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紹軍

南陽市方城縣博望鎮是中原歷史文化名鎮,從漢武帝將功臣張騫封為博望侯開始,“博望”這一地名便就名揚天下瞭。《三國演義》中描寫諸葛亮初出茅廬、火燒博望的這一重要的小說情節,則更使“博望”之名如雷貫耳,婦孺皆知。馳名的傳統名吃“博望鍋盔”讓“博望”之名載譽中原,而今“博望黃金梨”則更讓“博望”地名蜚聲中外,名揚四海。那麼,“博望”這一地名是怎麼得來的呢?長期以來,人們認為博望是西漢張騫的封侯地,博望之名,是因為張騫“博望侯”的封號而得名。對此,筆者有著不同的看法。

“博望”這一地名,究竟是因張騫封博望侯而得名,還是在張騫封侯之前就有“博望”之地名呢?或者說,“博望”是因張騫的封侯之名而得地名,還是張騫因封地原有的地名而得侯名呢?最傳統、最權威的說法皆認為“博望”這一地名來自於張騫封“博望侯”的侯名,餘以為非也!博望這個地方,至少在戰國時代就叫做“博望”,張騫是因為封侯於博望才被稱作“博望侯”的。

古代封侯有三種情況:第一是根據被封侯者的功業和行為表現而封侯的,如霍去病少年英勇,作戰時勇冠三軍,因此被封為冠軍侯,其地在今天的鄧州市西部的張村鎮,其封侯地在後世被稱為“冠軍”,歷史上曾為冠軍縣,現在叫做冠軍村。第二是根據封侯地的名稱而封侯的,如古代南陽境內的申、鄂、謝、呂、鄧、穰、蓼、唐、雉、楚、召等等侯國。這些封侯地的名稱有的沿用至今,如鄧、穰、謝、唐、召等等;有的因種種原因早已棄之不用,如申、鄂、蓼、雉等等。第三種情況是根據被封侯者的品性和生活表現在死後封謚侯名的,如博望侯許舜死後謚曰頃侯、博望侯許敞死後謚曰康侯,博望侯許黨死後謚曰戾侯,博望侯許並死後謚曰釐侯等等。

南陽在古代因其地理位置之重要,所以在漢代和漢代以前可謂封國林立,處處王畿,先後有鄧(夏代封國,今鄧州市)、鄂(商代封國,今南陽北石橋鎮為中心)、謝(商代封國,今宛城、新野、唐河三縣交界地帶)、鄀(西周封國,今淅川大石橋鄉)、呂(西周封國,今臥龍區王村董營村)、申(西周封國,今南陽市老城區東北部)、楚(西周封國,淅川縣香花鎮丹江沿岸)、繒(西周封國,今方城縣城關東北部與東南地帶)、酈(西周封國,內鄉城北趙店)、蓼(春秋封國,唐河縣湖陽鎮)、博山侯國(西漢封國,今淅川南部倉房、香花、厚坡、九重地帶)、順陽侯國(西漢封國,今淅川南部倉房、香花、厚坡、九重地帶)、復陽侯國(西漢封國,今桐柏淮源固廟村)、博望侯國(西漢封國、東漢繼封,今博望鎮)、冠軍侯國(西漢封國,今鄧州張村鎮冠軍村)、白牛侯國(東漢封國,今鄧州白牛鎮)、南鄉侯國(東漢封國,今淅川縣西南部滔河鎮)、堵陽侯國(東漢封國,今方城城關)、許國(原為西周封國,在許昌,後遷至今西峽城東蓮花寺崗)、召(西周封國,原封地在陜西,其後遷至山西,被晉國吞並後遷徙到南召縣境雲陽一帶)。在上述侯爵封國中,大多認為冠軍侯霍去病和博望侯張騫是因其功業特點而獲封侯名的,霍去病因勇冠三軍而名曰“冠軍侯”,張騫因其出使西域、廣博瞻望而名曰“博望侯”,如顏師古在《漢書註》中認為,張騫封為博望侯,“取其能廣博瞻望也”。其實並不盡然,其中張騫的“博望侯”之名,並非因其“廣博瞻望”而名,實因原地名而得名,張騫在封為博望侯之前,其封侯地原本就叫博望。

