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老有人問:註射一針癌癥疫苗,就能殺死人身上所有癌細胞,這種理想離實現還有多遠?

有一句話叫“理想很豐富,現實很骨感”,這個問題也可以這樣回答。打一針疫苗就能殺死身上所有的癌細胞這個想法還隻是個夢幻,而且未來也不可能實現。要知道為什麼,就耐著性子看完下面的答案,時空通訊將為您抽絲剝繭理清頭緒。

首先要瞭解一下什麼是癌細胞。

人體由大量的體細胞組成,一個人體有40~60萬億個細胞。這些細胞正常的新陳代謝,維持著人體的健康存續。在人的遺傳基因中,存在著原癌基因和抑癌基因,這兩種基因主導著人體細胞正常新陳代謝。原癌基因主管著細胞分裂和增值周期,人的生長不可缺少;抑癌基因則能防止和抑制細胞的不正常增殖,保障機體正常生長。

人一生每個細胞分裂次數在50~60次,全身細胞分裂總次數就有10^16次之多。在這些分裂中,也有的細胞會發生變異,每個細胞變異概率為10^-6次,這樣,人一生整體細胞變異的概率就有10^10次,也就是10億次之多。

癌細胞就是發生變異的細胞,這種細胞分裂迅速,且理論上有無限增殖能力。這樣說來還得瞭,人一生細胞變異有10億次之多,那不就有10億次患癌癥的概率?其實不然,人體細胞正常分裂過程,雖然也會有不少變異細胞,但要轉化為癌細胞卻很難。

因為癌細胞並非一次細胞變異就形成的,研究表明這種隨機突變至少需要3~7次,才會轉化為癌細胞,絕大多數細胞變異並沒有持續到癌細胞早就一命嗚呼瞭。即便有個別形成的癌細胞,在進入血液後,也會受到大量白血球的攻擊,隻有成功逃脫的癌細胞才有機會壯大發展自己。而癌細胞要形成致病因子,必須發展到10億個以上,才能夠被人體感覺。

癌細胞增值速度是正常細胞的幾十倍。人體細胞分裂周期平均約2.5年,而癌細胞分裂周期為30~40天。正常細胞人的一生隻能分裂50~60次,癌細胞則無限增殖,號稱永遠不死的永生細胞。這種細胞在人體各種器官大量增殖,擠占正常細胞的地盤,導致正常細胞死亡,組織受到破壞,並通過血管等途徑,轉移到全身。當癌癥患者機體組織大面積壞死、出血,失去正常功能,感染並發癥,最終的命運就隻有器官衰竭而亡。

一個人如果帶有遺傳基因缺陷,原癌基因變異或抑癌基因受損等;或受到各種物理、化學、生物病毒對人體的侵害,如各種污染,輻射、病毒,常吃一些致癌食品等,導致細胞變異失控,罹患癌癥的風險就會大大提高。

老年人由於機體抵抗力下降,正常細胞代謝活動會發生紊亂,罹患癌癥的風險也就會加大。對於癌癥的治療發現越早越好,因為癌細胞是以倍數遞增的,1個變2個,2個變4個,早期發現,癌細胞少,增殖也較慢,就好治療一些,後期癌細胞多瞭,增值速度就會越來越快,就越難治療。

簡單計算一下就知道,當人體達到10億個細胞才難覺察時,過30~40天就會翻一番,1年就翻瞭10番,癌細胞達到1萬億個,癌細胞已經是健康細胞的1/40~60瞭,原發器官還有正常細胞生存之地?還有命活?由此可見,一般檢查到癌癥的患者,不治療的情況下,生存期大多數不會超過1年。

癌癥疫苗都有哪些種類?

癌癥疫苗有多種類型,主要有針對導致癌癥病毒的疫苗和利用腫瘤細胞抗原的疫苗。

現在比較成功的是針對引起癌癥病毒的疫苗,即HPV疫苗,這是迄今被FDA(美國食品藥品監督局)批準上市的唯一抗癌疫苗。這種疫苗主要起到預防宮頸癌的作用,現在已經在100多個國傢使用,大大降低瞭婦女罹患宮頸癌的風險。

HPV病毒中文名為人乳頭瘤病毒,是乳頭瘤病毒大傢族中的一種。研究發現,有99.7%的宮頸癌是由感染HPV病毒引起,由此預防瞭HPV病毒的感染,就大大降低瞭宮頸癌發病風險。

但這種疫苗也不是100%的能夠預防宮頸癌發生,因為HPV有100多種類型,高風險的有14種,幾乎可以導致所有的宮頸癌;最高風險的有兩種,即HPV-16型和HPV-18型,可導致約70%的宮頸癌病例。

現在上市的疫苗有2價苗、4價苗、9價苗等,所謂“幾價”就是預防幾種類型HPV,2價苗就是預防HPV-16型和HPV-18型病毒的。因此這些疫苗的預防效果是不一樣的,中國2020年已經批準瞭自己研發的2價苗上市,2016年批準瞭葛蘭素史克2價苗上市,對於美國4價苗還在三期臨床試驗中,大概還要2~3年後才能上市。

而起到治療癌癥作用的疫苗方案,最主要的就是發現和確認腫瘤細胞的相關抗原,通過提取這些抗原,植入人體激發內部免疫系統釋放T細胞等抗體,從而達到通過自身免疫系統來消滅癌細胞的目的。但迄今為止,這類疫苗的研究雖有進展,但隻有為數極少的疫苗上市,效果並不明顯。

這是因為人類癌癥在種類很多,各種抗原就有數百種之多,在臨床的實驗中,有相當多的癌癥病患需要涉及多種抗原,這些抗原隻能夠激發起微弱的免疫系統反應。而且許多抗原既能夠在腫瘤組織上強烈表達,也會在正常細胞上表達,這樣免疫系統就會誤認這是正常現象,很難激起反應。

