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上官法智(中國科學院昆明植物研究所)

文章來源於科學大院公眾號(ID:kexuedayuan)

——

到過雲南的朋友,不知是否體驗過一種名叫“草墩屋”的飯店,受彝族文化影響,飯店的地上鋪滿厚厚的松針,踩上去軟綿綿綠油油一片,十分舒服。一群人坐在草墩子上圍著不高的大圓木桌,吃著炸薄荷排骨(皺葉薄荷Mentha crispata)、茼蒿臭豆腐湯、涼拌沙松尖(雲南油杉嫩尖)等菜式,充滿民俗文化和風味特色。

而其中,恐怕還有一道“美味”不得不提及,那就是免費提供的野拔子涼茶,它的味道著實令人印象深刻。初入口時雖覺得頗有幾分怪異,但細品幾口後便很快會喜歡上這種味道,一種復雜的藥香伴有一絲絲略帶清涼的口感,在昆明多幹燥的環境下喝著,特別舒服。

“野拔子”是個啥

在雲南,用來泡茶的野拔子(Elsholtzia rugulosa)又叫野壩子、野巴子、香芝麻蒿、香蘇草、野香蘇、小鐵蘇、野巴篙等。

這野拔子不僅用於泡涼茶,也是雲南一些地區重要的一種彝藥,常用於治療傷風感冒、腹脹腹痛、消化不良、臃腫積滯,外用止血、敷爛瘡等疾病。近些年來,植物化學和藥理學研究也在其身上找到瞭不少具有藥用開發價值的活性成分,可以說,它是具有較大醫療開發價值的植物。

野拔子

不過對我來說,似乎它用於美食烹飪的香草特質更有吸引力,野拔子在這方面最為特別的用法是煮雞,初次聽說這道菜時我也曾納悶過一陣,野拔子這種有時又被人稱作臭香薷、味道略有怪異的植物,它那種濃鬱的藥香味道和雞湯的鮮香融合後是一種什麼感覺呢,實在沒法想象。

但是,在滇中地區代表彝族的文化中,野壩子雞是不折不扣的特色名菜之一,“野壩子雞”在滇中不僅被許多餐館用作店名,更是不少彝族菜餐館的主打菜品。

“野拔子”——烹飪大山的味道

正宗的野壩子雞需要用柴火土鍋烹制,將幹辣椒、火腿、生薑等香料加油煸香後加入切好的土雞塊一起爆炒,至雞肉七八成熟時加水大火煮開,同時將事先準備好的炒制略焦的野拔子加入一同烹煮,雞軟熟就可以起鍋。

不同於大多數地區常見的清燉雞,野壩子雞由於特殊的烹制過程並且又加入野拔子的關系,味道裡似乎充滿瞭野性,從雞肉到湯都十分濃鬱厚重,味道層次復雜而豐富,除瞭是一道十分值得品嘗的美味,或許你還能嘗出那麼一點彝傢的大山情懷。

某種程度上來說,從野拔子茶、野壩子雞,到野拔子的草藥運用,都有強烈的彝族文化色彩在裡面,植物的自然特性與民族民俗文化相互映襯,很有意思。

如果仔細研究,會發現野拔子的生長區域很大程度上是與滇中高原地區(包括四川和貴州境內少部分地區)彝族所生活的區域重疊的,野拔子在滇中地區生長生境多在海拔1700 米 -2400米左右較為幹燥涼爽並且陽光充足的山坡草地,這些區域通常也是許多彝族同胞聚居和放牧的區域。

野拔子群落

這種人與植物生態位的重疊使得人們有著悠久的時間對生長在這裡的植物進行足夠深入的認識,並讓植物逐漸融入自己的民族生活和文化當中,如野拔子等植物在很多時候就成為瞭民族文化展現的極佳載體和代表瞭。

由於工作關系,我長時間行走於田野之間,與野拔子的碰面也越來越多,到後來,每次在山上相遇,我竟有種見到熟悉的“老友”般的感覺。自然,對“老友”不會那麼客氣,走上去摘上幾片葉子,揉搓一下聞聞那熟悉的香味,或者幹脆丟幾片在嘴裡咀嚼一下,那種略苦的辛香味總能夠讓爬山途中感到疲憊的人精神一震。

