值夜班這天,為瞭養精蓄銳、以應對夜間隨時可能出現的急診手術,同事小李吃過飯就打算去值班室躺著瞭?

然而,當她打開值班室的時候,一個小孩正趴在桌子上寫作業。

看她進來,小女孩似乎被嚇瞭一跳,但隨即張口打招呼道:阿姨好。

一時間,小李也搞不清是誰傢孩子,隻能微笑打招呼回應。與此同時,一邊看孩子寫的是什麼、一邊迅速回憶:這是誰傢的孩子呢?

思考瞭半天,也沒有準確答案。平時,大傢都像機器人一樣忙手術。下班後,都趕緊回去忙各自的小傢,因此互相之間不太瞭解傢裡的情況。根據小孩的年齡,隻能大概鎖定科裡的幾個人。

由於值班室已不適合休息,小李打算到術間再轉一圈,順便問問是誰傢的孩子。

此時,還有幾個手術間的手術正在繼續。因此,她挨個術間走瞭走。

然而,一圈下來,竟然“無人認領”:大傢都在忙著配合手術,沒有人提起這個孩子,也沒有誰要求同事照看這個孩子。

悻悻而歸的小李,再次回到值班室。

再次進來,小李看到孩子正在收拾作業本。一問才知,孩子以為她要休息,因此打算到走廊寫作業。

這種情況,她怎麼可能讓孩子出去寫。忙說:沒關系的,你在這裡寫吧,我進來是拿杯子的。

信以為真的孩子,重新打開書包、繼續寫瞭。而小李,則假裝拿瞭一個杯子、到辦公室坐著閉目養神瞭。

然而,她怎麼也睡不著。她在想:自己的孩子以後怎麼辦?是不是也是這樣沒有人管呀?

想罷,她安慰自己道:還有老公呢。

但是她不知道的是,這個孩子正是和她一個科室、一個工作性質的同事——小張傢的孩子。

更加雪上加霜的是,此時此刻,她的老公正在手術臺上給病人手術。

由於兩個人都沒辦法回傢,孩子隻能來醫院等他們下班。

想到這裡,小李拿手機唰唰唰點瞭一份外賣。她猜想,這個孩子一定還沒有吃飯。

不一會,外賣就到瞭。拿著熱乎乎的餃子,她再次來到值班室。

一開始,孩子堅決不要。後來,小李謊稱是媽媽給她定的餃子,孩子才狼吞虎咽地吃起來。

看到孩子在吃飯,小李饒有興致地看起瞭她的作業。

一手漂亮的字,幹凈的本子,隻是幾乎看不懂上面的題。小李在想,現在的題都這麼難瞭嗎?

很快,孩子就吃完瞭。怕孩子渴,小李給她接瞭一杯水。

吃完之後,小李讓她先休息一會在寫。她連連說:明天要領讀,得多練習幾遍才行。

看到孩子這麼努力,小李陷入沉思:這個孩子這麼努力,一定會很優秀。她親眼看到瞭父母的辛苦,將來一定不會選擇學醫吧?

又過瞭一個小時左右,小張匆匆忙忙跑瞭進來。一看到孩子還在寫作業,忙說:寶貝,對不起!一定餓壞瞭吧,咱們趕快回傢吧。

孩子說道:媽媽,不是你讓人給我定的餃子嗎?

聽到這話,小張一下就明白怎會回事瞭。轉頭對小李說:謝謝啊,回頭轉給你。

接著,她們匆忙收拾作業本回傢瞭。臨走,小張也未來得及整理一下剛剛摘下帽子而凌亂的頭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