為瞭激發更多免疫系統反應,就不僅需要合適的抗原,還需要多種刺激信號的配合,這樣就大大增加瞭研發難度。理論上所有的癌癥都可以通過這種方法得到有效治療,但要在數百種抗原中篩選出有針對性的新抗原,還要通過其他刺激方法最大限度調動機體免疫系統,談何容易。長期實踐證明,運氣好的,才能夠找到一兩個突變腫瘤特異性抗原,但這些抗原通常隻對小於5%的某類腫瘤有效,且效果很難確定。

這或許是FDA很難批準此類藥物上市的原因吧。一直以來,FDA被認為是世界上最嚴苛的藥品審查機構,迄今除瞭HPV疫苗,FDA還沒有批準一個其他的抗癌疫苗上市,隻有5個疫苗得到俄羅斯、加拿大、歐洲、韓國、巴西的批準。

比如美國創業企業Antigenics開發的Oncophage疫苗,在俄羅斯批準上市,臨床試驗證明反之癌癥復發的時間可達2年,但這些數據並沒有令FDA信服,要求Antigenics公司進行另外一項臨床試驗,而要做完這個實驗需要8~10年的時間,投入還需要至少5億美元。

有數百個抗癌疫苗或新藥都面臨Antigenics一樣的窘境,由於無力承擔這樣的代價而處於停頓狀態。現在FDA批準上市的抗癌新藥有18個,據稱隻占研制中新藥的8%,而其他92%的數百種新藥未來進入市場的可能性極小。盡管FDA的管理體制可以最大限度保障藥品的安全性,但一些過於保守做法還是受到行業一些行業專傢質疑,要求其改革的呼聲也不斷。

總之依靠疫苗來防治日益多發的癌癥還任重道遠。

但不可否認近年來抗癌新藥和新方法已經取得喜人進展。

疫苗當然是未來抗癌的一個發展方向,但除此之外,近年來一些抗癌新藥和新的醫療方法也在不斷地湧現,由此給予瞭癌癥病人更多的希望,有效地提升瞭他們的生存時間和生活質量,有一部分過去必死無疑的癌癥,出現瞭向慢性病轉化的趨勢。

靶向藥就是近年來最重要的癌癥治療藥品。其實癌細胞並不難殺死,問題是在殺滅癌細胞的同時,會損傷健康細胞,這些癌細胞正是以健康細胞為擋箭牌,讓藥物或者治療手段很難奏效。傳統的放療和化療就是由於這個問題讓治療效果大打折扣。

靶向藥就是在細胞分子水平上,針對已經明確的致癌位點設計的治療藥物。這個位點可以精確到腫瘤細胞內部一個特殊的蛋白分子,也可以是一個基因片段。根據這種位點,藥物進入人體後就能與特異的致癌位點結合發生作用,從而讓腫瘤細胞特異性死亡,而不會波及到腫瘤周圍的正常組織細胞,這種分子靶向治療藥物又被稱為“生物導彈”。

這種治療方法解決瞭過去一般放療、化療“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後果,還解決瞭傳統方法對廣泛轉移的晚期癌癥患者,束手無策,毫無辦法的窘境。

我有一位親戚,突然發現罹患肺癌,而且是晚期廣泛轉移,無法手術,醫生判定最多隻有三個月,要傢屬放棄治療,能吃吃能玩玩度過最後時光。後來轉機來瞭,經基因檢測,發現有靶向位點,於是采用靶向藥物治療。現在3年過去瞭,除瞭按時服藥定期檢查,基本與正常人無異,各項指標都回歸到正常值以內,生活質量絲毫沒受到影響。

當然靶向藥並不是所有癌癥都有效,一定要有位點。同時癌細胞是很狡猾的,為瞭應對藥物作用,就會不斷變異,由此靶向藥就會產生耐藥性,因此每過一兩年,就需要換新藥。靶向藥也有副作用,如有的會導致轉氨酶升高等。但這已經比過去常規手術、放化療強瞭不知多少倍。

現在世界領先的無創立體定向放射技術,也比過去常規手術、放療強瞭很多。這種方法能夠非常精確將放射線集中到癌變病灶,隻殺滅癌細胞而不傷害正常組織細胞,比人工手術輕微抖動導致周邊組織損害減少瞭10倍以上,避免瞭普通放療對周邊組織的損害,還能夠防止手術過程腫瘤組織細微脫落導致的種植性轉移和血液轉移,減少手術並發癥風險等。

除此之外,還有基因療法、饑餓療法、免疫療法、癌細胞自殺等療法,這些研究都不斷有新的進展,因此可以預見,人類最終必將克服癌癥的威脅,把它從不治之癥中剔除。

當然,對於防治癌癥一定要遵從科學的方法,到正規醫院聽取醫生的建議,不要隨意相信一些江湖郎中,社會和網絡流傳的謠言,亂用一些未經科學實驗和管理部門批準的藥物和方法,否則會導致嚴重後果。比如有些人聽說饑餓療法,就認為隻要少吃東西和營養,就會餓死癌細胞。其實這樣癌細胞會更加瘋狂地發展,搶走瞭健康細胞的營養,最終癌細胞活得好好的,餓死的是自己。

而真正的饑餓療法是通過醫療手段和藥物,截斷癌細胞的血液供應,使癌細胞死亡,病灶消除。

就說到這,如喜歡我的文章,請點贊關註。感謝閱讀,歡迎討論。

時空通訊原創版權,侵權抄襲是不道德的行為,敬請理解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