在確診時還不到25歲,相比之下,該比例在20年前隻有2%,說明肺癌有年輕化的趨勢。肺癌的亞型上也出現瞭變化,以前主要是小細胞肺癌,但是當時的調查中發現非小細胞肺癌已經更多。非小細胞肺癌又可主要分為肺鱗癌和肺腺癌,在波蘭的數據中,腺癌也比鱗癌多(33% vs.10%)。上述12歲的小患者是鱗癌,且年齡較小,確實是屬於比較少見的類型。不過在2011年,美國托萊多大學就發表瞭一份案例報道,患者隻有7歲,也像湖南省腫瘤醫院的小患者一樣,是肺鱗癌。這些案例都表明,雖然肺癌在未成年中非常少見,但也是有可能發生的。

二、什麼原因導致瞭12歲小患者的晚期肺癌?

在媒體報道中,小患者的父母表示因為寵孩子,沒有管制孩子的零花錢,所以孩子時常拿著母親放在桌子上的零錢購買飲料、零食。孩子的媽媽很懊悔:“都怪我們沒有管他。他幾乎沒有吃過早餐啊,中晚餐也靠著我們追著喂才能吃上半碗。水他基本不喝,渴瞭就喝碳酸飲料、果汁!”。此外,在采訪中,媒體也挖到瞭孩子的一個“壞毛病”:喜歡玩手機遊戲,而且常常深夜裡趁父母睡著後,偷偷拿手機玩耍,導致經常熬夜,生活作息非常不規律。

對此,一些媒體直接總結出患癌的原因:喝碳酸飲料、果汁;玩手機;熬夜、生活作息不規律。上述的這些生活習慣確實都不好,但是要將它們總結為導致晚期肺癌的原因,是非常草率的。

原發性肺癌在兒童中的發病率極低,而現有的研究發現,與吸煙無關的原發性肺癌生物學特征也各不相同,盡管某些類型的突變發生率隨年齡的不同有所差異,但尚未發現小兒肺癌特有的致癌因素或基因突變。目前公認的肺癌致癌因素,有吸煙(包括二手煙)、放射性氡氣、肺癌傢族史等,但由於新聞中並沒有對這傢人的生活習慣和傢族史和有太多的描述,患肺癌是否跟這些因素有關還需要進一步的調查。

當然,肺癌發病的因素很多,更有可能是多種因素的結果。媒體沒有真正用心去調研分析二手煙、氡氣等因素是否是導致小患者肺癌的因素,而是簡單地找瞭一些“不良生活習慣”來背鍋,這種簡單、粗暴的甩鍋方式,隻會擾亂視聽。比如說,某國新冠的感染數和死亡人數都是世界第一,某國總統認為原因是檢測太多所造成,如果順著這樣的思路制定防疫政策,就很自然地會去減少檢測量,以為這樣就會減少新冠病毒的感染。很顯然,這根本就是南轅北轍,不可能正確解決疫情的問題。

三、小患兒的晚期肺癌怎麼治療?

患者因為已經是晚期,癌細胞已經轉移,手術就不是首選的治療方式,因為即便切除瞭肺部的癌變組織,已經轉移到其他組織和器官的癌細胞還是會繼續鬧事。因此,首選的治療方案必須是系統治療,也就是將治療性藥物註射入患者身體,通過血液循環將藥物送達全身各個組織和器官。以前的系統治療主要是化療,但是隨著醫學科技的進步,如今肺癌有瞭靶向治療、免疫治療等效果更好的方案。

在肺腺癌患者中,EGFR基因突變比較常見,患者可以使用EGFR靶向藥,但是12歲的小患者是肺鱗癌,靶向突變比較少見,一般不太適用靶向治療。不過,現在有研究表明,盡管出現EGFR突變的可能性比較小(2%~13%),但是有肺鱗癌患者在查出突變後,使用瞭EGFR三代靶向藥泰瑞沙治療,也獲得瞭完全緩解。所以,不應該忽視對肺鱗癌患者的EGFR突變檢測,尤其是對於取樣比較少的穿刺活檢樣本。

新聞中提到,醫院準備給小患者使用化療聯合免疫治療的方案,這確實是目前的標準治療方案。在中國,如今正式批準的轉移性肺鱗癌一線治療方案,是PD-1抗體藥K藥聯合卡鉑和紫杉醇。此外,百濟神州的PD-1抗體藥替雷利珠單抗聯合化療的治療方案,也提交瞭上市申請。如果患者屬於PD-L1高表達,也可單獨使用K藥進行治療,不需要化療。需要指出的是,在之前的免疫治療臨床試驗中,患者主要是成年人,尚沒有未成年人的治療數據,所以對於12歲小患者的治療,除瞭藥物的劑量需要調整,具體的治療方案中肯定有值得探索的地方,而且也將為未來的治療提供寶貴的經驗。

12歲的孩子得瞭肺癌,這是不幸的!但不幸中的萬幸,是目前我們有瞭更多的治療手段,癌癥也不再是一個絕癥。

本文編輯:zo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