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先生是最早符合二孩政策的“雙獨傢庭”,卻一直在要與不要、工作與生活之間猶豫拖拉,直到我36歲那年,才終於上車。

作為駕輕就熟的過來人,懷老二確實心大瞭很多,我是該吃吃該喝喝,心態特別好,滿以為一路平穩——當然,很快就被打臉瞭。

突如其來的壞消息

這次懷孕,我日常孕檢的醫生還是為老大接生的教授,一切安排都讓人安心。整個孕前、中期相當平順,NT檢查、無創DNA檢查、大排畸全部一次性通過。就這樣晃悠到瞭23周,又是一次常規B超。

檢查完後,B超醫生沒有任何特別提示,我看瞭看單子,其中有一項顯示“腸管回聲增強”,但結論裡沒有提到,隻是和以往一樣,要求定期復查。

我沒太在意,時間已近中午,孕檢的教授已經下班瞭,我想等下次檢查再給她看。事實證明,我確實心很大。

7月的武漢像一座火爐,我這一身兩命都是空調給的。也許是溫度設置太低,我在吹瞭一夜空調後開始咽痛、咳嗽,兩天的功夫就咳到難以入睡。到三甲醫院看過內科,想著既然來瞭趟醫院就順便聽聽胎心吧,於是,我又掛瞭個產科。

我將上次的B超結果拿瞭出來,沒想到,這裡的醫生看後馬上向我確認年齡,得知我36瞭,她直接告訴我:35歲以上高齡產婦合並腸管回聲增強,建議羊水穿刺。

我當場懵瞭,來看個咳嗽順便聽聽胎心,怎麼突然就要做羊水穿刺呢?如果真有這麼嚴重,為什麼B超醫生當初沒有提示呢?

半信半疑地出瞭醫院,我開始瘋狂上網搜,得到的答案是:“腸管回聲增強作為一種聲像圖表現,可能是由胎糞引起,多數胎兒最終正常,但也有一部分胎兒被證實合並染色體異常、宮內感染、腸梗阻等情況”。

晴天霹靂!我忍著眼淚將B超單發給瞭我的孕檢教授,作為有名的“一把刀”,她性格一向豪爽利落,這次也是簡短明瞭地回復我兩個字:“沒事”。懸著的心暫時放下瞭,等下次孕檢再當面咨詢醫生吧。

算不清的概率題

終於到瞭預約好的孕檢時間,教授給出的建議仍是不必做羊穿,因為我的NT、無創全部通過,傢族史和既往妊娠史也都正常,胎兒出現染色體異常的可能性非常小;而羊水穿刺本身是一項有創性檢查,可能有1%的流產率,如果真的出什麼意外就得不償失瞭。

我依然糾結,教授建議我,要不去看看優生學科?

優生學科給出的建議也差不多。醫生告訴我,腸管回聲增強的檢出比例其實比較高的(我在網上查的大概是6%),但從終訪結果看基本上都是胎糞等原因。他也覺得按我的情況分析,羊穿後的結果應該是正常的,所以沒必要做。

“隻要染色體正常,腸道畸形那些都是可以修正的小問題”。

……醫生的尺度為什麼這麼大,是我沒見過世面嗎?腸道畸形我也不能接受啊。

懷著並未解惑的心情,我回傢又開始瞭新一輪的瘋狂查找。各種網站論壇、各類懷孕APP,我不放過任何一個跟腸管回聲增強有關的話題,計算各種概率,追問有過類似經歷的寶媽最後結果……

看我瘋魔一般,先生倒是很淡定,堅定地認為寶寶肯定是正常的。他的邏輯非常粗暴:你雖然36瞭,但一向身體心理發育都比較晚(是的,我就是那個進大學後還蹭蹭長瞭5公分的奇女子),所以不能算高齡產婦,腸管回聲增強就隻是個小bug瞭…….

這種另辟蹊徑的解釋讓我啼笑皆非,然而於安慰還是徒勞。最後,我們商量一致,斥巨資(300元掛號費)再去咨詢一位婦產科大牛教授,以他的意見一錘定音。

“一尺長”的銀針插進瞭我的肚皮

看診當天我一個人去瞭醫院,大牛非常和藹耐心,詳細看完所有檢查資料後,最終給出瞭做羊水穿刺的建議。他說得很中肯:

“NT、無創都隻是概率篩查的手段,隻有羊水穿刺才能確診。在高齡妊娠合並腸管回聲增強的情況下,染色體異常的概率成倍增長,哪怕隻有百分之一的可能我們也要百分之百的排除,這才是優生的目的。”

他安慰我,這裡每年同類手術都有幾千例以上,意外發生率不足千分之一。

聽瞭大牛的話,我不再顧慮,當天下午便住進瞭醫院。羊水穿刺最佳時間是孕16-22周,這期間羊水較多,胎兒體形合適,活動空間較大,一般在門診手術就可以。考慮到我當時已經孕24周,胎兒體形較大,安全起見還是住院手術。