關於張騫封為博望侯的歷史記載主要有二,一是司馬遷所著《史記.大宛傳卷六十三》,二是班固《漢書.張騫李廣利傳》。

《史記.大宛傳卷六十三》記載道:“騫以校尉從大將軍擊匈奴,知水草處,軍得以不乏,乃封騫為博望侯。是歲元朔六年也。其明年,騫為衛尉,與李將軍俱出右北平擊匈奴。匈奴圍李將軍,軍失亡多;而騫後期當斬,贖為庶人。”

《漢書.張騫傳》記載道:“騫以校尉從大將軍擊匈奴,知水草處,軍得以不乏,乃封騫為博望侯。是歲元朔六年也。後二年,騫為衛尉,與李廣俱出右北平擊匈奴。匈奴圍李將軍,軍失亡多;而騫後期當斬,贖為庶人。”

上述兩處記載所用文字基本一致,主要敘述瞭張騫在第一次出使西域回歸後以校尉身份跟隨大將軍衛青攻打匈奴。由於張騫熟悉西域地理環境,瞭解何處有水有草,使行軍所需物資供應不乏,所以才使戰爭取得瞭勝利。在對匈奴作戰並取得勝利的過程中,張騫居功甚偉,因而漢武帝封張騫為博望侯。張騫封侯的第三年,朝廷命其以衛尉之職隨李廣去往右北平攻擊匈奴,李廣作戰不力被匈奴圍困,由於張騫所部行軍受阻而未能及時趕到救援,致使李廣所帥士兵大部走散死亡。此次作戰失利,按軍法張騫當斬,但因前功撤銷瞭張騫的爵位,將其廢為庶人。

上述歷史記載表明:張騫封侯的主要原因一是因為前期出使西域有功,二是由於跟隨大將軍衛青北征匈奴“知水草處,軍得以不乏”而建立瞭軍功。兩者相比,在跟隨衛青對匈奴作戰中建立的軍功才是張騫獲封博望侯最直接、最主要的原因。張騫出使西域十多年歷經磨難,回來後並未封侯,封侯之後因作戰失利又被廢為庶人,這說明張騫封侯主要靠的是軍功。勝則封侯,敗則削爵,並非是後人想象的那樣,張騫封博望侯是因其“博聞多見,廣博瞻望”,並進而認為“博望”這一地名就是因為張騫封“博望侯”於此地而形成的。 其實,“博望”這一地名的存在,比張騫封博望侯的時間更早、更悠久,至少在戰國時期的齊威王、齊宣王時代就已經存在瞭。

《史記.田敬仲完世傢卷十六》記載:(齊宣王)二年,魏伐趙。趙與韓親,共擊魏。趙不利,戰於南梁。宣王召田忌復故位。韓氏請救於齊。宣王召大臣而謀曰:蚤救孰與晚救?”騶忌子曰:“不如勿救。”田忌曰:“弗救,則韓且折而入於魏,不如蚤救之。”孫子曰:“夫韓、魏之兵未弊而救之,是吾代韓受魏之兵,顧反聽命於韓也。且魏有破國之志,韓見亡,必東面而愬於齊矣。吾因深結韓之親而晚承魏之弊,則可重利而得尊名也。”宣王曰:“善。”乃陰告韓之使者而遣之。韓因恃齊,五戰不勝,而東委國於齊。齊因起兵,使田忌、田嬰將,孫子為師,救韓、趙以擊魏,大敗之馬陵,殺其將龐滑,虜魏太子申。其後三晉之王皆因田嬰朝齊王於博望,盟而去。

齊威王二十三年(公元前334年),魏惠王和齊威王在徐州會盟,互相承認對方為王,史稱“徐州相王”,齊國再次稱雄於諸侯。到瞭齊宣王(約公元前350年-公元前301年,名辟疆,齊威王之子,戰國時代田氏齊國的第五代國君)之時,齊國國力迅速發展,成為當時數一數二的強大國傢而稱霸東方。

