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牛:快過年啦,我媽又在準備煙熏臘肉瞭。但我聽到一種說法,說是“1 塊煙熏臘肉=抽 290 根香煙”,這過年的還怎麼吃呢?

冰海:你不能聽風就是雨,那種說法隻是個比方。不是說吃一塊熏肉的危害就真等於抽 290 根煙。而且煙的有害成分也很多,主要是煙焦油。你如果一天吃瞭一整塊熏肉也未必會怎麼樣,但如果一天抽290根香煙,那我覺得你多半得送醫院。

牛牛:但是,加工肉類是一類致癌物,這是世衛組織明確公佈的啊。即便毒性不如香煙,也足夠毒瞭吧?

冰海:你可能有一個誤解,覺得致癌物是以毒性來分類的。其實一類致癌物意味著,有明確的致癌風險。比如煙草、檳榔、砒霜等。2A 類是指,針對動物的實驗中有明確的致癌風險,對人體理論上可能致癌,但目前實驗證據還不夠充分,比如燒的柴、高溫的油炸食品、超過 65 攝氏度的飲料等。2B 類是說,在動物和人體上都隻有一些並不充分的證據,比如泡菜、咖啡、敵敵畏等。三類四類,那麼證據就更小瞭。說回加工肉制品,先給個定義:加工肉制品指經過鹽漬、風幹、發酵、熏制或其他為增加口味或改善保存而處理過的肉類。 國際癌癥研究機構工作組得出的結論是食用加工肉制品引發結腸直腸癌的流行病學研究已有“足夠證據”,也就是說——食用加工肉制品會引起結腸直腸癌。另外,食用加工肉制品也顯示與胃癌存在相關性,但證據還不確鑿。

牛牛:哦,我明白瞭,各類致癌物說的是“證據充分”,而不是危害性。

冰海:對,而且以上說的隻是“致癌風險”的維度,也沒有說其他方面的毒性。比如檳榔雖然是一類致癌物,但顯然你一天嚼個一袋都未必有事兒,而敵敵畏雖然是 2B 類,但如果真猛喝一瓶,會不會得癌癥我不知道,但不見醫生就得見死神。當然我隻是打個比方,你可別試啊,那可就真成 2B 瞭。

牛牛:切……那我們應該如何看待這些致癌物呢?比如過年瞭我們真的要不吃煙熏臘肉麼?畢竟它的風險已經非常明確瞭。

冰海:不敢說“應該”如何。我隻能說我們倡導,這些致癌物能不碰就不碰。

牛牛:但是很多人做不到啊,倡導過年不吃臘肉,部分民族的人不吃泡菜,倡導爺爺們不喝燙茶,幾乎是不可能的。

冰海:我理解,每個人的三觀都不同,人傢就好這口願意忽略風險,你管得著麼?如果非要給他們灌輸“你應該”那隻會引起反感,人傢也聽不進去,那就失去瞭科普的意義。

牛牛:但我覺得奇怪,現在這個也致癌,那個也致癌,為什麼以前很少聽說身邊有人得癌癥,現在的癌癥是越來越多瞭嗎?

冰海:嗯,世衛組織國際癌癥研究機構 2018 年 9 月曾發佈最新報告稱,他們估計,全世界罹患癌癥的人數在“迅速增長”,僅 2018 年一年就新增 1810 萬病例,死亡人數高達 960 萬。到 21 世紀末,癌癥將成為全球頭號“殺手”,也是阻礙人類預期壽命延長的最大“攔路虎”。但你可能想不到的是:在經濟較為發達的歐洲,癌癥病例和癌癥死亡病例分別占全球總數的 23.4% 和 20.3%,但其人口僅為世界總人口的 9%。

牛牛:那是不是因為歐洲的工業污染嚴重,或者生活習慣不好?

冰海:我給你一組數據。1820 年,西歐平均壽命是 36 歲,1950 年時達到 65 歲,現在這個數字是 77.5 歲。咱們中國 1949 年人均預期壽命不足 35 歲,2018 年,這個數字是 77 歲。硬核的數據還有一個:癌癥發病高峰年齡多為 70~75 歲。

牛牛:原來以前患癌癥的人少是因為大傢普遍活不到癌癥高發的年紀。

冰海:還有一個原因,信息技術的提高使得各地癌癥發病人數得以全面準確地統計,生活水平的提高和醫保的廣覆蓋,也使得就醫的患者增加,確診人數也隨之增加,這些都造成瞭癌癥患者統計數據的明顯增加。不過現在即便是癌癥,也有越來越多的人通過先進的治療手段活出不短的壽命和還不錯的生活質量。以近一二十年現代醫學的發展速度,已經不能再拿以前的印象來看待癌癥瞭。

牛牛:這麼說攻克癌癥指日可待瞭嗎?

冰海:還是需要些日子的。其實世衛組織的報告中也說瞭:有一些癌癥可以預防,預防工作主要集中在我們耳熟能詳的那些風險因素:酗酒、抽煙、缺乏體育鍛煉以及不健康的飲食習慣等。比如少吃煙熏臘肉,就能降低腸癌的發病概率。

牛牛:你說即便有一天我們真的攻克瞭癌癥,很可能也有別的疾病讓我們沒法活得太久吧。是有什麼力量不讓人活太久所以造出瞭一個又一個疾病嗎?我們不斷地攻克疾病,是不是會觸犯到什麼?

冰海:別瞎想。所謂的疾病,或者說健康問題,就是我們自己定義出來的。真要按自然的意願,可能我們生完娃,把娃帶大讓他能獨立生活後,我們就沒有價值瞭,40 歲都不應該活到。所以“God is in his heaven,all right with the world.”攻克疾病,是科學傢和醫生們偉大的職責。隨著壽命的延長,不管將來人類作為生物的本質發生瞭任何巨大的變化,那都意味著後浪的前進,我們這些隻能活 80 多歲的老古董就不應該拿自己的三觀去套將來的人類。

牛牛:額,我們是不是扯遠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