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中,許多人都為如何選擇感冒藥而困惑過,這主要是因為大眾對感冒藥普遍缺乏瞭解,特別是市場上治療感冒的藥物種類繁多,普通消費者很難完全弄懂感冒瞭到底該用些什麼藥。其實,感冒藥的選擇最主要的是安全有效,目前治療感冒的藥分為西藥和中藥兩大類。

西藥治療感冒多為對癥治療

西藥感冒藥的組成成分大致相同主要包括,解熱鎮痛藥如對乙酰氨基酚,可以緩解發燒、周身酸痛和頭痛癥狀,鹽酸偽麻黃堿能消除鼻黏膜充血水腫,治療鼻塞,抗過敏藥馬來酸氯苯那敏減輕打噴嚏、流淚,氫溴酸右美沙芬減輕咳嗽。

需指出的是,西藥多是針對感冒癥狀組合瞭多種成分,一種成分針對一種癥狀,從而起到緩解癥狀的作用,未能消除病因,以致很容易出現病情反復。比如,大部分人都有這樣的經歷,感冒發熱服用西藥後,雖然可以很快出汗退燒,但第二天體溫又升高瞭,這是因為多數西藥的退熱成分都是對乙酰氨基酚,它是通過抑制人體體溫中樞發揮退燒作用的,不能肅清體內存在的毒火,所以也不能從根本上退燒降溫。

中藥改善人體內環境,整體治療

中醫藥有著數千年的歷史,在大眾防治疾病中發揮著不可或缺的作用。整體論治是中醫治病的特點,中醫理論認為人是一個整體,治病需進行整體治療,改善人體內環境。對於治療感冒,中醫藥有個大的“武器庫”——經方,眾多經典名方仍為現代醫傢所沿用,以經典名方為基礎研制出的連花清瘟膠囊是感冒類中藥的代表。連花清瘟從中醫學的角度分析,衛氣同治,表裡雙解,先證用藥,截斷病勢,整體調節,多靶治療。

連花清瘟汲取漢代張仲景《傷寒論》麻杏石甘湯、清代吳鞠通《溫病條辨》銀翹散用藥精華以及明代吳又可《瘟疫論》善用大黃,組方中麻黃、薄荷可以發散外邪,起到退熱、通鼻竅的作用;金銀花、連翹、板藍根、貫眾等可以治療嗓子痛;杏仁、魚腥草可以治療咳嗽、咳痰;生石膏、大黃可以清泄肺熱,並讓患者體內的熱毒從大便排出,消除人體內熱;整方既改善癥狀,也能從根本上肅清病因,防止發熱等癥狀反復,阻斷病情發展。

連花清瘟還結合中醫藥現代研究特別添加紅景天,它增強免疫的作用可以改善患者淋巴細胞及亞群偏低造成的機體抗病能力下降,提高機體的抗病康復能力,讓感冒患者更好更快的恢復。

對於病毒,中藥同樣有效

現代研究表明,普通感冒90%以上由病毒引發,對於這些導致感冒的病毒,中醫藥同樣有效。

連花清瘟的廣譜抗病毒作用得到瞭證實,實驗表明它對引起普通感冒的呼吸道合胞病毒、腺病毒等具有很好的抑制作用。

流行性感冒都是由流感病毒引起的,中國中醫科學院、廣州醫學院呼吸疾病國傢重點實驗室等多個科研機構證實,連花清瘟對今年流行的甲型流感病毒(H1N1、H3N2)、乙型流感病毒等都有很好的拮抗作用。

2009年甲流大流行期間,以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佑安醫院為組長單位,國內九傢甲型流感收治醫院,開展的循證醫學研究——“中藥連花清瘟治療流行性感冒研究”,證實服用連花清瘟膠囊的甲流患者病毒核酸轉陰時間與西藥奧司他韋無差異,退熱及緩解咳嗽、頭痛、乏力、肌肉酸痛等癥狀優於奧司他韋。基於良好的臨床療效和可靠的研究證據,國傢衛健委多次將連花清瘟膠囊(顆粒)納入流感推薦用藥。

連花清瘟在新冠肺炎疫情中也發揮瞭重要作用,先後被國傢及20餘個省市新冠肺炎診療方案推薦,成為被推薦頻次最多的中成藥。鐘南山院士團隊研究證實連花清瘟能顯著抑制新冠病毒在細胞中的復制。由鐘南山院士、李蘭娟院士、張伯禮院士領銜開展的循證醫學研究顯示服用連花清瘟膠囊/顆粒可改善新冠肺炎確診患者發熱、乏力、咳嗽等臨床癥狀,縮短癥狀持續時間和治愈時間,提高臨床治愈率,在減少轉重癥比例方面顯示出良好趨勢。

連花清瘟既能治感冒、抗流感,又能防治新冠肺炎,有著確切的臨床療效和循證醫學證據,連續9年被北京晚報評為“傢庭常備感冒藥”,是疫情防控常態下常備感冒藥的優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