按照上邊司馬遷的記載,宣王二年(實際上是齊威王十六年,公元前343年,司馬遷記載有誤),魏軍伐趙,當時趙國與韓國友好,兩國聯合反擊魏國。趙國作戰不利,在南梁打瞭敗仗。這時韓國向齊國求救,齊宣王召集大臣商議說:“早救韓與晚救韓哪個有利?”騶忌說:“不如不救。”田忌說:“不救,韓國受到挫折就要投降魏國,不如早救。”孫臏說:“在韓國、魏國的軍事實力還沒有被削弱的時候我們去救,就等於我們代替韓國承受魏國的攻擊,到頭來我們反而要聽命於韓國。現在魏國已經準備滅掉韓國,韓國眼見要滅亡,一定會向我們緊急求救,那時我們再出兵,既可以緊緊地抓住韓國,又可以趁魏國已經疲憊去打敗它,這一來我們既可以獲得重大的實利,又能得到美好的名聲。”

齊宣王認為這個主意好,便暗中答應韓國的請求,打發韓國的使者回去瞭。韓國依仗有齊國的援救,就和魏國拼死作戰,結果五戰皆敗,於是把整個國傢押給齊國向齊國求救。齊國這時才派田忌、田嬰為大將,派孫臏為軍師,起兵攻魏而救韓、趙。孫臏用“減灶”之計誘使魏軍上當,結果在馬陵大敗魏軍,殺死瞭魏將龐涓,俘虜瞭魏國的太子申。此役之後,齊國威震諸侯,韓、趙、魏三國的君主都通過田嬰到博望朝見齊王,與齊國訂立盟約。

那麼,列國會盟朝見齊王的這個“博望”到底在哪裡呢?據目前所知,全國范圍內地名稱作“博望”的地方一共有三處。

一處是在陜西省漢中地區的城固縣,博望侯張騫故裡,距漢中市三十多公裡,現在已是一個鄉鎮級單位,城固縣的中心城區。此地原來不叫“博望”,是後世之人為紀念張騫而命名的。這個地方當時屬於秦國的地盤,山東諸侯是根本不可能跑到這個地方會盟的。

第二處“博望”位於安徽省馬鞍山市最東端,地處長江岸邊,與丹陽、江寧、溧水、高淳毗鄰,始建於南北朝之梁朝時,距今最多有1500多年的歷史。也就是說,在當時魏、韓、趙、齊等諸侯國會盟時,這裡還沒有“博望”這個地名,因此相關諸侯國是根本不可能在這個“博望”會盟的。

第三處是南陽市方城縣博望鎮,也就是西漢博望侯張騫的封侯之地,這裡最有可能就是戰國時期韓、魏、趙、齊等諸侯國會盟的那個“博望”。另外,查遍古今典籍,古代的齊國、也包括現在的山東省全境,從古到今都沒有顯示有“博望”這個地名。也就是說,韓、魏、趙、齊等諸侯國這次會盟活動並不是在齊國境內進行的,而是在楚國之北、韓巍鄭之南距離楚、韓、魏鄭等國較近的古宛名邑博望舉行的。那時候,博望這個地方已經被稱為“博望”瞭。

那麼,韓、魏、趙、齊等諸侯國的這次會盟活動為什麼會在古宛名邑之博望舉行呢?這要從戰國時期列國實力的此消彼長和相關國傢的生存發展的需要說起。戰國初期與中期,隨著各諸侯國在政治、經濟與軍事方面的改革,列國之中隻有秦、楚、魏、趙、齊五國實力最強;但是到瞭戰國的中後期,隨著長期戰爭的消磨和政治博弈,最後隻剩下秦、楚、齊三傢獨大。特別是隨著西方秦帝國的崛起與強大,山東各國不斷遭到侵害,感覺到巨大威脅的迫臨,於是采用合縱之策而拒秦;秦國則用連橫之策対之進行分化瓦解。同時,各諸侯國之間又互相攻伐,爭奪地盤,諸侯紛爭局面越演越烈。、