如果旅途中在山上搭營煮飯,采上一大把野拔子,在飯後為大傢煮上一大鍋極不錯的涼茶,既能消除食物的油膩感,又能清火降燥,藥食兩用,十分快哉。不過我想這種“老友般”的感覺肯定是單方面的,我們喜歡它,它卻未必喜歡我們,隻是拿我們人類這種過於強勢的生物暫時沒辦法罷瞭。

野拔子的“生存戰略”

對於植物的生存來說,不受影響和破壞的不斷生長繁育才是最好的戰略,這是自然界亙古不變的遊戲規則。

野拔子當然有著屬於它的生存戰略,不會隨便讓其它生物揉捏。

走進大山並不是在哪裡都能看到野拔子的,它主要集中分佈於滇中高原的高山草坡上,濕熱的河谷,茂密的林下;極寒的山頂很少有它的蹤跡,反而是那些牛羊喜愛覓食的中高山撂荒草坡臺地最容易找到它,而且常常形成優勢的植物群落,是一類次生性較強的拓荒植物。

當然,能夠被稱為拓荒植物,它必定有兩把刷子。

戰略一:“氣味戰”

除瞭生長迅速、抗寒、抗旱等能力超強之外,野拔子的芳香氣味也是它生存致勝的一大法寶。

唇形科是一個典型的以蟲媒傳粉為主的植物類群,其二唇型的花特征就是一類為適應昆蟲傳粉訪問的花被特征,當然唇形科香薷屬的野拔子也完美繼承瞭這一特征。

為瞭完成自身大量繁殖後代的傢族歷史重任,植物需要通過多種方式來吸引昆蟲為其傳份,其中通過花釋放香味來吸引昆蟲為其傳粉是主要方式之一。

野拔子吸引昆蟲傳粉的花序

當然,香味吸引來的不僅會有充滿愛意的傳粉昆蟲,也可能招引來一些以自己為食的植食性天敵,這時候就是體現野拔子繁殖策略大智慧的時候瞭。

近期,中國科學院昆明植物研究所的專傢就借助野拔子發現瞭植物在氣味運用上的多重戰略技巧,正如朋友來瞭有美酒,敵人來瞭有獵槍,滿滿的個性,就像當年彝族名宿奢香夫人。

研究人員發現野拔子能夠聰明的制定兩套氣味系統,一套吸引朋友,一套趨避敵人。

野拔子植株如果沒有受到天敵的啃食和侵擾,那麼它通過花所釋放的香味則是對有效傳粉者充滿吸引力的香味,傳粉昆蟲來瞭愉悅的吮食花蜜,野拔子開心地送走孕育下一代的花粉。

當造訪的對象為一些天敵,如一些甲蟲類,那麼野拔子則表示不開心瞭,因為花被構造關系,一些昆蟲不僅不會有效的帶走花粉,還會大量啃食花被或者葉片等組織,造成植株的受損或者資源的浪費,這時候,野拔子就會聰明地轉換為另一套氣味系統,釋放出具有對天敵有趨避效果的強烈刺激氣味(香薷酮),讓天敵遠遠離開。

當然,從進化角度來說,對於一種修煉瞭千萬上億年的植物,所具備的繁育生態學戰略遠不止於此。

戰略二:“花季戰”

選擇在秋冬季鬱閉度不高的草坡開花可能也是其謀略之一。

這時候其它開花的植物種類相比春夏季節少很多,如中華蜜蜂等傳粉昆蟲會將更多的關註投向野拔子,讓野拔子獲得更高的傳粉昆蟲造訪率。

正開花的野拔子

另一方面,選擇在開闊度很高的草坡開花,無疑會比在視野不好的林下或者山谷等環境獲得更高的昆蟲可見度。

此外,野拔子常常成居群的聚眾開花,這在傳粉生物學上也被看做是一種提高對傳粉昆蟲吸引力的有效策略,就像一個男人帶著999朵玫瑰花追求姑娘總比一朵玫瑰的效果好一樣。

當然,這一系列的聰明策略,對於一些傳粉昆蟲如中華蜜蜂,還有生活在那裡的人們來說也都是極好的,中華蜜蜂在食物匱乏的季節獲得寶貴的食源,而人們也獲得瞭又一美味的彝族地方特產——野壩子蜜。

春日的午後,與朋友泡兩杯野拔子茶,何樂而不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