住院當天,我抽瞭16管血。抽完後,我明顯感覺頭暈,護士小姐姐柔聲安慰我,才不到50毫升而已,我聽瞭之後更暈瞭……總之,近期查過的、沒查過的各項檢查全都查完一遍,已經是傍晚瞭。我又手欠查瞭一些關於羊水穿刺的案例,什麼紮到寶寶啊,術後感染啊,最誇張的一個例子說,抽羊水的針被胎兒一把攥住,我滴個神哪,一晚緊張無眠。

第二天午飯後,護士小姐姐給我打上瞭硫酸鎂,用來抑制宮縮,隻有一袋藥,但滴得非常緩慢,據說要24小時才會滴完。3點鐘,突然通知要去手術瞭,那一刻,我的心情反而平靜瞭下來,有種聽天由命的鎮定。

沒有病床,沒有輪椅,我自己推著輸液架,跟著護士小姐姐出門,進電梯,下電梯,拐彎、再拐彎,來到瞭手術室,哦不,其實就是做B超的地方。

這也太簡陋瞭吧,不過我自我安慰著,這不更說明隻是個小case,一定會沒事的。

房間裡一共兩位醫生,一位做B超,一位做手術。我躺在檢查床上,露出全部腹部,全面消毒後,B超醫生用探頭在上面來回摩挲,尋找下針的縫隙。過瞭十幾秒,她按壓著上腹部的一個點位說,就這裡吧,胎兒現在背朝外,操作空間不大,這裡有個縫隙。

就這樣決定瞭?我忍不住輕聲詢問,心中充滿驚恐,不用一直在探頭的指引下下針嗎,這會兒萬一寶寶動瞭怎麼辦……沒人理睬弱小無助的我,手術醫生一句別動瞭,我趕緊全力控制住身體,閉上瞭嘴巴。

我眼睜睜看著醫生拿出瞭足有一尺長的銀針,快準狠地插進瞭我的肚皮。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肚皮的神經比較大條,感覺上還沒有打屁股針疼,但已經足夠嚇人。我一動不敢動,直到醫生抽出針管,看到那瓶淡黃色的羊水。

之後,就是消毒、包紮,我又推著輸液架回到瞭病房。第二天,硫酸鎂滴完,我就出院瞭。

那最後的結果呢?正如醫生預測的“大概率”,檢查結果一切正常。秋天,寶寶順利出生,Apgar評分10分。

當天,寶寶就排瞭許多綠色的胎便,腸道問題全面排除。看來,當初的“腸道回聲增強”大概就是他羊水喝多瞭導致的胎糞累積——就是這枚吃貨,讓我挨瞭一針。

醫生點評

張璐 | 復旦大學附屬婦產科醫院婦產科主治醫師

羊水穿刺,醫學上全名是羊膜腔穿刺。通俗點說,羊水穿刺的操作過程其實和靜脈抽血差不多:先在皮膚上消毒,然後在B超幫助下找到穿刺點,紮針進去,抽些羊水出來,再把針拔出來。由於羊水外面的子宮肌層比較厚,穿刺後也不用擔心羊水會從“針孔”溢出來。這樣一想,羊水穿刺似乎也就沒那麼可怕瞭。

作為一種產前診斷手段,羊水穿刺的優點顯而易見:從羊水中的胎兒細胞內,可以直接提取到胎兒的染色體,因此,這種方法是確診胎兒染色體疾病的“金標準”。而缺點就是,穿刺可能會帶來宮內感染、流產等風險。

不過,在現今的技術條件下,羊水穿刺的安全性通常很高。在一些醫院中,因穿刺導致的流產及感染風險已經小於0.1%,屬於“小概率事件”。所以,在適當的情況下,羊水穿刺帶來的獲益可能遠遠大於它的風險。

雖然羊水穿刺安全系數很高,但這並不是說,每個人都應該去做羊水穿刺。結合既往資料,隻有當評估胎兒有染色體異常高風險的時候,醫生才建議行羊水穿刺。這些情況包括:

高齡產婦(35歲以上);

夫妻雙方有遺傳性疾病傢族史;

不良孕產史(既往有畸形胎兒或染色體異常胎兒生育史);

血清學篩查提示18三體或21三體高風險;

無創DNA檢查提示胎兒染色體異常;

超聲發現胎兒畸形或NT、NF增厚;

通過三代試管嬰兒技術受孕的孕婦。

這些情況中,有些是高高危因素,有些是高危因素,有些是中危因素。對於我們的作者而言,孕婦年齡36歲,B超提示腸管強回聲,無創DNA提示低風險,應該說,出生之後胎兒染色體異常的風險是輕度增加的,但並不是很高。不過,與之相比,羊水穿刺的風險可能更低。在這種情況下,還是建議進行羊水穿刺。

當然,由於作者經歷瞭一段時間的糾結,的確可能會錯過羊水穿刺的最佳時間。通常,羊水穿刺檢查更適合孕中期進行,也建議孕婦朋友們遵從醫生建議,做好必要的每一次孕檢。

個人經歷分享不構成診療建議,不能取代醫生對特定患者的個體化判斷,如有就診需要請前往正規醫院。

作者:斐

編輯:十足目透明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