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傢表示,今年年底我國70%的人將會接種新冠疫苗,圖片來自新華社/張晨霖攝

READING導讀

自新冠肺炎病毒(SARS-CoV-2)基因組圖譜發佈以來,越來越多的變種毒株信息也被相繼公諸於世。

B.1.1.7變種是最早發現於英格蘭東南部的一株變異毒株,隨著時間的流逝,因該病毒變種患上新冠肺炎的患者越來越多。有研究表明,該變種毒株具有更強的傳播能力,且與之相關的死亡風險概率大大增加。

面對如此強大的病毒變種,我們是否應該擔心接種的疫苗仍然有效?

昨天,中國疾控中心主任高福在2021全國疫苗與健康大會上也談及瞭病毒變異株的疫苗研發和使用策略問題,高福表示,要“考慮解決現有疫苗保護率不高的路徑”,如優化接種程序、不同技術路線等。

撰文 | 驍 銘

責編 | 葉水送

01
新冠病毒變種B.1.1.7來勢洶洶

新冠病毒的遺傳密碼在復制過程中很容易產生錯誤。據統計,其在傳播過程中平均每月累積1-2個核苷酸突變,並由此產生一個新的突變體[1]。雖然大多數突變我們不用擔憂,但在病毒大流行的過程中,也許會出現一些足以引起公共衛生關註的突變毒株。

英國出現的新冠肺炎病毒變種B.1.1.7正在世界范圍內肆意傳播,圖源:NIH

2020年9月,新冠病毒變種VOC 202012/01(譜系B.1.1.7)病毒在英國被首次發現。自該變種病毒發現不到三個月的時間,2020年11月此病毒造成的新冠肺炎病例在倫敦和英格蘭東南部占據主導地位,並在世界范圍內迅速傳播。

B.1.1.7突變體與初代新冠病毒相比,基因組上產生瞭17個位點的變異。這17個突變位點中,包括8個在編碼棘突蛋白(spike protein)序列上發生的變化,其中對致病性產生較大影響的突變位點除瞭N501Y之外(棘突蛋白501位的氨基酸由天冬酰胺變為酪氨酸,該突變會使病毒更容易與人體細胞的ACE-2受體結合),還包括第69位和第70位氨基酸的缺失,這些突變增加瞭病毒感染能力[2]。

此外,由於核酸檢測主要針對的是新冠病毒的“S基因”(編碼棘突蛋白的基因),因此,在對該突變體感染的患者進行常規核酸檢測時,有可能會得到錯誤的結果(現在已有專門針對該病毒變體檢測的手段)。

圖A,B.1.1.7突變體基因組中產生的突變信息;圖B-C,截止2021年1月,B.1.1.7突變體已在包括英國在內的49個國傢/地區被檢測到。圖片來自參考資料3

最近,臨床研究結果顯示,B.1.1.7突變體不僅比之前報道的新冠病毒突變體更易傳播(比已有突變體的傳播率高出43%~90%),而且還可能導致更高的死亡率(對於55~69歲的男性來說,感染B.1.1.7毒株導致死亡的風險率為0.9%,而感染新冠病毒原始毒株的死亡率為0.6%)[4-5]。

同期《英國醫學雜志》上的另一項研究也表明,B.1.1.7突變體與早期變種相比,造成的死亡率高出64%[6]。這些研究的結果不謀而合。

當然,處於疫情重災區的美國,B.1.1.7突變體也沒有缺席,它在很短的時間內席卷瞭美國的50個州。截止2021年4月6日,B.1.1.7突變體已在美國造成16275例感染病例,這一數字與來自南非的B.1.351變種(造成386例感染病例)與來自巴西的P.1變種(造成356例感染病例)造成的感染病例數目相比處於“遙遙領先”的位置[7],也從側面反映瞭B.1.1.7突變體極強的傳染性。

B.1.1.7突變體造成的感染在極短的時間內便在所有的突變毒株中占據優勢地位(美國),數據來源:CDC

02
新冠病毒突變瞭,現有疫苗是否仍有效?

自2020年1月新冠病毒序列首次公佈以來,在不到一年半的時間裡,全世界已經報道瞭許多新冠病毒突變體。在所有的突變病毒中,已有超過10種突變體再次拉響瞭世界公共衛生的警報。不得不說,新冠病毒的每一次突變,就有可能使其變得更加危險,也讓人們多一分憂慮。

而一株超級突變病毒的誕生,就又有可能讓全世界的醫藥公司與科研單位重新投入新一輪的戰鬥中。站在世界公共衛生安全的角度考慮,這是不是有些聳人聽聞?

新冠病毒突變的速度如此之快,其中又不乏有一些極其危險的突變體,那我們現在接種的疫苗會不會在病毒突變體到來之日就失去效用?

