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臨床救治的“上海方案”出臺後引發國內熱議。如何運用上海方案救治重癥患者?臨床藥物的選擇帶來哪些啟示?

5日上午,新冠肺炎上海專傢治療組高級專傢組組長張文宏、上海市公共衛生臨床中心黨委書記盧洪洲、瑞金醫院毛恩強、中山醫院胡必傑、龍華醫院張惠勇等專傢接受瞭媒體采訪。

新民晚報首席記者 陳炅瑋 攝(下同)

上海方案基於科技加經驗完成

張文宏介紹,國傢衛健委的新冠肺炎治療指南更新到瞭第7版,為什麼更新這麼快?因為有新的更新和進展,確定性的東西會不斷更新,上海的專傢組成員分頭負責瞭本次新冠肺炎上海方案的撰寫,他們都有一些特別的體會。

上海共識是在國傢基礎上,大傢把自己的經驗,在科技的支撐下完成的。

本次所有研究圍繞臨床救治、藥物救治,盧洪洲負責;輕癥向重癥轉化的識別,胡必傑負責;危重癥的治療,所有專傢一起負責。研究方面的進展,體現在方案裡面。細化拯救病人,毛恩強起到瞭作用。

另外,上海在整個過程中,中醫用得很好,這裡有上海中醫藥大學附屬龍華醫院呼吸內科主任張惠勇負責。

新冠肺炎上海專傢治療組高級專傢組組長張文宏

對病人的觀察、多方案比較,最終形成科學的方案

張文宏表示,很難進行藥物機理的詳細探討,核心醫療治療是一個非常復雜的過程,這麼多藥物,這麼多療程。專傢團隊也是臨床科研團隊,邊治療邊研究,根據最新指標,對病人的觀察,多方案比較,最終形成瞭科學的方案。我和胡必傑負責感染,危重癥後期感染是制約其生存的主要因素。我們啟用先進檢測武器,第一時間知道是什麼病毒、細菌感染。能夠拿到的檢測手段,都檢測。這也是研究的一個重要方向。

為什麼說科技是支撐?科技幫助團隊精準識別,對每一個環節進行研究,合適的計量、療程,明確什麼細菌,運用所有科技手段對病人檢測,才能起到好的效果。

恢復期患者的血漿起到作用

盧洪洲表示,疫情一開始,根據以前的冠狀病毒的臨床基礎和證據,團隊選擇瞭幾種藥物。從臨床到基礎,藥物老藥新用,臨床上用於其他疾病,是安全的。目前,在擴大藥物的適應癥,易於臨床應用。

盧洪洲說,我們成立瞭相應的臨床實驗專傢組,從中獲益,沒有明顯的副作用,做瞭相應的臨床試驗。通過前瞻性科學研究,有些藥物沒有想象中的理想,我們討論得出結論,就不再推薦使用。“如果一個疾病有很多候選藥物,則這些藥都不是很強。”通過臨床驗證,得出瞭某些藥物確實有效,做瞭分層分析後,在一些患者身上使用,排毒時間縮短,臨床癥狀改善。

使用經過驗證的藥物,上海治療方案取得瞭一些效果。根據以往的經驗,也使用瞭恢復期的血漿,證明起到瞭作用,納入上海方案。

阻止輕癥向危重癥轉化,有效管控、精確處理十分重要

胡必傑表示,按照整個探索不斷階段性總結,治療方案隨時調整。

從300多例病例來看,輕型、普通85%左右。如何阻止他們向重癥、危重癥轉化,是團隊主要的方向。我們一開始就做瞭一些探索。

國傢衛健委治療指南指出,老年人是危重方向的因素,除此之外還有一些基礎疾病,高血壓、肥胖等都是。病毒感染的慢阻肺反而比利少。影像學在識別這些容易重癥化的病人方面起到瞭作用。2月10日左右,沒有普通轉化重癥,重癥轉化為危重癥。團隊采取瞭飲食、睡眠、內環境的積極糾正,凝血障礙積極糾正,免疫調節也起到瞭一定效果。激素的使用嚴格控制,我們做得比較好,比例低,短計量。一系列調整下,最近三周內,沒有重癥化病人出現。

中山醫院感染病呼吸科主任胡必傑

CT是重要的科技支撐

胡必傑表示,CT是新冠肺炎治療診斷的重要科技支撐。瞭解、認識患者肺部感染,影像學是一個重要的內容。影像學和實驗室檢查,相互補充。影像學,能快速瞭解疾病的范圍、速度。上海在這方面,影像學的認知本身有基礎,加上300多例的案例仔細比對,形成瞭治療經驗。

在以往治療經驗的基礎上盡快細化

毛恩強表示,上海專傢團隊在組長張文宏的帶領下,治療進展是比較快的。大傢共同商量,共同討論,形成的方案。其中很重要的就是關口前移,防止重癥化。病在於防,不在於治。

我們很關註早期如何阻斷疾病的重癥化。一旦重癥狀態,是全身的問題。科學施救、綜合管控,肺部受到瞭病毒損傷後,多個臟器的損傷進一步加劇肺部損傷。如何減少腸道受損對疾病的二次打擊,用瞭以往一直在用的重要保護腸道的粘膜細胞,降低瞭有害物質到達肺部後對肝臟、腎臟引起的二次打擊。

上海方案在實施的過程中,形成瞭一些科學的研究,這些研究是規范的。方案的形成,有理論基礎和臨床基礎,實際上也證明瞭上海方案貼合病人。

很難講天氣熱瞭病毒就消失,開窗通風極為重要

張文宏認為,病理解剖極為復雜,病理醫生加臨床醫生一起開會,互相印證。上海對此十分重視,第一例解剖結果出來後,我們對照自己的方案,開瞭一個晚上的會。

隨著天氣的轉熱,許多市民也關心病毒是否會就此消失。對此,張文宏表示,目前還很難說是或不是。他認為炎熱可能對病毒有一定抑制作用,但最終是防控和天氣誰的作用更大,還不好說,還需要進一步研究。

中醫治療可縮短患者核酸轉陰過程

張慧勇指出,中醫西醫治療方案的不斷優化,一定是來源於實踐。新冠肺炎是一個新型的傳染性疾病,以往的醫學書籍也沒有相關的記載,所以非常強調研發,特別是中醫中藥。

初步證明,中醫治療可以縮短新冠肺炎核酸轉陰的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