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遼陽白塔

要說遼陽最著名最具代表性的歷史遺存,非遼陽白塔莫屬。某種意義上講,白塔就是東北第一古城遼陽的象征,是國傢歷史文化名城遼陽的名片。

遼陽白塔是國務院公佈的第三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1988年)。坐落於遼陽中華大街北側一段白塔公園東南隅,廣佑寺西北面,是一座舍利佛塔,因塔身、塔簷的磚瓦上塗抹白灰,俗稱白塔。塔高70.4米,八角十三層密簷式結構,由下而上可分為臺基、須彌座、塔身、塔簷、塔頂、塔剎六部分。是東北地區最高的磚塔,是全國六大高塔之一。

遼陽白塔也是遼陽古城最有代表性的歷史建築,見證瞭遼陽從古代到近現代城市建設發展演變的完整歷程,是遼陽城市發展脈絡的集中縮影。

如今以白塔為中心建立瞭白塔公園,還有區域屬性的白塔歷史文化街區。 對於每一個遼陽人,遼陽白塔已經定格在人們的記憶裡,存在於人們的日常生活中。無論你是孩提時候、學生時代,抑或工作進行時、退休之後,一定都和遼陽白塔有過最親密的合照。 即便是外來的客人,隻要你一走出火車站,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那高高聳立的遼陽白塔,並吸引著你前去看個究竟。

關於遼陽白塔的身世,前些年一度爭論不休,主要有兩種說法:

一、民國初年的《遼陽縣志》說是漢建唐修,但並未提出完整性根據。《東北通史》則根據《金史.貞懿皇後傳》及遼陽出土的金代《英公禪師塔銘》推測該塔是金世宗完顏雍為其母通慧圓明大師所建的葬身塔。1980年文物普查時,發現瞭完顏雍正隆六年(1156年)為其母李氏建塔的塔銘,塔銘內容記敘的地理位置與現存的白塔關聯度不大。這樣,又讓金世宗完顏雍為其母建塔的說法產生瞭疑問。

二、1988年為維修白塔進行測繪時,在白塔頂須彌座下發現明代維修該塔的五塊銅碑,其中四塊維修記,一塊護寺聖旨。其中永樂二十一年(1423年)《重修遼陽城西廣佑寺主塔記》刻有“茲塔之重修,獲睹塔頂寶甕傍銅葫蘆上有鐫前元皇慶二年重修記。蓋塔自遼所建,金及元時皆重修。迨於皇朝及四百年矣……”

此外,根據塔的建築風格、使用的材料、磚雕的手法及紋飾等,都與有明確記載的沈陽塔灣無垢凈光寺舍利塔、錦州大廣濟寺塔、北鎮崇興寺雙塔相一致,其用磚皆是壓印大溝繩紋磚、獸面圓珠紋飾瓦當、仿木結構的磚雕鬥拱、磚雕牡丹、雙龍、脅待及飛天等也與遼朝中晚期的同類建築相類同。

據此可證,遼陽白塔為遼朝中晚期的建築。

以上兩種說法過於專業,好像一時難以理解。我們也不必太較真,隻要認定遼陽白塔遼朝建就行瞭,這和遼陽的城市名稱也是始於遼朝剛好相一致。

說到遼陽城市名稱,我再給大傢穿插講些歷史故事:

遼陽作為東北第一古城,除瞭受燕、秦、漢、唐、明等中原政權統治之外,不同時期還受到契丹、女真、蒙古、鮮卑、高句麗等少數民族政權統治,期間尤其與“兩個半皇帝”關聯密切。

兩個半皇帝?幾個意思?