最近,也有不少新聞借著諸如“病毒迅速突變,現在的疫苗恐無效!”等類似的標題,引起部分公眾的恐慌,那這些新聞是不是謠言?我們該不該因為病毒突變體的到來而對疫苗的效價產生質疑?接下來我們用一些具體的數據來對該問題做一個簡單的闡釋。

2021年3月11日,美國輝瑞公司、BioNTech公司與以色列衛生部共同發佈瞭一則報告,該報告收集瞭自2021年1月17日至2021年3月6日以色列衛生部的監測數據,以探明該疫苗的有效性。這裡做一個說明,輝瑞-BioNTech共同開發的BNT162b2疫苗是以色列唯一可用的新冠肺炎病毒疫苗,傳播性與致死性更強的B.1.1.7 新冠病毒變種是導致以色列疫情最主要的病毒之一(80%以上);本次接種人群主要為16周歲以上的人群,覆蓋人口超過百萬;數據分析期開始於接種第二針疫苗後的7天[8]。

為探究疫苗的有效性與安全性,輝瑞與BioNTech可謂是下足瞭功夫,那麼結果究竟如何呢?

調查結果顯示,對於有癥狀的病例,在第二針疫苗接種兩周後,與對照組相比,新冠肺炎的發病人數、重癥人數和死亡人數至少下降瞭97%。此外,分析發現,疫苗對無癥狀感染者的有效性同樣達到94%(未進行定期核酸檢測,隻進行瞭發病率統計)。

報告中也表示,在數據分析時,由於B.1.351病毒變種引起的感染數量有限,因此尚無法評估疫苗對該種病毒變種的有效性。

由於免疫系統會產生針對新冠病毒棘突蛋白多個部分的抗體,因此疫苗對這種病毒變體保持效力的可能性依然很大,上述的統計分析也足以證明這一點。

但醫學工作者表示,隨著時間的流逝,可能會出現免疫逃逸變體,尤其是在一些必要的公共衛生措施未得到實施的情況下,這種進度可能會加快。

這也再次向我們提示,即便中國的疫情防控工作已經做的很到位,但公共場合的消毒以及口罩佩戴工作依舊不能松懈。

中國現有的五種新冠疫苗在面對這些病毒突變體時,是否還能保持很好的效果?

從目前已有的數據中我們暫且找不出答案。截至目前,雖然中國接種的新冠疫苗已超1億劑次,但由於國內的疫情基本結束,接種疫苗的人群大部分是並未攜帶新冠病毒的健康者(截至目前國內累計確診人數10萬,治愈9萬餘),再加上國內對疫情的防控工作之嚴格,可用於對比的患例實在是太少瞭。

不過雖然國內並不能進行類似的統計工作,但國產疫苗已經在其他幾個國傢得到廣泛應用,我們同樣可以參照輝瑞與BioNTech的思路,在這些國傢進行數據調研,來明確我們的國產疫苗真實的表現究竟如何。

國內5種獲批上市的新冠疫苗。圖源:北京日報客戶端

雖然新冠病毒突變速度如此之快,但就已有的數據與國內安全的公共衛生大環境來看,我們不必過於擔心。與此同時,疫苗接種與後續的研發工作依舊不能松懈,依然需要繼續推進。

除瞭要積極接種疫苗外,我們還要繼續保持對疫情的警惕,不能有絲毫松懈。在國傢與全民的共同努力下,我們可以早日建立“全民免疫”,戰勝疫情。

近日,有疫苗專傢表示,今年年底我國70%的人有望接種新冠疫苗,即使疫情出現反彈,屆時也可以建立起比較好的免疫屏障。

參考文獻

[1]https://nextstrain.org/ncov/global?l%20=%20clock

[2]Kemp SA, et al. SARS-CoV-2 evolution during treatment of chronic infection. Nature. 2021 Feb 5.

[3]Grubaugh ND, et al. Public health actions to control new SARS-CoV-2 variants. Cell. 2021 Mar 4;184(5):1127-1132.

[4]Davies NG, et al. Increased mortality in community-tested cases of SARS-CoV-2 lineage B.1.1.7. Nature. 2021 Mar 15.

[5]Davies NG, et al. Estimated transmissibility and impact of SARS-CoV-2 lineage B.1.1.7 in England. Science. 2021 Mar 3:eabg3055.

[6]Challen R, et al. Risk of mortality in patients infected with SARS-CoV-2 variant of concern 202012/1: matched cohort study. BMJ. 2021 Mar 9;372:n579.

[7]https://www.cdc.gov/coronavirus/2019-ncov/transmission/variant-cases.html

[8]https://www.businesswire.com/news/home/20210311005482/en/

制版編輯 | Morgan賽先生

啟蒙·探索·創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