但是在某一特定時期,諸侯國之間為瞭消弭矛盾,對付某一共同的地敵人,所以便經常舉行盟會,化解糾紛,一致對敵。尤其是在秦、楚、齊三國的關系方面,時常表現出復雜多變的局面,時而齊、楚聯合以對秦,時而秦、齊聯合以對楚,時而楚、秦聯合以對楚。這次在古宛博望舉行的盟會,其實就是實力已經變弱瞭的韓趙魏等國主動與國力強大的齊、楚修睦聯合,以求共同對抗秦國的一次諸侯盟會。此時的古宛博望尚屬楚國地界,楚國此時正要向東北方向發展空間,常與齊國發生爭端,為瞭共同對付秦國,齊楚兩國也有意暫時修好,所以在韓魏趙的約請下,自然樂意參與並組織盟會,以顯示自己的大國地位,所以,他們就將盟會地點選定在位置比較適中的古宛博望邑。把盟會地點選在屬於楚國地盤的博望,還有一層重要的意義是為瞭拉楚國入夥,徹底拆散秦楚聯盟。

最後的兩個問題是:博望這個地方為什麼叫做“博望”和張騫為什麼被封在博望這個地方為侯。、

第一,博望這個地方被稱為“博望”,不因山,不因水,不因事件,再加上歷史的久遠,現在已很難做出準確的解釋。筆者認為,博望屬夏禹之國,地當夏路之要沖,北連中原,南通襄漢,西達關中,東可通於江淮,沃野廣博,物產豐富,據此可觀天下之形勢,可知四方之信息,利生息而廣聚,便交通而貿易,小則可為族群而聚落,大則可為部落而建國,故曰“博望”也。“博望”之名,也有可能是遠古時期長期在此地居住的某一部落的名稱,或者是在此生活的某一族群種姓的名稱,還有可能是一個部落首領或者族長的名稱。總之,“博望”是一個非常神秘的地名,這一地名的存在非常悠久。

第二,張騫之所以被封在博望為侯,主要是由於南陽戰略地位的重要和漢代統治者對控制經營南陽地區的高度重視。漢高祖劉邦在略定並占有南陽後,其力量才真正強大起來,從而順利地過武關,入咸陽,定三秦,為其後稱王、稱帝奠定瞭堅實的基礎。西漢統一天下之後,其皇親國戚、文臣武將大多封侯於南陽。到瞭東漢時期,南陽為光武帝龍興之地,皇帝對南陽的青睞自不必說,當時的南陽各地,基本上到處都是王侯的封地。博望土地膏腴,環境優越,自然也就成瞭漢武帝封賞功臣張騫的首選之地瞭。、

關於張騫封侯於博望的原因,張建遠先生在其所著《千年博望》一書中說得很好:“漢武帝嘉獎張賽封侯博望絕非隨意。首先博望屬南陽郡,自然條件優越,地理位置重要,氣候,溫和濕潤,物產豐富,人丁興旺,聚寶藏珍,自古為炎黃先祖的生息繁衍之所。其次,與博望毗鄰的古繒國是聞名西域的古絲綢王國之地。同時,博望坡上桑柘遍地,是桑蠶之鄉,絲綢豐產之地,南商北賈,漢韻楚風,皆匯於此,真是占盡瞭天時、地利、人和各種優勢。作為雄心勃勃,外攘四夷的漢武帝來說,為張騫這一既有軍功,又有外交才能的功臣找一處理想的封地,自然是非博望莫屬”。

總而言之,“博望”這一地名的存在,比張騫封侯的時間要悠久得多,張騫是因為封侯在博望才被稱為博望侯的,並不是因為有瞭“博望侯”這一個侯名才有瞭“博望”這一地名。戰國時期相關諸侯國曾在博望會盟,表明瞭博望有著非常悠久、非常輝煌的歷史,而張騫封侯於博望,則使博望大地更加榮耀,更加讓人引為驕傲和自豪!

(特別聲明:本文系作者據史籍推演而作,不當之處在所不免,懇望相關學者以及對此問題有興趣者質疑指正。)

2022年10月2日於南陽道然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