三個意思:

一個是大傢都熟悉的努爾哈赤,女真族,清太祖。1621年,努爾哈赤曾將後金國都由新賓遷到遼陽,1625年又從遼陽遷到沈陽。從此沈陽就取代遼陽成為瞭東北第一大中心城市。掐指一算,遼陽當瞭1900多年東北老大,而沈陽的老大地位也快400年瞭。

另一個是金朝第五位皇帝金世宗完顏雍,女真族,1161~1189年在位。完顏雍曾為東京(遼陽)留守,後發動東京政變,被擁立為帝。完顏雍與南宋簽署瞭《隆興和議》,開啟瞭雙方四十餘年的和平局面。

第三個意思,“半個皇帝”耶律倍:

耶律倍,遼太祖耶律阿保機長子,18歲時成為皇位繼承人,深受父親重用,但不受母親待見。

919年,耶律倍隨父出征征服渤海國,次年改渤海國為東丹國(東契丹的意思),以太子耶律倍為人皇王,主政東丹國,準穿有龍紋的天子衣帽。現黑龍江省牡丹江市有渤海國遺址東京城。

926年,耶律阿保機回師途中病故,皇後述律平代行軍國重事。

927年,皇後述律平導演瞭一出所謂民主推選新皇帝的鬧劇。辦法就是,朝廷之中,擁護哪個人當皇帝,就值哪個人的馬轡(轡,音配。轡頭,拉牲口的嚼頭或韁繩)。大傢都害怕皇後述律平的威勢,都知道她不喜歡皇位繼承人耶律倍才弄出這個戲碼,於是都爭執次子耶律德光的馬轡,並呼喊擁護耶律德光為帝的口號。述律平見狀,便裝模作樣地說:“你們的意見,我怎敢違背!隻能照辦啦。”耶律德光遂繼承皇位,是為遼太宗。

遼太宗繼位後,為瞭防范心有怨氣的大哥耶律倍,928年便下令將東丹國及渤海遺眾南遷到“梁水地方”。梁水,就是今天的太子河。遼陽因為是東丹國新首府所在地,故在此建立瞭東丹王宮,據考證就是現在的土臺之上的觀音寺(金銀庫)那個位置。

兩年之後的930年,鬱悶至極的耶律倍找到個機會率幾十人從今大連金州啟航投奔瞭中原後唐國。

不幸的是,936年十一月,石敬塘甘願做兒皇帝,送出“幽雲十六州”,得到瞭耶律德光的支持,成為後晉皇帝。之後,後晉滅後唐。後唐皇帝李從珂自焚,並召耶律倍同死,不從,被殺。翌年,後晉送耶律倍靈柩歸契丹,葬於北鎮醫巫閭山。

947年,耶律倍長子耶律阮繼承皇帝位,是為遼世宗。世宗謚其父為“讓國皇帝”。這一謚號比較準確地反映瞭耶律倍短促一生的政治處境和政治身份。

最後再補充一句: 938年,遼朝將遼陽設為陪都,為五京之一的東京。 後來金朝也沿用瞭東京遼陽的名稱。再後來努爾哈赤在太子河東岸建後金新都城,取名就叫東京城。

四、冮官屯窯址

說過瞭遼朝建的遼陽白塔,順著遼朝的歷史脈絡,再概要說說始建於遼朝的冮官屯窯址。

冮官屯窯址,位於遼陽縣小屯鎮冮官屯村,太子河岸邊,為遼金時代遺址。 2013年和2014年兩次發掘。遺存有窯址、房址、作坊址、灰坑遺跡。除大量的陶瓷片及瓦片外,還出土有陶器、鐵器、骨器、銅錢、生活用品及馬、狗等兒童玩具,種類豐富,品種齊全。遺跡及遺物從時代上可分為遼、金、元三個時期,這為研究冮官屯窯址在特定歷史時期燒窯技術轉變及發展提供瞭新的線索。

冮官屯窯場始建於遼,隸屬東京遼陽府巖州管轄;盛於金,歸石城縣所屬;元廢。冮官屯窯產品以燒造白釉瓷器為主,白釉畫黑花和黑釉瓷器則較少,也曾燒過少量琉璃建築材料。遼陽地區許多遼金墓隨葬瓷器均屬此窯產品。

2013年,冮官屯窯址入列第七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名錄。

如果您想進一步瞭解冮官屯窯遺址情況,想看一看冮官屯窯品到底啥模樣,建議可沿著太子河兩岸觀光路驅車前往冮官屯村,那裡有個“冮官窯博物館”。

看過瞭博物館後,我給您提個問題:

您知道博物館裡陳列的那個圓圓的瓷球是做什麼用的嗎?